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搗蛋日記

,

凱若媽咪|教孩子自律,從教小小孩「控制情緒」開始!

canva-photo-editor-5

最近,一歲九個月的兒子大概是提早進入了所謂的Terrible Two 階段,意見很強烈,情緒波動也很大。開心的時候奔跑唱歌跳舞,頻頻說「我愛你」,超級可愛。但想要的東西沒到手,很容易就崩潰,還上演倒地敲頭的戲碼。還好,目前只有在家裡會開演,在外頭他還保持著可愛暖男的好形象。但這對媽媽我來說,可是大忌!我想沒有爸媽希望每天都來這齣。

當然,他絕對不是有樣學樣。我們家完全沒有看這類電視劇的習慣,彼此對話也都用「正常頻率」。然而,那些抓狂哭腔鬼吼鬼叫的畫面,絕對不是肥皂劇的編劇憑空捏造的!因為人類似乎天性如此,從兩歲孩子身上就看得一清二楚啊!

今天,兒子因為「泡泡水」沒有了,沒辦法吹泡泡,整個人大崩潰。又適逢週日,德國沒有店家開門,連要買都不可能。不過就算是有地方買,我也不會「屈服」在他的抓狂哭聲下,因為只要一次,我就玩不完了。

每個人都有想要的東西,但如果我們沒有教孩子「要」的方式,他們長大了,甚至成人了,都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想要」。拍桌子吼叫的畫面,不是只有兩歲兒才會啊!只要看看新聞畫面就知道,很多大人還是沒學會。

, , ,

小搗蛋上Kita | 德國托兒所。入園適應進程。全紀錄。

canva-photo-editor-2

「只有當我們感到安全,我們才能表達自己的需求。
只有當我們被接納時,我們才能超越自己而成長。」
Nur dort wo wir uns sicher und geborgen fühlen, können wir uns mit all unseren Bedürfnissen zeigen.
Nur dort wo wir gesehen und akzeptiert werden, können wir über uns hinauswachsen.

這是德國托兒所,在兒子入園第一週,給家長一封信的起頭兩句話。

這封信詳細說明這三到四週,孩子在新環境的「適應進程」,包括每一天孩子在園所裡所待的時間。一開始,孩子與父母親一起待在托兒所,認識環境與老師,也讓老師從孩子和家長處,同時得到照顧這位孩子的充分資訊。接著從半小時,依照孩子適應的進度再慢慢延長。

信中也強調,父母親是最了解孩子的人,所以這過程也需要父母的充分參與,以及父母對於老師們與園所的回饋。這就與我過去在台灣把孩子「交給托兒所」,讓孩子自己去適應的經驗,非常不一樣。感覺上,我們是一起陪著孩子在認識一個新的朋友,和「第二個家」。

托兒所也說明,在每個孩子的組別裡,也至少有兩位以上的老師。這是為了讓孩子在適應的過程中,能「選擇」他們能產生友誼連結的對象。當孩子有固定依附的對象,父母親的離開才不會讓孩子感覺「被遺棄」,而是覺得安全與愉快!

這樣的說明讓我們放心許多。因為兒子小搗蛋入園的年紀是一歲八個月,在台灣的觀念來說算是很早的。雖然在德國我們居住的社區中,八個月到一歲就送去Kita 的孩子比比皆是,我們家兒子還算晚的,但我心中一直留著女兒在台灣去幼兒園時候「鬼哭神嚎」的陰影,一直覺得這樣對孩子是很「殘忍」的。所以就算是已經安排好要入園,我還是有著很大的罪惡感,以及「看著辦」的打算。所以當看到這些詳細的安排,也讓媽媽我比較放心,我不會是把孩子「丟」在Kita 就得離開,而是在前面的三週,我會是陪伴著孩子適應的。
信中有特別提到這個「適應進程」的理論與執行方式,是依據「柏林入學適應模式」來進行。這引起我很大的興趣!我從未想像過,原來有一套幫助孩子適應新環境的「模式」,所以我針對了這套理論做了一些功課,也學到很多。

, ,

小搗蛋上 Kita | 真心欣賞孩子踏出的每一小步。步步都不容易啊!

