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關係Relationship

,

《112天的媽媽》- 一起相信未來,共同活在當下

Photo by Vince Fleming on Unsplash

 

「這本書是奈緒與兒子和我一起活過的證據。」

「我幹嘛要答應寫這篇書評?!」我止不住眼淚,對著沙發上的女兒大聲說著。從第十五頁開始我就沒辦法不哭著讀下去,直到整本書稿結束,看著奈緒的笑容,看著她最後那112天與兒子共度時那樣的幸福神情,我沒辦法停止激動的情緒,甚至此刻,我都不知道該要如何寫完這篇文。

想到奈緒的堅強與溫柔,一聲辛苦都沒說過,一滴眼淚都沒掉過,真的就是屬於「母親」的力量。她在剛知道懷孕時就發現自己得了最猛烈的乳癌,並且在一生下孩子之後便發現全身性的轉移,那種一當母親就知道自己會與自己孩子告別的痛,沒有經過的人實在很難懂。

也想到她的丈夫清水健的壓力與痛苦。照顧癌末病人,是心靈與身體的巨大折磨,但往往因為對病者的愛,讓我們隱藏起這些難受,只能繼續用自己都無法想像的正面能量,陪著所愛之人走下去。若有幸痊癒了還能說「一切都值得」,然而若如清水健在新婚一年多,孩子三個多月就面對妻子離世,那一輩子的想念是多麼令人心疼。

沒走過,不會懂

人生到目前四十多年,我近身面對過兩次的癌症病人。一是我的父親,另一個是我的丈夫。

我的父親在我高三的時候,獲知得了癌症的末期。我為了「讓爸爸驕傲」拼了命讀書,考了個好成績進了他期望的大學,接著整個大一,我的首要任務不是當個新鮮人,而是照顧我的父親。有太多的細節在腦海中,從來都是清晰到沒有辦法抹去,然而我感謝上天給了我那一年,能夠與爸爸如此接近。他用著最後能開車的力量,載著我到他所有設計過的建案前拍照,並且一張一張整理成相本,那個認真且溫暖的背影,我到現在都無法忘記。

我的爸爸和奈緒一樣,從來不在我面前喊苦喊累,卻總是在我從學校回家或到病房時,用最有精神的「今天好嗎?」來問候我。接著從床上起來,坐到輪椅上,讓我可以躺在他的病床上陪他看五燈獎。唯一一次,他對我顯露出負面情緒,抱怨食物難吃,那時癌細胞已經進入腦部,我放下餐盒,衝到備餐室看著小窗戶外的天空大哭,因為我知道那代表爸爸已經快離開了。

爸爸走後,我以為還要好久好久,等我也老去,才會要面對另一次的癌症挑戰,沒想到這次竟然是發生在不到三十歲的丈夫身上。那是一年半前,我們的寶貝快要三歲,全家也正沈浸新生命的喜悅中,且丈夫正快要完成畢業論文,開始人生新階段,醫師一句「惡性腫瘤」,就像是巨石丟入平靜的湖中,讓我們經歷了極為痛苦的三個月,他抱著睡著的兒子哭泣,而我等他睡了,偷偷跑到客廳一個人哭。感謝上天,最終手術成功地將腫瘤都割除,但也從此改變了我們面對生命與愛的態度。

如此強韌的奈緒,如此柔和的奈緒。
奈緒留下這張照片的一個月後,便從我們身邊消失。
她總共當了一百一十二天的母親。
但我忘不了她的「溫暖」,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

這應該是一本屬於奈緒的書,卻勾動了我許多的情緒。真是不應該!如果奈緒應該不會這樣吧!這種混雜著各種情緒而且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就是一個面對癌症病人的家庭,每天上演的內心戲碼。

無論是罹病者,或是照顧者,我們都無法確信自己已經做了最好的決定,或者有了最完美的反應。旁人再怎麼說「你應該不要壓抑自己」或「你們應該當初要這樣那樣」的話,都凸顯出這一家人奮戰時的孤獨。

我們無法控制生命的長度,但能決定如何活,如何笑,如何愛

很謝謝清水健寫下了奈緒的故事,知道有一位這麼堅強與溫暖的勇敢母親,雖然讀著書稿哭泣,也讓我生出了更多的力量。

誠摯推薦這本書。謝謝奈緒。

,

凱若媽咪|孩子不是媽媽一個人的。千萬別養出「只會吃飽在沙發上滑手機」的豬隊友!

