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若媽咪的教育實驗

,

凱若媽咪|寶貝,我對妳的愛,要配得上妳對我的!

當媽,總有一些時刻,讓我覺得一切都很值得。

整理東西,又看到很多女兒以前給我的小東西。我很愛把這些東西都收集起來,但搬到德國只能夠帶著一些隨身可以帶的。這張小紙條,陪伴著我度過了最難熬的那頭一年半。

這是在我離開台灣前,女兒偷偷塞給我的。

, ,

作家。網紅。部落客 – 在Medium 上寫文剛滿一個月,我已然成為重度使用者

“Close-up of a person’s hands on a laptop keyboard” by Oliver Thomas Klein on Unsplash

在Medium 上申請帳號開始寫文讀文剛滿一個月,我已然成為重度使用者。一開始只是想把「創業/事業類」的文章另開平台,與親子教養的臉書專頁做些區隔,沒想到意外開展了一個新天地,甚至一個月後的現在,我在Medium App上的時間比臉書多更多。

畫面乾淨漂亮、沒有廣告、單純寫作。這是我一試用就愛上的原因。但使用後,還有更多從之而來的反思與獲得,想寫下來紀錄與分享。

 

我想要單純的寫作

我從三年半之前(2014)意外發現自己竟然在異鄉「高齡懷孕」時開始寫文。一開始只是在臉書和Blogger 上,紀錄懷孕過程與生活,讓在台灣的親友知道我的消息。當兒子出生後一段時間(2016),我開始體會到過去在台灣養育大女兒~與11年後再來一次的時代與文化差異,覺得有趣,因此比較認真地寫下這些經驗與觀點。

接著網路專欄邀約、臉書粉專開張、從Blogger 轉「自架站」,有了自己的 Carolsworld.tw。2017年我給了自己一個「每日一文」的挑戰,讓我快速地熟悉WordPress 平台,也累積了不少文章(當然品質也是參差不齊)。沒想到素人如我也開始收到幾個出書邀約,在2017年五月集結了過去專欄與網站的文章,出了我人生的第一本書。

 

凱若媽咪|家人間的溝通,永遠不該害怕「說出來,你就不愛我了」

第一次畫老鷹

每次去畫室,都有種「今天會畫出什麼呢?」的期待。因為老師Annette 很喜歡「挑戰我的極限」,的確是期待,但有時也有點壓力。

因為「極限」,代表著我可能做不到,可能會有與對方不同的意見,甚至可能讓對方不開心與失望。這些都是我在過去極力避免的。

表達自我~或說「做自己」,很多人認為是一種「自由自在」輕鬆的事,但其實光要「說出不同意見」就不是一個很容易的過程。我一向都被認為是很有自信的人,事實上,我總是避免衝突。我知道也熟悉一百種不需要直接說出口的拒絕和反對意見說法,但要我面對面直接地對對方說「我不認同」四個字,對我並不是太自然的事。

那天我畫了一幅自己和老師都很喜歡的作品(你們喜歡嗎?),不過我們兩個差點吵起來!

原因和畫畫沒有直接相關,但可能也有一點。老師總要我「畫出凱若的樣子」,然而當我有自己的堅持的時候,還是會有劍拔弩張的氣氛。

但當天,我們講出各自意見之後,又開心一起畫畫。

我們仍舊沒有同意彼此,我們仍舊有自己的作法和意見,但是並不影響我們的相處。

 

凱若媽咪|做我孩子需要的那個母親(父親) – 別常把「我就是這樣」掛在嘴邊!

今天和兒子的新老師聊天,她如所有的老師一樣,用「nice, gentle, sweet, considerate, sensitive」描述著他。

兒子的個性十分鮮明,認識他兩個小時的人大概就懂他。我的女兒也是,他們兩人的性格都十分直白清晰,然而卻幾乎是天秤兩端,是那種從出生那刻就知道的基本不同。

姊姊由於個性的大而化之,所以對於我過去創業的忙碌,對於後續我對人生的選擇,對她環境的改變,她通通都處之泰然。而兒子,則是易感而細膩,對於身邊人的情緒與存在,有著超強的感受力。所以我也認知到,自己接下來幾年不會像過去女兒五六歲時一樣,有這麼多的時間比例做自己的事。我會多陪伴他,給予安定穩定的環境,一個他需要時都在的媽媽。

, ,

凱若媽咪|十個「媽媽比任何人更適合創業」的原因!