 

小搗蛋上Kita 快要滿月了!
從一開始的「蜜月期」,步入「抗拒期」,現在終於到了每天都越來越好的階段。抗拒期的那幾天,說再見的時候真讓媽媽覺得好心疼,然而他每天都還是期待著去找老師,回家也開開心心,睡眠各方面都沒有什麼問題。
大概,就是不喜歡和媽媽分開

那幾天過後,他開始更常提到 S老師,接著就搖搖頭說:「哭哭」,意思是「不要哭」,也搖著頭說:「媽媽!媽媽!」(一邊踩著地板),意思是「不要一直叫媽媽還跺腳」。

這兩個動作,是他在Kita 找我的時候會有的反應。

我就會接著說:「對啊!不需要哭哭,也不需要一直叫媽媽媽媽,因為媽媽很快就會去接你了!要與 S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等媽媽,好嗎?」這樣的對話一直重複,每天大概10幾次。

過了幾天,他做完這兩個動作之後,開始接著說:「等媽媽」和「小朋友玩」。我還是繼續同樣這樣回答他。

今天說再見的時候,我說,他如果開開心心和小朋友一起玩,結束了我們就去他最喜歡的店。
他聽懂了,很認真地點點頭,主動走離開我幾步,想想不對又退回來抱我。
第二次,再走得更遠幾步。這樣試了幾次,終於和媽媽說了再見。

他好努力,學著踏出去。

今天去接他時老師告訴我,小搗蛋有時會想媽媽,就有點想哭,但他會自己停下來,然後主動加入玩的行列。

老師說,小搗蛋「#自我控制」的能力很好,甚至不需要被安撫,自己會教自己不要哭,這是 #一歲八個月 小孩很不容易做到的。老師都覺得很為他驕傲。

當然,老師這麼說可能也是要鼓勵媽媽我啦!不過,這也提醒了我,孩子成長的每一步,是這麼地不容易。對我們來說,常希望「快點!快點!」,但對他們來說,光要從媽媽的懷抱離開,踏出那一步,或許都不容易。

老師的鼓勵,也提醒我不要去看寶貝「又哭哭了」,而是看到「今天你和小朋友一起玩了呢!」

就說啊…往往需要先學習的,都是爸媽啊!

#照片是小搗蛋在學姐姐比手指愛心 自己學得很認真呢!
#他很愛給自己指示
例如走路快撞到就跟自己說「小心」,跌倒了就說「站起來」,在電梯口就停住說「等 電梯」,大概腦中有個小精靈在教他所有事吧!

, , ,

學會在公共場合舉止得宜,孩子一生將受用無窮!

對許多爸媽來說,帶小小孩出去餐廳用餐,搭飛機火車,甚至只是逛個街,有時都是壓力極大的事。
出生嬰孩到幾個月大的寶寶,還屬於「活在自己世界」的階段,當然無可厚非地偶而會有失控的狀況,我相信大多數當過父母親的人都能理解。然而,若是到了學步兒,甚至四五歲以上,卻還是一出門就像脫韁野馬四處狂奔,大聲吵鬧甚至在地上打滾,這樣的畫面就不怎麼可愛了!有時甚至非常危險。

之前寫過一篇文章:教寶寶好好吃一頓飯 ,就提到這樣的恐怖小孩。我們很喜歡這對朋友,小孩也很可愛,但我們與他們聚會,絕對不約一起出去吃飯,因為不只是他們一家人沒辦法好好吃,連我們都受到影響,甚至總要提心吊膽是不是會有什麼危險發生。這也影響到他們夫妻的感情,因為每次孩子的失序行為,就會影響到父母親的心情,也無法享受全家一起的時光,更別說因此產生的一些爭執。

但這些,都是可以預防的!

