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若媽咪的教育實驗

,

凱若媽咪|母親,那條永遠刪不去的「斜槓」

每個職場媽咪的「斜槓人生」

「其實,每個有工作的母親,都活著她們的『斜槓人生』啊!」,有天在與朋友聊到「母職」時,我很有感觸地說了這句話。

在亞莉・霍希爾德 (Arlie Hochschild) 的著作「第二輪班」(The Second Shift)當中,她以自身的經驗,開啟了專業的社會學的研究,探討女性在家庭與事業之間是否真的能夠「魚與熊掌兼得」。1989年初版的這本書,時至將近二十年後的今日,仍舊很寫實地描繪了「想要工作的媽媽」在家庭角色上的捉襟見肘。白天工作時,現代婦女面對著與男性同樣的工作要求標準(但平均來說更少的薪水),但回到家裡,仍舊要操持比丈夫更多的家務與育兒的責任。

事實上,在我努力走出自己一條「平衡之路」的十四年中,看到了許多與我一樣期待著財務獨立或擁有職涯發展的女性,因為「母職」而放棄了自己的夢想。她們或許仍舊有一份工作,但卻總是配合著她們的母職與家務責任來選擇。直接放棄的,更多。

有時,我想自己是否只是「幸運」?或者我多了那麼一點任性。但這多年來我一直清楚地知道,如果我是個男人,我這條創業之路走得會簡單得多!

以「第二輪班」的概念來說,每一個有工作媽媽,的確都是正在過「斜槓人生」,然而並不是屬於能寫在履歷表上的那一種。

凱若媽咪|身為一個混血兒的媽


剛與一個混血兒的台灣媽媽聊天,讓我想到一些東西想與大家分享。

說真的,在我的生活周遭,我很少感覺到我兒子是「混血兒」。因為我們的社區德國人只有一半(我們住的是市區的純租社區,很多短租一兩年的外國人),所以混血孩子為多數(這並非德國的常態)。

而我兒子的托兒所,班上有一半都是混血兒,各種顏色,各種國家,各種語言。頭髮捲的直的,眼睛大的小的,膚色各種色號都有,他們對我們來說都一樣,都是孩子(對老師來說可能都是『吵死人的孩子』)。

當混血兒變成多數,這便沒什麼特別了。
反而我們身邊父母親兩位都是德國人的,很少。

我的孩子,一個遇到太陽越曬越黑,她是我女兒。
另一個怎麼曬太陽只會紅不會黑,他是我兒子!
他們都是我的孩子,一樣可愛,有時吵鬧起來也一樣恐怖。
但我對他們的愛,完全一樣。

凱若媽咪|讓孩子從「做」中知道「我可以」!勝過千萬次口頭的讚美

曾經在《每一天的教養,都為了孩子獨立那天做準備》的書中提到姊姊同學們來家裡玩,卻只有她一個人曾經煮過飯和拿過菜刀的故事。當時沒找到這張照片,否則超級符合主題啊!其實現在姊姊下廚的機會少了很多,因為練球的時間很多,常常一回家已經是飢腸轆轆。我們家現在吃晚飯的時間,比在台灣早很多。每天大概五點多就吃飯,接著七點半就準備撂倒兒子躺平了呢!

但我最近有種體悟。
從自己中學時參與童軍活動的獲得,我發現很多時候,父母師長所教孩子們做的生活日常,並不一定是只在生活技能上有所幫助,而是從「親手做」中,一點一滴建立起孩子「我可以!」的信心。

當一個八九歲的孩子要能使這麼大的一把刀,她得要花上很高度的專注力,很小心別傷了自己,更要注意力道與角度。這些,是技巧與態度。

但當一個八九歲的孩子,知道自己「能夠」使這把大刀,她對自己的自信心,又升上了一大階。

,

凱若媽咪|我的「為什麼」

今天很難得有了幾個小時的空檔。老公特別傳訊息囑咐我:「要休息,別忙!」,因為早上小搗蛋5:30 就把媽媽給叫起來了。但「主婦魂」還是讓我把垃圾給全倒了,還洗了廁所。接著,就抓了那最後一塊太陽餅,坐在電腦前~到這裡來晃晃。

最近其實忙著家裡的事,心思無法定下來好好寫什麼新文章。新書的進度就先放著了。但每天還是很習慣地上來PO一篇與「教育」或「教養」相關的文,感覺自己很像和尚在敲鐘一樣。

「幹嘛這麼認真?」,老公常問我。

回想我這輩子似乎註定靠「嘴巴」和「筆」吃飯,而且都還跟「教育」脫不了關係。

從國高中到大學社團,我都是辦講座和課程的幹部。
其實自己也是學生,也不懂。但我就喜歡把自己想學的,想知道的,弄成正式一點的課程,這樣就可以邀請到很棒的講師來上課!