生兒育女所造成的「婚姻危機」

終於週日夜了,各位媽媽們還好嗎?最近我身邊不少媽媽朋友們都在抱怨同一件事:週末根本就是更累!「第一個孩子耗盡這對夫妻的精力,第二個孩子引爆婚姻危機。」霍希爾德在他的著作「第二輪班」中生動地這樣寫道,這剛好也是好姐妹對我抱怨的現實。

我看著身邊一對對「神仙眷侶」般的朋友,生了第一個孩子後投入了兩人所有的精力(恩~包括對彼此的那一份也用掉了),接著生了第二胎,突然間從「模範夫妻」變成了「怨偶一對」,這幾年見證了好幾對經歷同樣的過程,不勝唏噓…。「孩子好像我一個人的」,是這些姐妹們的共同心聲。

 

凱若媽咪|一個快樂的你,是給愛你的人最棒的禮物

這張照片是四年多年在紐約旅館頂樓拍下的。
照片中的我笑得開心,但其實不多人知道,當下我的內心是充滿很多恐懼與懷疑的。

當時J剛為了這份關係,放下德國的一切,搬到台灣半年多。
年輕的他對於自己的未來有很多的徬徨,想回德國完成學業,想多做些什麼,卻因為待在台灣很多事情無法進行。但同時他又擔心,搬到德國對我的挑戰太大。他捨不得我要這樣犧牲,但也不希望自己停止了前進。

當然,以當時我們的生活狀況,留在台灣是最簡單的方式。但那是「我」的主場,我飛快地前進,他只能跟隨。這不是他想要的關係,也不是我要的。然而另一條道路,卻是荊棘密佈,有太多可預知的辛苦。

所以雖然他的家人飛到紐約與我們相聚,但他整個非常緊繃,那段時間我們有很多次爭執,甚至到了我覺得是否該繼續下去的程度。

,

凱若媽咪|別心急~好好享受寶寶剛出生的前兩年吧!

上週是德國的復活節假期,我們一家四口坐火車回老公在德國南部的老家過節。前一天準備行李時,我很有感觸地跟老公說:「這次我們要帶的東西還真少啊!」。兩大一小,一個登機箱加一個後背包就搞定!

回想起過去這兩年兒子剛出生,前幾次出遊~行李裡頭一半以上都是他的「行頭」,搞得很像搬家一樣。終於隨著他「關關難過關關過」,我們的行囊也逐漸變得輕省。我已經在想像很快的將來,兒子就可以像13歲女兒一樣,自己完全搞定旅行的所有一切。

 

然而,這一切都需要時間,需要等待。

懷大女兒的時候我窮得很。為了讓女兒有更好的生活,又能夠同時親自照顧她,所以我選擇了一條很辛苦也很冒險的路:創業。當時我沒有錢,無法有個店面讓我招呼客人,也因為是「全職媽媽」,沒有時間「顧店」和在外頭拋頭露面,所以我只能夠架設一個網站,用網路論壇和MSN與我的顧客們對話互動。我沒有資金,電腦和桌椅都是舊的陽春版,電話、傳真機是跟我的媽媽借來的。當時就在我母親借我暫住的房子裡,在一個小房間中開始了我的「事業」!

看起來是個很「勵志」的故事。
但今天,我想從一個不一樣的角度來分享過來人的心情。

,

凱若媽咪|女人都有「超人魂」,然而我們不必都當女超人!

妳,有沒有過一些時刻,躲在被窩裡哭,只希望自己能不能從「超人媽」的角色「卸任」?
妳,有沒有過一刻心情,就算全世界都羨慕著妳,但妳仍然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多、不夠好?
妳,有沒有過一種狀態,忙碌著讓老公小孩家人老闆客戶全都滿意,卻連被問到「生日想要什麼禮物」都得要想上好幾天還沒有答案。其實心裡只期望,「就這一天」什麼角色都不必扮演…?

