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2天的媽媽》- 一起相信未來,共同活在當下

Photo by Vince Fleming on Unsplash

 

「這本書是奈緒與兒子和我一起活過的證據。」

「我幹嘛要答應寫這篇書評?!」我止不住眼淚,對著沙發上的女兒大聲說著。從第十五頁開始我就沒辦法不哭著讀下去,直到整本書稿結束,看著奈緒的笑容,看著她最後那112天與兒子共度時那樣的幸福神情,我沒辦法停止激動的情緒,甚至此刻,我都不知道該要如何寫完這篇文。

想到奈緒的堅強與溫柔,一聲辛苦都沒說過,一滴眼淚都沒掉過,真的就是屬於「母親」的力量。她在剛知道懷孕時就發現自己得了最猛烈的乳癌,並且在一生下孩子之後便發現全身性的轉移,那種一當母親就知道自己會與自己孩子告別的痛,沒有經過的人實在很難懂。

也想到她的丈夫清水健的壓力與痛苦。照顧癌末病人,是心靈與身體的巨大折磨,但往往因為對病者的愛,讓我們隱藏起這些難受,只能繼續用自己都無法想像的正面能量,陪著所愛之人走下去。若有幸痊癒了還能說「一切都值得」,然而若如清水健在新婚一年多,孩子三個多月就面對妻子離世,那一輩子的想念是多麼令人心疼。

沒走過,不會懂

人生到目前四十多年,我近身面對過兩次的癌症病人。一是我的父親,另一個是我的丈夫。

我的父親在我高三的時候,獲知得了癌症的末期。我為了「讓爸爸驕傲」拼了命讀書,考了個好成績進了他期望的大學,接著整個大一,我的首要任務不是當個新鮮人,而是照顧我的父親。有太多的細節在腦海中,從來都是清晰到沒有辦法抹去,然而我感謝上天給了我那一年,能夠與爸爸如此接近。他用著最後能開車的力量,載著我到他所有設計過的建案前拍照,並且一張一張整理成相本,那個認真且溫暖的背影,我到現在都無法忘記。

我的爸爸和奈緒一樣,從來不在我面前喊苦喊累,卻總是在我從學校回家或到病房時,用最有精神的「今天好嗎?」來問候我。接著從床上起來,坐到輪椅上,讓我可以躺在他的病床上陪他看五燈獎。唯一一次,他對我顯露出負面情緒,抱怨食物難吃,那時癌細胞已經進入腦部,我放下餐盒,衝到備餐室看著小窗戶外的天空大哭,因為我知道那代表爸爸已經快離開了。

爸爸走後,我以為還要好久好久,等我也老去,才會要面對另一次的癌症挑戰,沒想到這次竟然是發生在不到三十歲的丈夫身上。那是一年半前,我們的寶貝快要三歲,全家也正沈浸新生命的喜悅中,且丈夫正快要完成畢業論文,開始人生新階段,醫師一句「惡性腫瘤」,就像是巨石丟入平靜的湖中,讓我們經歷了極為痛苦的三個月,他抱著睡著的兒子哭泣,而我等他睡了,偷偷跑到客廳一個人哭。感謝上天,最終手術成功地將腫瘤都割除,但也從此改變了我們面對生命與愛的態度。

如此強韌的奈緒,如此柔和的奈緒。
奈緒留下這張照片的一個月後,便從我們身邊消失。
她總共當了一百一十二天的母親。
但我忘不了她的「溫暖」,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

這應該是一本屬於奈緒的書,卻勾動了我許多的情緒。真是不應該!如果奈緒應該不會這樣吧!這種混雜著各種情緒而且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就是一個面對癌症病人的家庭,每天上演的內心戲碼。

無論是罹病者,或是照顧者,我們都無法確信自己已經做了最好的決定,或者有了最完美的反應。旁人再怎麼說「你應該不要壓抑自己」或「你們應該當初要這樣那樣」的話,都凸顯出這一家人奮戰時的孤獨。

我們無法控制生命的長度,但能決定如何活,如何笑,如何愛

很謝謝清水健寫下了奈緒的故事,知道有一位這麼堅強與溫暖的勇敢母親,雖然讀著書稿哭泣,也讓我生出了更多的力量。

誠摯推薦這本書。謝謝奈緒。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