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若媽咪的教育實驗

凱若媽咪|與其教孩子「找到自己的夢想」,不如先教孩子好好把一件事做好

「媽,我不知道我的夢想是什麼?」

十四歲的女兒有天突然有點煩惱地跟我說。我們時常談論起未來要搬去哪裡,想做什麼事情,她通常都是興奮和天馬行空的態度居多,這次有些不一樣呢!或許是因為也長大了,升上了八年級,對於「未來」兩個字開始有點概念,但完全沒有個譜。

「寶貝,妳才十四歲。不知道你的夢想很正常啊!很多人到了四十歲,也不清楚自己的夢想是什麼。」

我說的不是鼓勵的話,而是事實。而且,不知道夢想是什麼,真的沒什麼關係。

 

不同世代的夢想定義

過去身為創業輔導的講師,我時常談到「夢想」二字。我鼓勵大家要多思考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想要做的事情,因為這些遠景,的確是會幫助我們面對許多現實的挑戰。

然而,我發現了世代的變化。

五六年級生,甚至七年級生,因為從小並不被鼓勵要做自己,思考自己的未來,總是照著父母親規劃的路線前進,所以往往到了三十歲仍舊活著自己很討厭的人生,甚至做著自己討厭的工作也不知道能怎麼辦。當我們說「不知道夢想是什麼」的時候,帶著的是無奈,以及些許的悲情,甚至有些埋怨。

凱若媽咪|誰說媽媽溫柔,就等於對孩子讓步?

溫柔也可以十萬分堅定

很多人認為:溫柔就等於讓步如果認為「溫柔」就代表「凡事都說好」的人,肯定沒當過父母,或者說,肯定沒仔細想過當父母是怎樣一回事。「溫柔且堅定」(Gentle and Firm) 是所有近十年正向教養書籍中都提到的重點,這代表一件事:溫柔不代表沒有原則!甚至,沒有原則的溫柔並不是溫柔,而是濫好人,而沒錯,濫好人很少能一統江湖。

我的十四歲女兒,曾經形容我像她最愛的水果「酪梨」一樣:外面的果肉好嫩好甜好有營養,但別忘了,酪梨有一顆很巨大又怎麼切都避不掉的硬核!

哈!這個形容我真是太喜歡了。因為的確啊!教養孩子的過程總是在自己的期望和與他們的關係之間拉扯,我太硬了又把他們推開,我太軟了他們又無法無天,「酪梨」般的方式:溫柔堅定。不嗆不吼叫,但也堅持標準,讓他們不忘分寸。這是教養孩子時,所學到的重要功課。

 

,

凱若媽咪|別傻了!媽媽的「耐心」絕非天生就有。定睛在「遠景」上,是能夠放下當下情緒的解答

自從開始寫親子教養的文章之後,不少網友私訊問我:「凱若,妳怎麼這麼有耐心?難道都不會發飆嗎?」。天啊!我又不是仙女,當然會發飆啊!而且「有耐心」三個字基本上不在我的「本命」中出現,我是個急性子又很有意見的獅子座小龍女呢!

但我的確是比十四年前未當媽時,要多了很多的耐性,發飆次數也有顯著的下降。原因並不是經過了什麼靈性的修煉,單純就是一種「務實」的思考與權衡,以及無數次的錯誤與練習。

 

想盡快結案,就別用對結局完全無用的方法!

有沒有發現,孩子的「情緒雷達」超級敏感?如果我們當天因為趕時間而語氣比較嚴肅,他們馬上變得很難搞。時間越緊,他們越不配合!尤其女兒還小的時候,我同時在創業又「道行」很淺,壓力破表又沒能力應付的狀況下,當然就是腥風血雨的罵小孩場景出現。還好我從懷孕就給自己下了「不動手」的禁令,否則真的可能隨時刀光劍影啊!

