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日記

,

我終於搶回我的週末!-《週末的快樂效應》The Weekend Effect

「你的週末怎麼過?」,或者應該問:「你有週末嗎?」

我對「週末」的童年印象,就是爸爸會將收音機開得好大聲,聽著難得聽到的英文歌曲,坐在沙發上用心擦著他的皮鞋,或燙著他的襯衫。我們會去釣魚、會去游泳。週末的爸爸很有趣,我喜歡週末。

但我想,如果快轉這個家庭生活到現今,絕對是不一樣的畫面。我那身為老闆又交友廣闊的爸爸,肯定手機不停響,還有敲不完的LINE群組,回不完的Email,甚至一個訊息來,爸爸就會從與我們郊遊的山頭被敲去打麻將。我慶幸,當時至少能保有一點獨享爸爸的權利,而如今的我,得要奮力抵抗一個與週間日無異的週末「假期」。

爸媽的週末不是放假,而是加班

對很多的爸媽來說,週末更忙!除了還是有公事要處理之外,還要想盡辦法娛樂小孩、探望父母、抽時間逛街購物,外加盡點伴侶的責任一起看場電影(通常這是第一個被刪除的選項)。TGIF (Thank God! It’s Friday!) 在成為父母之後變成了TGIM (Thank God! It’s Monday!) ,我們努力在週間奮鬥,為的是週末…休息?是誰說週末可以休息的?你一定沒有小孩。

 

“two toddler pillow fighting” by Allen Taylor on Unsplash

歡迎來到超時工作的邪教

「將工作/活動塞滿整個週末」的這種現象,《週末的快樂效應》作者稱之為「美國病」,但事實上說它是「台灣病」或「亞洲病」也很符合現實,整個人類社會都在焦慮著「時間不夠用」,卻總是更焦慮地將行事曆給填滿。

「歡迎你來到『超時工作的邪教』,只不過這是個無趣的教派,沒有性也沒有毒品。在這個教派裡,工作者接受了長達五十、六十或八十小時、沒有週休的工作週作為現狀,或更糟的是,用信仰這個宗教來證明自己的成功。…最要緊的是,這些超時工作的邪教成員還錯過了自己的生活。」- 《週末的快樂效應》

我必須承認,自己也曾經是這「邪教」的成員之一,而且是個驕傲的成員。事實上,我週間的時間表還比週末來的輕鬆。想想看,週間的演講頂多一百人,週末能到一千人啊!要不要接?週末我的婚顧客人才有時間結婚和會談,他們開給我的時間從來沒有週間,要不要接?當我一年能夠接到上百場的婚禮,意味著我一年52週有45週的週末都要工作。覺得難過?不!我覺得還挺驕傲的啊!

我的壓力很大,當然。我創業當老闆,壓力大是正常。
我的時間很緊,當然。這樣才有更多收入,忙碌是正常。
我的健康出狀況,當然。但我還年輕,得拼著點工作,也是正常。

「忙碌」變成一件很「潮」的事,這大概是過去爭取八小時工時還為此失去性命的勞工前輩們很難理解的事。他們努力將自己與我們從無止境的工作中解放出來,而我們卻甘心樂意地,將時間再次雙手奉上,獻給工作。而有些時候,這樣的忙碌並非來自選擇,而是無奈。當人們「普遍」都是如此工作著時,不照著遊戲規則走的人,要不就得自己創建一套規則,要不就得「拿生活來換生存」。

在這本書中提到了勞工運動的過去、現在,也點出了零工經濟的社會現實:每個人都在努力糊口飯吃,連週末也是。作者用許多的真實故事和社會統計,點出了方方面面侵蝕掉我們週末時間的殺手。讀了這本書,我看到了很多過去自己的影子:那個驕傲於忙碌的老闆;那個糾結於母職與工作之間的媽媽;那個永遠焦慮自己會追不上別人的傻孩子。

這本書讀起來實在讓人無法放下,十分真實有趣也不失啟發性。每有一段真實的故事之後,作者又會加上科學的實證或世界的趨勢,甚至列舉週末能做些什麼,以及如何面對永遠做不完的家事,就是要軟硬兼施又苦口婆心地告訴我們:空下你的週末,你會更加快樂!

「人們每天真正穩固且富含成效的工作時數只有三小時。」- 《週末的快樂效應》

“woman with head resting on hand” by Niklas Hamann on Unsplash

無聊的週日。或者週末就該這麼無聊?

