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若媽咪|那些「考試不會考」的經歷,卻可能為孩子打造一個「打不倒」的堅強心靈!

「一日童軍,一世童軍」,這八個字大大地掛在國中的童軍教室裡。我過去以為,這兩句話是「承諾」,然而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想起來,這兩句話~是一種「預言」:預言這短短兩年的女童軍團的經驗,會影響我未來一輩子。

 

我的避難所:那間幽暗卻溫暖的童軍教室

我國中時就讀的那所女校,其實並不在我們原本戶籍地址的學區中。當時很流行「跨區就讀」,媽媽為了讓我能夠到「好學校」讀書,把我與她的戶籍地址放在一位好姐妹的家中,而我也開始了每天通勤,為了三年後那場高中聯考而努力的國中生涯!而我也不負眾望,一直努力在學校的「紅榜」上向前推進。

然而除了那張穿堂張貼著的紅色大紙之外,我對國中最深刻的印象,就只有童軍團。在國一的時候,我因為好奇,在課後活動選了「童軍」這項。這個常常要去露營,午休時間還要聚會,又對課業或腦力開發沒什麼幫助的社團,大多都是「B段班」的學生參加。那個年代,AB段班簡直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不只是課業成績的差別,連學校生活的時刻表都完全不同。當然,你也可以從穿著、教室的音量,甚至我們臉上的笑容多寡,來看出究竟這個學生在哪一「段」。

當時我已經進入全校認為「最優秀」的合唱班。合唱班當然也要練合唱,我還偶而擔任伴奏和指揮,感覺很有「藝術氣息」,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這班的學生都要往音樂系前進。但其實說穿了,這只是把學校中A段班中的某些學生再篩選出來的一個方式。老師對我們課業的要求比對我們唱歌的音準還要高!我覺得可以呼吸的時刻,只有每天的午休。而「童軍團」,就是我午休時不留在教室趴在桌上睡覺的「好理由」!

在高度競爭的求學生活裡,能有一塊「淨土」,不講成績,不講誰比誰強,有的是我只聽過而沒體會過的「團隊合作」,與只在電影裡看過而從沒學過的「求生技能」,對已經緊繃到極點的我來說,真是天堂。我開始沒事也跑去找童軍老師,窩在那個充滿了泥土味與汗味的童軍教室裡,和她整理著露營器材,製作活動的手冊。沒什麼,就是待在那裡「閒忙」!

我把繩結、生火、搭營帳、急救、旗語、星象、植物辨識…這一堆與考試成績不相關的東西,看得與「國英數理化」等同重要。既然已經在身為「考生」角色上得到這麼多的訓練,要通過這些「科目」的考試對我來說輕而易舉。很快地,我成為當時童軍團的「非常異類」:一個A段班(卻不好好花時間K書)的學生,拿下一顆顆童軍徽章,到最後當選了當屆的「聯隊長」。

然而這並不是一篇「話說當年勇」的文章,而是當我回憶起那段時間,想起的~是自己的「卑微」

當時的我才十三歲,已經有著嚴重的胃潰瘍,常常在吃完飯過後就肚子疼到站不起來。我第一個去的地方,不是保健室,而是童軍教室。溫柔的老師,會讓我喝點溫水,讓我就待在她那休息。很奇妙的是,當我和她聊起來,胃就不疼了。

我也有一些奇怪的行為與念頭。我其實常有輕生的念頭,覺得人活得好累!當我這樣想時,會跑到在教室後頭的置物櫃,拿兩顆我偷放著的「維生方糖」,丟到嘴巴裡頭去。當然,這讓我胃疼得更嚴重。我也會帶著刀子上學,玩著「要自殘?不自殘?」的心理遊戲。看起來我是個「超級優等生」,而且在合唱團與童軍團都風光滿面,但我知道自己很孤單,也不知道怎麼趕走頭頂上那片黑壓壓的烏雲。

但每個月,因為參加童軍團的關係,我能夠出去野外露營。「外宿」對於當時被學校與父母親管得緊緊的我來說,簡直就是極大的恩典!在那裡,我是一個不一樣的人!

 

原來「我可以」!