我 好 懂。

 

我那魚與熊掌總要兼得的人生

還記得小學的時候,合唱團和陶藝社的時間剛好衝突,我希望能選擇一個參加就好,但媽媽和合唱團老師都告訴我:「聰明的妳,一定能夠兼顧的!」。我才十歲不到,但這句話,成了我人生前三十多年的「中心德目」。每當我遇到「嘎不過來」的時刻,我總告訴自己:「妳可以的!厲害的人,都是可以『魚與熊掌』兼顧的人」。

所以,從小學、國中、高中,我總是同時唸書考高分外,還身兼兩個社團的重要幹部,甚至創社元老,一直到讀了台大還硬要在父親過世之後,最沒有動力的一年,修個雙主修來「激勵」一下自己。研究所時同時工作,懷孕時同時創業,創業上了軌道還創了第二份事業…,這似乎變成了一種我人生的常態,每回遇上要「選擇」的時候,我總是「強迫症」地讓自己再往上加一項角色,再加一個責任!到最後,我從兼得的人生,進化成了「八爪章魚」,接著又升級變成「千手觀音」。

, ,

凱若媽咪|Step Dad:我家德國爸爸與他的「Bonus Daughter」

在英文裡頭有個詞彙「Bonus Child」(恩典孩子),指的是從配偶的其他段關係而來的孩子,也就是我們說的「繼子」。我一直覺得,用「Bonus Child」這樣來描述,真是貼切與甜美。 然而身為繼父繼母,現實上也有很多辛苦之處。我一直很感謝,家裡這位突然成為青少女Step Dad的德國爸爸,把這個角色扮演得充滿新意又稱職。

過去的觀念,認為血親的愛肯定勝過一切,然而在現實的世界中,我們卻處處能發現「非血親」對兒女的疼愛,有時並不亞於親生父母親。在德國,一個人有超過一父一母的機率頗高,與台灣普遍覺得這樣的家庭「好可憐」或「不健全」不同,這樣的家庭或孩子在德國無需覺得自己與其他人有什麼差別。

我的老公有兩個爸爸。生父在他三四歲的時候與他的母親分手,在他六歲左右,媽媽與繼父成立了新的家庭。對他來說,「父親」這個角色並不是他人生中很關鍵的人物,但這樣的經歷,卻讓他立志成為一位很認真的爸爸。而有一個「無血緣關係」卻情感深厚的妹妹,也讓老公在與女兒的相處上,有了最佳的範本。

 

血緣與親子關係深淺,真的沒有關係

我自己也有兩位父親,親生爸爸在我18歲的時候因病過世,而繼父(我們到現在還是稱他『叔叔』)已經與我們相處超過我與親生父親相處的時間了。繼父是我親愛的爸爸,疼我和表達愛的程度至深,有時候我都忘了我們其實沒有血緣關係。他更是我孩子們親愛的「發發」(我們家對這位可愛外公的暱稱),這四個孩子從未見過血親的外公,他們「唯一」知道的外公就是「發發」。他們並非血親關係,但孫兒們敬愛他的心卻是很深很深,因為他也是如此疼愛著他 Bonus Daughters 的家人們。

老公與我,都從親身的經歷中明白,「血緣」與真正的「關係」一點關係也沒有!與孩子的關係很簡單,就是你有多願意花時間與他們相處,以及你願意為他們付出多少,你們的「感情戶頭」就有多深。而孩子的善良純真,更會直接對於「真誠的關愛」做出反應,只是有時需要一點時間。

 

,

當「年輕爸爸」的十大好處。我家德國人的真心告白。

老公當爸的時候正值24青春年華,當所有的朋友都還在跑趴和遊世界的時候,他每天的「例行公事」是換尿布、餵食和陪玩。如果說「從來」不覺得有點「太早當爸」的內心悄悄話絕對是假的,但其實也有很多好處的唷!

以下是我家年輕爸爸列出的十大好處:

1. 當孩子長大了,爸爸還是一尾活龍!
我家兒子18的時候,我也才42歲。要和老婆一起開始第二段人生絕對沒問題!如果保養得當,那時要環遊世界,要高空彈跳,做什麼「年輕人」要做的事,嘿嘿!仍舊沒問題。因為真的還年輕咩!

2. 「童心」仍未泯。
要跟兒子玩一些有點「幼稚」的玩意也「無違和感」。其實很多兒子的玩具,都是爸爸我自己想買想玩的啊…!有時候兒子是我「耍幼稚」的好玩伴和藉口,這樣就沒人可以說我還是個「大男孩」了。

3. 比同年齡人更有智慧、責任感和EQ。
當爸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每天我都在接受最高等級的「EQ壓力與腦力訓練」。當同年齡朋友都還在為了失戀狂醉,為了想偷懶睡個覺而蹺課的時候,我總想著「要做兒子的榜樣」「如果是兒子,我會希望他怎麼做」,這讓我成為更好的人!