接著不管我做什麼事情,到最後的發展都變成「辦學」。
婚禮辦著辦著,就開始變成有學生跟場,接著變成「婚禮學苑」。電子商務平台經營一下,又變成「微型創業輔導」講師。

我對「教育」特別有興趣,因為我總覺得人有無限潛能,別人會的,只要我願意「學」都也能會的。

,

凱若媽咪|那些沒有你的日子…

今天女兒的好姐妹來家裡,因為爸媽要去逛街,獨生女的她比較想來我家窩。我與她的母親也是閨蜜,她傳訊息給我:「今天晚上蘿賓納住在你們家一晚方便嗎?」

當然沒問題!你們好好享受約會之夜吧!

我還沒忘記加上了一句「ENVY!!!」

想想兒子出生之前,我們兩人世界就是這樣的啊!
女兒已經大了,有自己的生活與安排,到哪裡都開心自在。
只要她有讓我放心的地方去,我一個人可以運動、可以約姐妹、可以Do everything that I want。我們兩人可以去看電影、逛街、待在家裡追劇、吃燭光晚餐、上夜店,甚至出國旅遊。

但就因為這兩年八個月前出現的小搗蛋,我們從這樣的生活,突然變成了每日無止境的「家居親子時光」。加上我們身邊沒有家人幫忙,所以連要看一場電影,都變成要幾個月前安排的事呢!想當初,我們在台北每週看三四場電影是常有的事…

有時我們看著臉書跳出來三年五年前的照片,還真的會覺得「這不是已經十年前的事了嗎?!」

凱若媽咪|可以堅強,也可以軟弱。別用性別刻板印象,限制了孩子的原始性格!

老公上週末不太舒服,在家休息。才兩歲八個月的兒子,一看到爸爸出房門上洗手間,就用溫柔的聲音加水汪汪的眼睛說了句:「Daddy, alles gute?(爹地,都好嗎)」,頓時間,爸媽的全世界都變成暖色系的了…。他看到媽媽擦窗戶,也會來幫忙。不只是因為好玩,還會說「媽媽辛苦了」。兩歲八個月,我想他真的是算「同理心」發展得很早的「小暖男」啊!

但當然,這「小搗蛋」也不是浪得虛名。一早天還沒亮,他就把派對的小裝飾打開,灑了一桌,然後去廚房拿了大夾子來玩。這只是每天其中一個「餘興節目」而已。

最近與朋友聊到到底「男女有別」還是「男女無差」。雖然說我們都相信「基因」或「生理構造」的確讓男女有些地方不同,但最後的結論,我們仍舊認為:「個人性格」的影響,大過於「性別」本身。

凱若媽咪|兩歲兒的自制力大挑戰!「小熊軟糖」的考驗

兩歲多的孩子真的能「延遲享樂」和「不鬼叫溝通」嗎?
不立刻給孩子想要的東西,真的都只能等他們翻滾完畢嗎?

今天Kita 放學遇到同Kita 也是鄰居的Federik 和他的媽媽(英籍印裔,也是我的閨蜜之一),我們便一起去超市買東西,也一起走回家。
Federik 和小搗蛋差不多大,今天沒睡午覺所以有點煩躁,在超市裡頭一直「失控」,什麼都要拿,讓媽媽超頭大,只好匆匆完成購物。

她問我:「為什麼你們家這個,你跟他說『不可以』他也不會抓狂?

我說:「因為他早就知道抓狂也沒用啊!而且還會連原本可以有的都沒了,為什麼要做這種沒效益的事?」而今天晚上就有一個這樣的「狀況題」,便想著或許可以記錄下來。

凱若媽咪|那些「考試不會考」的經歷,卻可能為孩子打造一個「打不倒」的堅強心靈!

「一日童軍,一世童軍」,這八個字大大地掛在國中的童軍教室裡。我過去以為,這兩句話是「承諾」,然而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想起來,這兩句話~是一種「預言」:預言這短短兩年的女童軍團的經驗,會影響我未來一輩子。

 

我的避難所:那間幽暗卻溫暖的童軍教室

我國中時就讀的那所女校,其實並不在我們原本戶籍地址的學區中。當時很流行「跨區就讀」,媽媽為了讓我能夠到「好學校」讀書,把我與她的戶籍地址放在一位好姐妹的家中,而我也開始了每天通勤,為了三年後那場高中聯考而努力的國中生涯!而我也不負眾望,一直努力在學校的「紅榜」上向前推進。

然而除了那張穿堂張貼著的紅色大紙之外,我對國中最深刻的印象,就只有童軍團。在國一的時候,我因為好奇,在課後活動選了「童軍」這項。這個常常要去露營,午休時間還要聚會,又對課業或腦力開發沒什麼幫助的社團,大多都是「B段班」的學生參加。那個年代,AB段班簡直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不只是課業成績的差別,連學校生活的時刻表都完全不同。當然,你也可以從穿著、教室的音量,甚至我們臉上的笑容多寡,來看出究竟這個學生在哪一「段」。

當時我已經進入全校認為「最優秀」的合唱班。合唱班當然也要練合唱,我還偶而擔任伴奏和指揮,感覺很有「藝術氣息」,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這班的學生都要往音樂系前進。但其實說穿了,這只是把學校中A段班中的某些學生再篩選出來的一個方式。老師對我們課業的要求比對我們唱歌的音準還要高!我覺得可以呼吸的時刻,只有每天的午休。而「童軍團」,就是我午休時不留在教室趴在桌上睡覺的「好理由」!