在學校裡,我是個嬴弱又沒有運動細胞的「書呆子」,沒有人相信我有任何「體能」。但與童軍團到了野外,當大家「聯隊長!聯隊長!」地叫著我,我就能夠在完全沒有光的草叢中登山前進,也能一個人扛起「十人帳」,甚至十分鐘內靠著一把錘子就能將它搭起來。雖然我很誠實地說,我超級討厭露營!到現在都是!我幾乎每次都沒有乖乖在營帳裡頭睡覺。但我喜歡那種「我可以」的感覺,一種重新控制自己生活的「擁權感」,而這不存在在總是擔憂著下一場考試的「書生」生活裡。而「童軍表解」裡頭說的「無論遇任何事,均應處之泰然」,更讓我到現在都還常拿來安撫自己。我那對高中聯考惶惶不安的心,常被走到野外的一次露營給安定下來。

而在國二時,因為常承辦幾所國中的聯合露營,我以一個十四歲「孩子」的身份,就必須台北許多不同的露營場勘查,並且和他們討價還價,訂公車、設計活動內容,安排各幹部的工作來安頓一百多個學生的吃喝拉撒睡。現在回想起來,真覺得當時的自己「好酷喔」!

這些,考試都不考,但我就是想把這件事給做好。終於在我的學校生活裡,有一件事是不因為「成績」或「怕被罵」而去努力的,而是因為「榮譽」,不想辜負團員們的信任,以及想讓童軍老師放心的一顆感激的心。

我那卑微的,只想掙扎地求生存的國中生活,因為有了一個「心靈避難所」而變得不同。

 

打造一個永遠打不倒的堅強心靈

這個經驗徹徹底底改變了我,或者可以說,塑造了今日的我。當然這些能力的磨練,給了我很多寶貴的經驗,但更重要的是改變了我看待「生活」的眼光。

如果沒有這段經歷,我或許「整個世界」都是讀書考試,都是上課下課,就如同長大了的我們,上班下班,整個人生都努力地在工作與家庭中奮戰。但因為那間教室,因為我親愛的老師,因為那些完全與考試和競爭無關的真心相待,讓我明白隨時「校準」回到「自己」有多麽快樂與有意義。

所以在忙碌於事業或成就的同時,我總要給自己一方「淨土」,徹底抽離那個在競爭環境下積極努力卻消極生存的自己,在那園地很開心地做自己。不需要等到「退休」或「達成目標」了人才能放鬆,那間「童軍教室」可以隨時為我自己開啟,就我~和一個讓我感到溫暖與信任的對象,安安靜靜地休息,快快樂樂地享受。

我也不再那麼懼怕壓力或挑戰了。因為我知道,就算把我丟在荒郊野外,這麼瘦弱的我仍舊能夠活得下來。所以當決定創業的時候,我問自己「失敗了怎麼辦?」,心裡那個十四歲女孩就接著回答:「至少能夠去麥當勞打工。我能活下來!」。這短短兩年,給了我這樣打不死的信心。

而這也讓我更知道,要如何與同樣是十四歲的女兒相處。我知道,她要面對的許多挑戰與壓力,不是我能夠幫忙「去除」的,但我能夠給予的就是這樣的一個舒適的天堂,一個她能夠歇息,能夠沒有目的與成敗,安安靜靜做自己的地方。

讓孩子能夠有「把我丟在荒野,我也能活下來」的信心,絕對比讓他每天都緊張著「比輸別人」來得更好。從生活中的實際生存能力,能讓他們知道:自己只要活著,就很難被打倒,更不可能活不下去!

問問自己:
我們是給予孩子「不安」,還是給予他們「自信」?
我們是給予孩子「知識」,還是給予他們「能力」?
我們是給予孩子「戰場」,還是給予他們「城堡」?

有很多孩子想去做的事,看起來沒什麼用又浪費時間。然而,卻可能因為其中的某個環節,改變並昇華了他的一生。我想我很幸運,能夠擁有這樣的一段經歷。我很感謝我的母親,在所有的A段班同學都紛紛離團的時刻,她仍舊讓我繼續參加童軍團。而雖然到了國三,我仍舊因為衝刺聯考而必須放棄露營,但我仍舊從這兩年中,得到了一輩子的養分。

一般留言 (5)

  1. 拜讀您的部落格那麼久,
    也常常用從您文章中觀點來帶童軍團的孩子,
    或是引導他們怎麼帶學弟妹,
    沒想到也是童軍伙伴呀XDDD

    真是巧妙的緣分,伙伴好~

  2. 看到那間灰暗狹窄童軍教室的火種,一直持續發光發熱!撫慰了心靈也傳遞了溫暖。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