然而,問題往往不在孩子身上,而是我們腦中想立馬把小孩「結案」的渴望太過強烈,以至於忘記了我們真正想要達到的目標。

我常發現自己雖然「身」在孩子旁,「心」卻在自己的情緒,或之後要忙的事上。所以總希望「孩子」這個視窗能趕緊結案關閉,因為「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

凱若媽咪|這樣教,那樣養,都好!最重要的是永保我們之間的親子之愛


臉書跳出來三年前的照片,那時正要結束短暫訪台之旅,回到德國。而當時我與女兒有那麼一年的兩地分離。那時她十歲多。

我為喜歡烘培的她安排了一次甜點課。老師說「你們可以送給喜歡的人唷!」,她送給了「我、肚子裡未出生的弟弟,和我家德國人」(當時她還依照台灣的習慣稱他『叔叔』)。

要離開的前一天我正在打掃,她看到了一張空白卡片,問我可不可以給她。
我以為她是要寫給朋友,這年紀總是朋友最大啊!
沒想到幾分鐘後,她拿出了下面這張卡片送給「我們」(還用注音特別寫給我家德國人呢)。一直忍著離情的我,立馬飆淚。

凱若媽咪|孩子啊!沒有人有權利奪走你的快樂

每次知道有孩子輕生或傷害自己,我就心疼地想著:「這孩子不知道傷心了多久呢…」。要做出一個自殘的決定,我相信絕對是想了很久,也傷心了很久,才會採取的行動吧!

昨晚我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輕輕地跟老公說:「如果我有Super Power,我最想要的就是可以穿越時空。這樣我就能夠到每個決定傷害自己的孩子面前,跟他們說說話。」

「你要說什麼?」

我想告訴他們:『Someday!』

,

凱若媽咪|別當孩子們最討厭的那種「大人」

女兒新的英文老師要他們在課堂上彼此回答「About You」的幾個問題。包括最喜歡的顏色,最喜歡穿的衣服類型,最喜歡的音樂等等。而有一題,寫到「世界上你最喜歡的人」,女兒說「我寫了媽媽妳喔!」。哇嗚!真是個天大的榮幸,我這個媽~竟然可以在熱戀男友和超可愛的弟弟中間「脫穎而出」,榮登寶座,實在應該要來舉杯慶祝一下呢!

我們也順帶聊到了她最喜歡和最不喜歡的老師與長輩類型,也聊到了她眼中的「大人」世界。聊到「喜歡」的類型並沒有固定模式,但討論到「不喜歡」的類型,女兒說的一些話,我覺得還挺值得讓我們這些「為人師長」的大人們參考參考。

其實,孩子們並不一定最討厭「嚴格」或「高標準」的長輩喲!有些時候,這樣的老師或長輩還會讓孩子覺得很有「安全感」,「跟著做就對了」!女兒的英文老師就屬於這一類,雖然她有很多「規矩」,甚至到了有點強迫症的程度,但因為她總是笑容滿面,用「正面」的方式來引導學生做出高標準的表現,所以孩子們並不討厭她,還覺得挺有趣的。

然而,如果有以下這些習慣的大人,這群青少年就避之唯恐不及。

凱若媽咪|為什麼談獨立教育?【每一天的教養,都為了孩子獨立那天做準備】


其實這個書名並不是一開始就預定好的,而是在整理稿件的過程中,順著許多文章的「隱性脈絡」而出現的。

某天在瘋狂整理舊文章後的小憩,我與老公聊到這本書收錄的內容,聊著聊著~發現無論聊兩歲小搗蛋的教養,聊青春期姊姊的成長,聊台灣與德國的學校教育,甚至是聊自己身為母親的修行與心情…,全部!都與「獨立」二字相關。

我們也聊到,這或許也是為什麼~我的台灣朋友們,總覺得26歲的他「很成熟」,但他卻沒特別感覺的原因。因為他從十多歲開始,甚至更早,就在一個「為自己負責為別人著想」的家庭教育中成長。他不認為「獨立於父母而生活」是一件很特別的大事,而是每天都在準備倒數計時,到一定年歲「必然」得要開始的人生階段。

 