剛搬到德國來的第一個不適應,除了語言,就是星期天。他們的星期天完全沒有店家開門,連餐廳都很少開。事實上,週五下午之後很多公司行號都不太願意接新的案子和客人了,到處對彼此說著「Schönes Wochenende! 」(德文:週末愉快),好像等不及週末快點到來。

「不能逛街的週日,還算是週日嗎?」我當時這樣跟老公抗議著。
他回答:「開了店就有人要工作,不是嗎?」。是啊,我過去從未這樣思考過。

我有時候挺受不了德國人的牛脾氣,但在這種「擇善固執」的事上,我也得佩服他們的堅持。每年聖誕節前的週六總是最夯的購物日,去年的12月23日剛好是週六,如果店家要開門賺最後一天是合法的,但在我們城市裡早早就有許多商家貼出公告,12月23日不開門!讓員工提早回去度聖誕。對這些商家來說,少賺一天無妨,放假最大!

當然,德國人也同樣面對著假日被許多活動佔據的「現代」挑戰。特別是電視網路社群媒體,讓休假往往不再是「放空」,而是被「填滿」。這一切,都得要靠我們自己來改變與捍衛。

現在我一天「強迫自己」工作三到五個小時,接了孩子就不收Email,週末不開電腦。事實上,我的工作效能並沒有降低,還有許多創新的點子就在我無所事事的時候出現。我週末做些什麼?一家人吃頓三個小時的早午餐、玩樂、散步、踢球、看劇,連搭個航程總是相同的渡輪,都是一種快樂。

在今日這個時代裡,能夠成功捍衛連續四十八小時假期的人堪稱是超級英雄;這需要勇氣。」- 《週末的快樂效應》

週末是什麼?你定義它是什麼,就是什麼。人生亦然。

,

我如何在2017年完成「每日寫一篇文」的挑戰計畫 – 以及為什麼我2018年停止這麼做

我算是「高產量」的「跨界」寫作者。在2017年,我給自己一個「挑戰」:每天寫一篇新文章。而我達成了!在這期間,我集結了2016–2017年中的十萬字文章,出了人生第一本書,而現正準備出版第二本不同主題的新書。

狀態回顧:好日壞日,都是一日

這些文章大約有一半在我的臉書專頁個人網站,與天下文化的「未來Family」、商周、媽咪拜等等網路平台上發表,但也有為了出版新書,或覺得不夠優、太個人,而僅供私藏的。後來我在2017年中整理過自己的臉書與網站,就把幾十篇文章給「下架」了。

「好日」時文思泉湧。我的「最高紀錄」是在一天寫下三篇不同主題的文章,大概字數都在兩千字左右。要專注趕稿的日子,或文思泉湧時,甚至能夠到達一天一萬字以上。

最有趣的是,我寫最多字的日子~並不一定是我時間最多的時候。還記得全家到葡萄牙度假,正好是我書稿要截止的前幾天,我仍舊跑完所有景點,照顧幼子,用晚上沒有劇可追的時間寫稿。那幾天我完成了數萬字的內容,而且完全不需要修改(「神啊~可以多一點這種日子嗎?」)。「旅行」對我有一種神奇的功效,越是忙著四處跑,腦袋越是豐富多產。

而「壞日」則還是會逼自己「硬寫」出一篇文,字數就會比較少,大約五百到一千字。有些時候我則是將過去舊文章Re-write,這樣勉強也可以算是達標。

總之有好日有壞日,一年365天要「完投」真的是不容易,感謝上天我還是爬著達標了(否則就沒有這篇文可寫了)!

 

,

想過不一樣的生活,你得先「停止問,開始做」!

“Notebooks with a “don’t just stand there” cover on a table next to various trinkets” by Jeff Sheldonon Unsplash

自從我在一個月前寫下《燃燒肝臟的自由接案工作者,你更要懂「被動收入」!》之後,我經常收到私訊問我「請教我怎麼做」或「我也想要被動收入,可以告訴我怎麼開始嗎?」。

雖然我大概知道答案,但我仍舊不死心地想問:「請問你經營什麼產業呢?請問經營多久了?現在的狀況如何呢?」。

很遺憾地,我猜得沒錯,絕大部分的回答都是:「喔!我還沒開始創業。我只是很嚮往這樣的生活!想知道怎麼樣才可以做到。

嗯。。。

我算是一個非常願意分享的人,但很抱歉,這樣的狀況我實在幫不上忙。

請貼心地為我試想一下,如果我可以輕輕鬆鬆用簡訊回答這個問題,那我自己何必花上十幾年的時間拼命啊?(摔筆)

 
,

五個秘訣。讓我的每天三小時發揮八小時工作效率 – 在家工作者(母親)生存指南

“A person in ripped jeans working on a MacBook on the floor” by Mikayla Mallek on Unsplash

當你可以每天只花三小時工作,卻能有超過9–5上班者的效益,你會怎麼選擇?