很多人都覺得,當了媽似乎就與職場越離越遠,甚至在家多年的全職媽媽會覺得自己已經失去「職場打拼」的能力。其實我反而覺得,當個媽,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創業老闆啊!為什麼呢?

 

一、在高壓的狀態下仍然保持笑容:

剛要轉身幫小寶寶拿水,老大就不小心打翻食物?家常便飯!

廠商出包、客戶又剛好打來?沒問題!

媽媽厲害的地方就在於,面對這些狀況,我們仍有辦法溫柔微笑。

 

二、「一心多用」能力無人能敵:

有沒有感覺媽媽永遠都有辦法知道小孩在搞什麼把戲?就算她看起來正在折衣服,還是跟朋友聊天,媽媽總有一雙眼睛看著對她「最重要的資產」。

老闆常常有很多雜事急事麻煩事,但仍要關注在最重要的焦點上。

,

凱若媽咪|放手!別當個「太過」盡責的爸媽。Let go, and stop “Over-Parenting”!

對於這世代的父母親,「過度教養」Over-Parenting 是比忽略和缺乏關注更要謹慎的教養議題。我自認為已經是個很「放手」的母親,女兒也是個很讓人放心的青少年。至少對於14歲女兒來說,我不需要照顧吃喝與交通,不需擔憂功課與考試。但最近有件事,讓我也再度提醒自己還是要「刻意學習」信任與放手這個功課。

 

女兒剛收到了一門科目老師的回信。內容是:「妳做得太棒了!最近妳在這門科目的表現實在可圈可點。你會拿到很好的成績」,並且把「更新的成績」列在信中。女兒非常驕傲地給我讀了這封信,我們開心擊掌,因為「終於」能夠慶祝她非常忙碌卻表現最優異的一個學期。

說「終於」,是因為在放假前,老師其實是把她這科成績給「留白」的。她「似乎」是因為籃球比賽加上請病假,把期末報告最後一部分的意思給搞錯了。女兒和我看到時,我們都很驚訝!而且是成績已經初步出爐的時刻了。她自己去問了老師是否能補救,老師因為是新來的也搞不清楚,口頭承諾她要去問問怎麼處理,但後來老師就請假去了。

我的第一時間直覺就是「我來寫信給老師問個清楚」。在這個什麼都在網上的時代,爸媽根本不需要聯絡簿就能知道孩子在學校的一舉一動啊!就算不像在台灣還有親師的「LINE 群組」,但我們家長還是有所有老師的Email ,所以要搞清楚事情來龍去脈和解決方法並不是太難的事。但我壓下來自己的擔憂,決定問她要怎麼解決。

,

凱若媽咪|「手足情深」很令人感動,但絕非理所當然!

這張照片並不是姐姐和小搗蛋的初次見面。第一次接觸是在醫院的產房裡。
生產後助產士問我家人是否方便進來,我同意之後~我媽媽、姐姐,還有我婆婆,都進來看我和寶寶(醫院產房大到可以全家族都進來了吧⋯⋯)。姐姐第一次抱著小搗蛋,突然溫柔地唱起:「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永遠快樂!」我現在想起那一幕,眼眶都還是溼的。


姐姐是我們家最寵小搗蛋的。有時候他哇哇叫,爸媽我們不一定理他,但姐姐就會忍不住抱起他。所以他只要姐姐回家,就會主動要抱姐姐,兩人如膠似漆…。我想「擁有彼此」或許也是我能給他們兩人最棒的禮物。
手足情深絕非理所當然,更非用「要求」可以做到的。我相信孩子天生喜愛手足,但同時天生害怕失去「被疼愛」的位置。他們會一直試探我們,是不是我們愛某一位比較多,是不是我們不怎麼在乎他們了。這也絕對不是「使壞」!在他們還「懷疑」之時,親子與手足的關係都還有改變的機會。怕的,就是有天他們深深相信自己已經被「退位」,深深相信自己不如另一個手足,相信自己不被愛。
,

凱若媽咪的教育實驗|「厚道」無論到哪,都是美德!