,

凱若媽咪|教養,都在這些不起眼的小事上。生活,不是為了每天日以繼夜工作。工作,是為了每天能好好體會生活。

凱若一家的德國新生活

今年元旦晚上,我們全家一起吃了頓很讚的「元旦晚餐」。我們煎了前幾天買的「乾式熟成」丁骨牛排,恩…真的讓我們每個人都吮指回味啊!很平靜的一個跨年週末,但我們用著「我們家」的方式慶祝著。

一家四口整天都在一起,媽媽我就多了很多時間,可以打掃整理家裡,順便把腦子裡放了很久的Projects 一一完成,真的很釋放啊!對我來說,這就是很棒的新年禮物了。

從年輕時候就開始創業,一邊育兒又打拼事業的那十多年,曾經很確信:如果能夠賺到夠多的錢,請鐘點清潔來打掃,請專業廚師,到最棒的餐廳不需要看價錢,出入有司機,有保母,甚至讓另一半可以不需要工作,在家帶孩子照管家務,一家人常常在旅行,真的是很美好的夢。

我在台灣的時候,也曾經覺得自己已經接近這樣的生活了。突然在今天,身處德國的我,回頭看一整年的生活,卻和這個「美夢」一點交疊點都沒有!但去年,我心中的滿足感,卻是從未有過的。

因為不同文化和家庭環境的關係,我們到了德國開始了與過去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

, ,

凱若媽咪|教養,有必要這麼累嗎?我家德國爸爸的神回覆

「我覺得教養孩子好累!又要這樣思考,那樣調整,還要照顧孩子們的感受,也不能溺愛。我看我們上一代和上上一代好像沒那麼累啊!教養有必要這麼累嗎?」

收到了朋友傳來的這個訊息,剛好老公在旁邊,我們就聊起了這個問題:教養,有必要這麼累嗎?

每次遇到家人朋友關於「有必要這麼累」的問題,我總是很心虛,不敢回答,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個性就是屬於「過度認真型」,特別講到「當媽」這個話題,我是絕對當成這輩子最重要的角色來做的。

因為,當媽是上天給我唯一一個「必修課」啊!我的孩子們只有我一個媽,如果我當掉了這門課,那該怎麼辦?所以我的確有時候是認真了點。

我誠實說:「問我不準啊!我已經當媽十幾年,就算說是累,我也已經習慣這樣思考了!那你這個剛當爸兩年的『新手』怎麼說?」

他想了想(我家德國人回答問題前都會想那麽一下……),說了一段我覺得很有智慧的話:「當爸媽,當然要思考、要學習,當然會累。如果我每個反應和動作,都依照『原本的我』(old me)來當爸,那我可能每天都在吼小孩,也控制不住自己。我累,就擺臭臉;小孩吵,就叫他們不要吵我;我生氣,就吼回去。這樣很輕鬆啊!我這樣活二十幾年了,也很好啊!」

「我當爸的時候才24歲,我也可以覺得『憑什麼小孩來了,我就要改變』!但是,所有的角色都是學習才知道怎麼做。我們上學上班都要調整改變,面對老師同學、客戶老闆,都得要想一下才講話,思考一下才做事,為什麼當爸媽不需要?如果只是要『做自己』,那幹嘛當父母?當爸爸,讓我變成更好的自己。我一點也不懷念那個輕鬆過生活的自己。

, ,

家有青少年|與孩子真能當朋友嗎?做很享受在一起的母女。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和女兒的關係有什麼特別之處,直到到了德國後,不少見過我們互動的朋友,特別是有大一點孩子的媽媽們,會對我們說:「好羨慕妳和女兒相處的模樣。你們好像朋友,不像母女呢!」也有人會問:「你們在母女和朋友關係之間,如何轉換

每每被問到這些問題,女兒總是開朗地笑笑,但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或許因為,我從來沒去「定義」究竟我們「此刻」是母女,還是朋友。

或許,我們先該問自己的是:
母女關係,應該是怎麼樣的呢?
朋友關係,應該是怎麼樣的呢?

對我來說,這兩個關係,「相同點」要比「相異點」多很多。這兩種關係,都需要同理、理解、關懷、付出、分享。然而,母親還擔負著「教養」的責任,很多時候,關係就因此而變得緊張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