其實很誠實地說,我還蠻常偷偷(或公開)嫉妒能出門上班八小時的老公,我常說「可不可以跟你交換?讓我出門工作八小時?」。因為我的黃金三小時,總是非常精實!分秒必爭,沒有任何偷懶的機會。這三小時內沒有Coffee Time,沒有同事間的Small Talk,就是「純工作」。不過也因此讓我多出了很多個人與家庭的時間。

在過去兩年內,我因為全時間照顧幼子,每天只有不到三個小時的工作時間,但公司仍然在Run,文章寫得更多,甚至還出了一本書。一切都發生在這「黃金三小時」內。

我沒有三頭六臂,有的可能就是打字比較快一點而已。而這也是必然的結果,因為如果你每天「只有」三小時能做事,那麼自然而然你的打字速度就會跟上你的腦袋。

以下是我幾個秘訣,希望對沒有多餘時間(例如業餘創業者、多種工作嘎著做的朋友),或單純想要縮減自己工作時間的人,有一些些幫助。

, ,

凱若媽咪|十個「媽媽比任何人更適合創業」的原因!

很多人都覺得,當了媽似乎就與職場越離越遠,甚至在家多年的全職媽媽會覺得自己已經失去「職場打拼」的能力。其實我反而覺得,當個媽,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創業老闆啊!為什麼呢?

 

一、在高壓的狀態下仍然保持笑容:

剛要轉身幫小寶寶拿水,老大就不小心打翻食物?家常便飯!

廠商出包、客戶又剛好打來?沒問題!

媽媽厲害的地方就在於,面對這些狀況,我們仍有辦法溫柔微笑。

 

二、「一心多用」能力無人能敵:

有沒有感覺媽媽永遠都有辦法知道小孩在搞什麼把戲?就算她看起來正在折衣服,還是跟朋友聊天,媽媽總有一雙眼睛看著對她「最重要的資產」。

老闆常常有很多雜事急事麻煩事,但仍要關注在最重要的焦點上。

,

一個人工作?那你更需要快速建構你的團隊!

很多「個人工作者」就是因為不喜歡團隊組織的複雜和人事問題,所以跳出來自己工作。然而跳出來才發現,原來一個人並沒有比較好…因為要完成一件有些規模的工作,就算只是經營社群媒體平台,「一個人」還真的走不太下去…

終於來寫《如何創業同時育兒,而仍能「活得像個人」的15年經驗分享 Part 2》了(笑)。這期間辦了兒子的三歲生日派對,還去了義大利米蘭和佛羅倫斯度假一週,終於回到了「正常軌道」能好好寫篇文。

這兩週雖然我人在歐洲,也沒有打開電腦工作,但在Medium 發表的這兩篇文章,也獲得了「女人迷」和「女子學」的青睞和轉載(鞠躬感謝),接著也收到「未來Family」網路編輯的邀稿,想轉載我臉書專頁上的一篇媽媽碎念文。而當然還包括 自己的書 ,也在台灣的書店架上和網路書店中持續銷售著。人在美麗的翡冷翠陪著家人,自己曾寫過的文字卻仍然為我「工作」,這種感覺還真的挺好的(微笑)。

然而,光有這些文字(產出內容)是不夠的。

,

總希望自己「無可取代」?擁有「核心競爭力」比「通吃」存活得更久更美好!

在還未創業前,我一直都認為自己要往「不能被取代」邁進。特別是從電腦時代,接著進入網路時代,現在又是「AI世代」,若個人的能力是可以被以上這些「非人」取代的,很自然就會被淘汰,這也是我們在世界每個角落都看得到的現在進行式。然而當我創業後才發現,如果自己「完全」無可取代,竟然也不是一件好事!

佔有一席之地很好,但千萬別讓自己「完全」無可被取代!

身為老闆,我當然不會花大把銀子去聘請一位路人甲都可以取代的職員,然而如果這個「優秀員工」完全無法被取代,只要他/她一請假,公司就會一團混亂。更別說如果這位員工離職,甚至跳槽,對公司會是更大的傷害。而對這位員工來說,「完全無可取代」也不是什麼好事!因為,就算請個幾小時病假,因為公司裡頭沒有人能成功代理他的職務,所以事情還是堆著等他回來做。就因為「完全」無可取代,所以隨時待命,所以超時工作,所以總是撿爛攤子!所以我只要看到同事搶著什麼都要自己做,我就會「善良」地提醒對方:「有能力很好!有野心更好!但千萬不要讓自己『完全』無可取代。

不要以為這只有吃人頭路者會遇到,老闆其實也是我的父親也是創業者,一位成功的建築師。他的建築師事務所雖非龐大,但也算是當時業界中優秀的公司。而就如許多的老闆一樣,他的公司「沒他不行」!所以幾十年創業的時間,他完全不敢離開公司太久。歐洲旅遊?等退休後再說吧!他答應我母親,五十歲之後就要陪她環遊世界,結果,他五十歲時發現自己已是癌症末期,不到一年後就過世了。身為設計人,那些書本上讀過的美麗建築、歷史古蹟,他全部沒親眼看過。創業開始從零到一的階段,當然事必躬親!但是如果一直維持如此,不僅累了自己,也累了家人。