前幾個週末我們家庭出遊到德國南方拜訪老公的外婆,獨缺了女兒。因為她有重要的籃球比賽,副隊長責任在身無法脫隊。我們好想彼此,回來當然就交換了這幾天的好多細節。

她說:「這週末有件事讓我很難過。比賽的時候,有個隊友在緊要關頭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害我們丟球了。」我以為她為此而心情不好,她說「不是」。

「我當下在場上對她大吼!但我當下就覺得自己做不對,所以事後我跟她道歉了。」其實吼的人不只有她,因為全隊都靠這顆球來逆轉勝了,丟了球表示機會盡失,所以全隊都很激動。但女兒是全部人中唯一去道歉的。

「那個隊友是我們裡頭球技比較差的。我知道丟了這球對比賽來說很嚴重,但是誰沒有弱點,誰不會犯錯?我已經知道自己犯錯了,也不會喜歡被吼。就算已經道歉了,我還是覺得有點難受。」

我摸摸她的頭,「You did a good thing!」。

這件事讓我想到之前與女兒最要好的朋友R,一起去機場接返德的她。一路上我很難得地有機會和這個美國與荷蘭長大的女孩一對一聊天,當然聊到了她的「好姐妹」,我家姊姊。我以為她會聊到的都是去哪玩,一起追劇打球的生活內容,沒想到她很認真地對我說:「我很謝謝她教了我什麼是Kindness。」媽媽我很好奇地追問下去,「怎麼說?」。

, ,

凱若媽咪|吳爾芙:「女人要有自己的房間,和一筆屬於自己的錢!」

看到Google首頁紀念英國知名作家、二十世紀現代主義與女性主義先鋒「維吉尼亞.吳爾芙」136歲的生日,突然想起高中時代第一次聽到她的名言時的點頭如搗蒜。

女人需要屬於自己的房間,一筆屬於自己的錢,才能真正擁有創作的自由。

在我高中時,我從母親爭取有「自己的一張書桌」開始明白,無論我們有什麼能力學歷,屬於自己的「空間」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她從結婚後(甚至結婚前也是)從未擁有專屬於自己的空間。當她十分堅持地要求「至少」要擁有一張書桌的時候,我才赫然開始思考,平常我的母親都在哪些空間活動呢?廚房已經被我的奶奶掌管,客廳也多半看著我們與奶奶爸爸喜歡的節目,我常見到她自己一個人「躲」到與父親共用的房間,在獨自一人的時候享受一下片刻的寧靜。我以為這只是她喜歡。

沒想到,自己身為母親之後,我的領域便一直被「佔領」。

,

凱若媽咪|找個人疼惜、照顧、保護你?這人已經存在,那就是你自己!

一回和十四歲女兒聊天,她不能理解為什麼這麼多女人,無論多有能力,都很想要找個能疼惜、照顧和保護自己的男人。

她説:「我自己就能疼惜、照顧,和保護我自己了!」,看著她如此自信的模樣,我很羨慕年紀輕輕的她,能夠有這樣的體認。這是我經過幾十年才有的體悟呢!

但當我與台灣的一位好姊妹聊到這件事,她説:「難道妳不會覺得這樣挺可憐的嗎?」。她是「男人就不該讓女人流淚」和「女人就是要有人疼才美麗」的信奉者。她也很幸運,有個同樣「信仰」的另一半,的確在財務與生活上都把她照顧得好好的。她是身邊所有女性朋友羨慕的貴婦,更加讓她認為如此,也常告訴女兒要「找個像妳爸爸一樣的男人疼妳」。

我沒與她多交換意見,因為我十分明白她的想法和感受,過去我也同樣這樣信仰著。然而我沒說出口的是,或許有一天~她的天堂無法永遠存在,那她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