不同的時空背景,同樣的父母心

很多人對於我的婆婆很好奇,其實,她與台灣的你我無異。

她是自己原生家庭中的「反叛份子」,人生前半段走的並不是很順遂。

她曾經有很多年「單親媽媽」帶雙寶的日子,兩個兒子才差一歲。她總說自己當時真是瘋了!但看著她說這話的眼神,卻是充滿愛與快樂。也因為如此,她特別不願意孩子們需要打許多的仗~才能活出自己,而希望自己能給予孩子完全的愛與接納,讓孩子快樂地走出自己獨特的道路。

或許因為這樣,所以她的三個孩子,完全不同性格,有著不同的人生選擇,卻同樣快樂,也同樣與她關係緊密。

這本書裡頭,也會聊到婆婆很多精彩的故事。

,

凱若媽咪【正面的視角看世界】我不能為別人拿去重擔,但至少能給予一些溫暖

前幾天與一位好友聊天,他因為面對事業的挑戰,心情很差。
當下我真不知道能說些什麼鼓勵他(說什麼也幫不上忙啊),就拍下了眼前的湖景:「這世界上還是有很多的美好的,對吧?」,我也傳給他我兩歲兒子享受著冰淇淋的照片,好友回傳給我一個微笑。這讓他微笑了。
.
我不能為別人拿去重擔,但至少能給予一些溫暖。
.
有些人會覺得,總是這麼正面鼓勵,未免太不真實。
我年輕時候也曾經覺得「都說好話實在很鄉愿」啊⋯⋯。
.
但現在的我認為:沒錯!這個世界並不完美,我們的人生也不都順遂,甚至孩子也總會鬼叫,老公也怎麼看都不夠好。要批判,太多東西可以發揮;要毒舌,隨便路邊一件小事都能讓我們寫一大篇文。
.
但,我們也可以「選擇」看到美好,看到希望,
我們也可以「決定」說公平真實卻造就人的話。
.

,

凱若媽咪|最簡單也最直接「好的教養」:以尊敬的態度認真生活。溫暖待人、用心工作、感恩正面、築夢踏實

今天一早起來,就收到媽媽的訊息,說是台灣的房客回報有一處牆壁漏水,甚至從開關處滲水出來,房客還稍稍被電到了!他們目前先把總開關關掉,解決眼前問題,但仍舊要請水電來檢視和處理。

旅居國外,最害怕的就是要處理這種緊急事項。由於社區的水電要到下週才能來處理,為了不讓房客都無法用水,我趕緊在上午兩個約的中間,聯繫了當初好多年前的設計裝潢公司,看看他們是否能夠盡快幫忙安排水電人員過去瞧瞧。我原本以為會是一個辛苦的溝通過程,畢竟這是好多年前的案子了,此次的滲水也與裝潢無關,我又不是什麼「大戶」,對方是否願意這樣緊急幫忙呢?

沒想到,在我聯繫他們的半個小時內,設計師吳先生和設計公司的同事,馬上就聯繫了水電,也跟我要了房客的聯絡方式,直接約好了明天過去看看,甚至還把當初的水電圖都調出來了!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的感動和感謝。

每每遇到這樣對自己工作和客戶盡心竭力的用心職人,我總是充滿尊敬與喜愛。

 

凱若媽咪|謝謝你們的以身示愛:獻給我生命中的認真爸爸們!

我的爸爸影響我至深,在凱若很多文章裡都有提到他。短短五十年的生命,短短19年不到的相處互動,我的爸爸教會我什麼是「不出聲的愛」。
.
倒不是他不說愛(他倒是常常逢人就驕傲地說:『這是我女兒!』),而是他鮮少用言語告訴我他的價值觀,甚至沒有文字。但我腦中總有很多他做的小小事情,讓年幼的我就懂得感動。
.
例如他總是幫我嗑瓜子,或是在我和媽媽吵架奪門而出的時候,總是他穿著睡衣跑出來找我,或者在病榻上不管多難過,都不忘記問我「今天好嗎」。
他對我最兇的一次,就只是用力把筷子放在桌上,我卻深深記到今天。
.
我想如果爸爸現在還在,我應該會和他是很好的「麻吉」。我們都愛交朋友,都愛喝兩杯,也愛唱歌跳舞,甚至開建築師事務所的爸爸,還可能會與我一起畫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