因為有過這樣的家庭故事,所以也讓我深知「無可取代」的苦。然而,這功課卻是從當媽媽的過程才漸漸學會的。

,

創業一定要「夙夜匪懈」?創業同時育兒,而仍能「活得像個人」的15年經驗分享 Part 1

當我開始寫「創業」相關的文章後,時常收到「有夢媽媽」(也有爸爸)的苦惱來訊:創業不都是『沒日沒夜』的嗎?這樣會不會犧牲了陪孩子成長的時間呢?」事實上,當「創業者」有很多種當法,就如當爸媽有百百種一樣。重點是,你是否清楚你要當哪一種!

在過去,我們總認為「事業」與「家庭(或個人生活)」是互斥的。

首先,我必須先建議各位「丟掉」這個工業時代的恐龍想法,再繼續看下去。否則這個「框框」會讓你綁手綁腳,甚至做出許多你不喜歡,卻認為「就應該要如此」的後悔決定

請先放下過去我們對於創業與工作的許多既有觀念,這樣才能用「第一性原理」(First Principle) 歸零思考。這樣的歸零思考模式,不只是在事業的本身很關鍵,在生活上同樣適用。我們認為的「沒辦法我只能這樣」,很多時候並非理性分析了自己的狀態而得出的結論,而是社會與教育給予我們的框架。也就是說這些想法並非真正理性,也無法反映出我們真實生活的狀況。

我過去也同樣這樣認為,身邊人也是。所以當我剛開始思考是否要創業,有很多恐懼,身邊的親朋好友的「關心」更總是加深這樣的恐懼。當時我懷孕,希望能夠在家當全職媽媽,但也同時間有一份收入。這樣的「夢」很多爸媽都有,卻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能發生。

我當時當然不懂什麼「第一性原理」!不過我知道的就是,自己的狀態與「一般」很不同。我無法用「一般創業者」焚膏繼晷的精神來經營事業(他們很多是男性,而且家中有個賢內助來幫忙),我也不想要放棄自己陪伴孩子長大的決心,於是我勢必要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

 

,

凱若媽咪的斜槓人生|燃燒肝臟的自由接案工作者,你更要懂「被動收入」!

這兩年多來,我在臉書專頁「Carol凱若媽咪的教育實驗」上寫了不少家庭與親子的文章,也很幸運地得到出版社青睞,出了《每一天的教養,都為了孩子獨立那天做準備》這本小書,雖然在書中和某些文章中有提到我的創業背景,但仍然很多人(不看書)就都以為凱若就是一個「在德國生活的台灣全職媽媽」(而且靠人養)。

一直到有次,一位路人甲語氣不是很友善地私訊我「我倒是想問問,妳老公在讀書,那你們在德國是要怎麼生活?靠誰養?」,我才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為過去十幾年奮鬥努力的自己「正式出櫃」,於是開始寫一些關於「創業」的文章。話說這些搞不清楚狀況的路人甲,也常常變成我的寫作與分享的動力,再次佔用版面好好謝謝他們。

我從十五年前,手機還無法上網的時代,我就開始做「網路上」的創業,一開始的確是因為沒有資金,無法去租一個辦公室或店面,加上肚子裡有一個即將出生的寶寶,所以乾脆就在家裡的一個角落,用一台二手電腦和二手傳真電話,就這樣開始了我的婚顧事業。十五年內走過的事太多,也不是本文的重點,我們就直接跳入今天想分享的主題:被動收入

 

, ,

凱若媽咪|吳爾芙:「女人要有自己的房間,和一筆屬於自己的錢!」

看到Google首頁紀念英國知名作家、二十世紀現代主義與女性主義先鋒「維吉尼亞.吳爾芙」136歲的生日,突然想起高中時代第一次聽到她的名言時的點頭如搗蒜。

女人需要屬於自己的房間,一筆屬於自己的錢,才能真正擁有創作的自由。

在我高中時,我從母親爭取有「自己的一張書桌」開始明白,無論我們有什麼能力學歷,屬於自己的「空間」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她從結婚後(甚至結婚前也是)從未擁有專屬於自己的空間。當她十分堅持地要求「至少」要擁有一張書桌的時候,我才赫然開始思考,平常我的母親都在哪些空間活動呢?廚房已經被我的奶奶掌管,客廳也多半看著我們與奶奶爸爸喜歡的節目,我常見到她自己一個人「躲」到與父親共用的房間,在獨自一人的時候享受一下片刻的寧靜。我以為這只是她喜歡。

沒想到,自己身為母親之後,我的領域便一直被「佔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