,

凱若媽咪|別傻了!媽媽的「耐心」絕非天生就有。定睛在「遠景」上,是能夠放下當下情緒的解答

自從開始寫親子教養的文章之後,不少網友私訊問我:「凱若,妳怎麼這麼有耐心?難道都不會發飆嗎?」。天啊!我又不是仙女,當然會發飆啊!而且「有耐心」三個字基本上不在我的「本命」中出現,我是個急性子又很有意見的獅子座小龍女呢!

但我的確是比十四年前未當媽時,要多了很多的耐性,發飆次數也有顯著的下降。原因並不是經過了什麼靈性的修煉,單純就是一種「務實」的思考與權衡,以及無數次的錯誤與練習。

 

想盡快結案,就別用對結局完全無用的方法!

有沒有發現,孩子的「情緒雷達」超級敏感?如果我們當天因為趕時間而語氣比較嚴肅,他們馬上變得很難搞。時間越緊,他們越不配合!尤其女兒還小的時候,我同時在創業又「道行」很淺,壓力破表又沒能力應付的狀況下,當然就是腥風血雨的罵小孩場景出現。還好我從懷孕就給自己下了「不動手」的禁令,否則真的可能隨時刀光劍影啊!

然而,問題往往不在孩子身上,而是我們腦中想立馬把小孩「結案」的渴望太過強烈,以至於忘記了我們真正想要達到的目標。

我常發現自己雖然「身」在孩子旁,「心」卻在自己的情緒,或之後要忙的事上。所以總希望「孩子」這個視窗能趕緊結案關閉,因為「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例如,我最容易對孩子生氣的狀況,有時是因為工作忙碌,或更常是因為和孩子的爸吵完架,覺得自己很委屈。而我最容易沒耐心的場合,也通常是因為前一天沒睡飽,或心中煩著等一下要做的事。這些,都與孩子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我卻把自己的這些壓力與情緒發在孩子身上。我沒去解決真正的問題,卻製造了更大的混亂。

最常發生的就是在「陪睡」的這段時間。我家兒子是個非常難以入眠的寶貝,從出生那刻我就知道「完蛋」了,因為光是木地板的些微聲響,都能吵醒他!我們甚至還因此搬家,就知道這情況有多麽困擾人。有段時間,每天晚上都要撐到最後一秒,眼皮沒辦法控制只能閉上的程度,他才願意睡覺。

然而,只有他睡著後,我們才能「下班」啊!看著他左翻右滾,一下子又要喝水,一下子又說要換衣服,甚至唱起所有會唱的歌還配上動作,想盡辦法不讓「瞌睡蟲」上身,真的會抓狂!因為我的腦子裡早就在這段時間,想到了一堆等會兒要做和想做的事,這些「只能在他入睡後好好做的事」已經等了我一整天,越想我就心越煩,只希望能有個「Off 鍵」,按了孩子就會秒睡。這真的是考驗爸媽情緒管理能力的「魔王關」啊!

然而我問自己:如果希望讓孩子安靜,我大吼大叫有用嗎?孩子應該是會哭得更大聲吧!我既然希望孩子趕快入睡,飆罵有用嗎?孩子豈不是因此更清醒?可能連鄰居都醒了呢!我所做的行動,如果都與我「希望達到的目標」不相符合,當下的確是把滿腔怨氣給發了出來,但卻得到了更負面的結果,甚至毀了自己與對方一整天的好心情,還得要花時間安撫孩子更高張的哭泣與抗議,何必呢?

我希望的是「達成目標」,所以當然要用幫助彼此往前進的方式。如果我希望孩子安靜,希望孩子入睡,那我就需要在睡房裡保持著穩定安詳的氣氛,輕輕說話,靜靜安撫。這才是真正對「結果」有幫助的方法。

 

看見遠景,才願意吞下眼前的情緒

我們都希望孩子有好的「情緒管理」與「理性溝通」的能力,我們也都希望與他們在一起的時間都充滿溫情笑聲,不是嗎?當我們腦中「家庭氣氛和諧愉快」的這個畫面更清晰,也就更有辦法馴服自己。當我們看見建築家庭與教養孩子的 Big Picture,也才願意放下諸多的「我就是這樣」,而採取真正對遠景有效的方式。

要孩子冷靜,我得要先冷靜;要孩子講理,我得要先講理;要孩子開心,我得要先開心。雖然有難度,但看著我最終想要的那個畫面,我得先把自己調整成那樣的狀態才行。

所以,時間越少,我就要越冷靜安排好出門前每件事的順序;孩子叫得越大聲,我就更要用相反的沈靜口吻,直視他的眼睛跟他好好說話。有時,一句堅定溫柔的「我們現在來穿鞋」,比狂叫N次「我現在沒有時間!」來得快速也有效。

如此一來,我節省掉了很多發脾氣和處理對方情緒的力氣,也多了處理重要事情的時間。

「時時看著 Big Picture」這個金科玉律,從教養孩子的現場,就這樣深深刻印在我的腦海中,也幫助我在工作上能笑臉與耐心面對客戶各式各樣的要求,和廠商各種奇形怪狀的表現。

因為從事的是婚禮產業,每次都是客戶的「一生一次」,每天都是眼前這對新人「一輩子壓力最大的一天」。我常常提醒自己和夥伴們「重物要輕放」,才不會閃到腰。我們越急著把客戶搞定,就越容易說錯話做錯事;越希望快點完成事情,往往無法瞻前顧後,摔得滿身是傷。反而把自己穩定下來,才能把混亂的現場給安定下來。

新人們常對我說:「看到妳,就覺得心安。妳就是我們穩定的力量。」,聽著很開心,然而更讓我快樂的~是我的孩子們也同樣這樣感受著。

腦中時刻記著我們真正想要達到的畫面,才讓我們能夠在當下與此刻「氣定神閒」啊!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