在高度競爭的求學生活裡,能有一塊「淨土」,不講成績,不講誰比誰強,有的是我只聽過而沒體會過的「團隊合作」,與只在電影裡看過而從沒學過的「求生技能」,對已經緊繃到極點的我來說,真是天堂。我開始沒事也跑去找童軍老師,窩在那個充滿了泥土味與汗味的童軍教室裡,和她整理著露營器材,製作活動的手冊。沒什麼,就是待在那裡「閒忙」!

凱若媽咪|爸媽我們常做反了!用力溫暖回應孩子的「負面感受」,但請把「問題」留給他們自己解決

認真父母們的苦惱

週末夜,竟然不約而同地收到兩個苦惱媽媽朋友的訊息。媽媽K,有個和我家女兒一樣十四歲的女兒,「最近女兒回家就是抱怨學校和某位同學,我努力聆聽,忍了很久才終於說了幾句話,她竟然從餐桌站起來就衝進房間,還對我甩門!」

另一位媽媽D的兒子剛滿三歲,正值「應該」很喜歡爬上爬下的年紀,但她的兒子只要接近同齡孩子最愛的繩索架,就哇哇大叫要媽媽抱,碰都不碰!「我每次都故意故作鎮定很開心地帶他接近,但他就是很怕,我也不知道他在怕什麼!而且我牽著他過去,他還哭得更大聲。我擔心他這樣會太膽小,這樣每次抱他會不會變成『媽寶』啊?

她們都問我「怎麼辦」,然而我並不認識這兩個孩子,也不清楚故事的前因後果,該要怎麼辦,我想媽媽們應該是比我清楚得多。我想就和媽媽們聊聊天吧!很多時候,媽媽也只是需要個情緒支持,吐吐苦水的對象而已。

媽媽K說,她其實是很擔心自己的孩子總是「負面思維」,很希望她學著「正面思考」,但也知道該要聆聽,哪知道忍住不說話這麼久,才講了一句「別這麼負面啊!」就被女兒甩門,她覺得實在很冤枉也很受傷。而媽媽D則是因為婆家的人總是說:「這男孩怎麼都沒『男孩樣』?這也怕,那也怕!就是因為餵母奶太久,太黏媽媽」,雖然她理智上知道不該因為這些話而改變對兒子的態度,但她有時看到兒子害怕的模樣,就自然而然會擔心自己太「寵」兒子了。

其實,這兩位媽媽們,都是很疼愛孩子,也很認真教養的母親。但他們都過於認真想要「幫」孩子,想要「教」他們怎麼面對問題,卻把狀況給弄得更擰了。其實,孩子此時需要的,或許不是解決方案!

 

,

凱若媽咪|天下到處都是「不是」的父母!承認錯誤,與孩子一起從錯中成長

首先,請容許錯誤的發生:人人都會犯錯

跑得越快的人,越容易絆到腳;越想學走的孩子,越容易跌倒。

沒有人喜歡犯錯,但忙中越是有錯,做越多也錯越多,特別對於當個「和尚兼撞鐘」的初創業老闆,更是每天都在錯誤中求生存。

有一次,我信誓旦旦答應團隊要處理一張很重要的訂單,卻因為當天會議滿檔又遇上交通問題,在期限的二十分鐘後才踏進辦公室處理,結局當然就是讓公司賠錢了。那張訂單無法在截止日期前生效,我一個「小」錯誤,讓公司損失六位數字的金額,對於當時事業剛起步的我,是一筆不小的數字。當時面對錯誤的道行甚淺,我躲到車子裡頭狂罵自己一個小時,甚至掉下生氣的眼淚,但這些都無法改變事實。一個小時後,我只能擦乾眼淚,深呼吸,踏出車門繼續奮戰。因為我是老闆,沒人敢說話,大家都摸摸鼻子繼續前進。

而過了幾年,類似事件再次發生,但犯錯的人不是我,而是另一位團隊的夥伴。而且這次的金額更高,影響到不只一張訂單,人在德國的老闆我,還得要親自打電話到美國和台灣來「補破網」。我當下的確是氣炸了!加上這位夥伴「素行不良」,總是在一些關鍵時刻做一些匪夷所思的決策,我早就已經對他有很多負面的感受,加上這件事等於是火上加油。

我打開電腦,準備寫一封信嚴詞表達我的不滿,甚至已經覺得該是時候請他離開工作團隊了。此時,我聽見房間外頭傳來杯子摔在地上破掉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