在文中我也提到了我的一些「家庭觀察」,這些身邊的故事或許「樣本數不足」,也因此讓我好奇,究竟是為什麼~讓某些家庭的孩子能夠在我們認為「有理說不聽」的年紀,就能知道在公共場合的分寸,而某些家庭的孩子則是到了青少年都仍舊讓人頭疼。

從兒子剛出生到一歲半的時間,我的德國婆婆幾乎每三四週就會自己訂好旅館,開車四個鐘頭,到我們居住的城市探訪我們一家。我很幸運,有一個尊重孩子父母親,卻從旁幫助許多的婆婆。當然,她就成為我的最佳採訪對象,抓緊機會就「家庭訪問」她的教育方式。

, , ,

小搗蛋上Kita | 終於進入第三週。繼續分離練習

jack

從荷蘭回來之後,我們一直擔心會不會有「收假症候群」。

還好,前一天晚上小搗蛋還Kita Kita 地念,也說著要去找S老師,看起來一切回復正常生活!第一天從一個半小時開始練習,順利通過。不過我們高興得有點太早,第二天,小搗蛋進去半個小時後,就開始找媽媽了。

媽媽我覺得有點sad…,感覺又往後退了一點。
不過我想這是很正常的,就像孩子所有的發展一樣,都是走三步退一步,再往前走。只要有往前,就是進步了吧!不過這三天調整到早上8:30,媽媽我實在吃不消啊!每天一起床就得要準備自己和小搗蛋出門,還要吃早餐(好啦!媽咪我承認自己不是『晨型人』),所以今天真的就很誠實跟老師說,可以晚點來嗎?

老師說,剛剛好!接下來他們希望讓孩子習慣開始在Kita 吃午餐,晚點來沒有問題,真~是~太~棒~了!!!

所以明天會開始從10:00~11:30,然後下週之後再往前調早半個小時,漸漸往後延一個小時。目標設定完成!

緩慢的分離練習,雖然緩慢,但卻挺符合人性的。

在Kita 家長們有一個Lounge 可以休息,我們幾位同樣進程的爸媽們也常在這邊喝咖啡,交換心得(和心情),覺得自己不是孤單的,真的很棒。
甚至因為這「分離練習」的過程,所以我們認識每個孩子和家庭,孩子們甚至會主動與我們打招呼,這是我在台灣過去的經驗中所沒有的。

小搗蛋和媽咪,都繼續加油喔!

#分離練習不只給寶貝也給媽媽啊
#今天看到小搗蛋一直拿玩具和水給哭哭的寶寶覺得好感動
#孩子一天比一天獨立

, ,

小搗蛋上Kita | 很厲害的「分離練習」。第二天。

14671204_702497533233219_980308584568593738_n

雖說我們一家輪流生病,但小搗蛋真的很會算,週五去完托兒所才發病,週六病一天,晚上就活蹦亂跳了!

他大概知道,Kita 有個「24小時禁令」,如果24內有發燒高過38.5度就不能去。但剛剛好就在那之前他就沒事了,所以週一由「當時還沒倒下」媽送他去。

#分離練習 一般不會從週一開始。因為爸媽老師都知道,#週末魔咒 是很強大的!可能上週一切順利,過了週末就全部打掉重練。還好,小搗蛋週一基本上是「催」著媽媽去Kita 的,甚至因為這樣我們還早到了十分鐘?

, ,

凱若媽咪 | 知所進退:做父母最難的一堂課!

londoneye01
明天,一歲七個月的小搗蛋就要上Kita(Kindertagesstätte, 德國的托兒所)了。有時看著他,再轉頭看看身邊這13歲,儼然已經是個小女人的女兒,都會回想起原來寶貝女兒曾經也是這麼小,這麼需要我。她的世界裡,曾經和弟弟一樣,覺得媽媽就是全部。腦海中模模糊糊還記得她宣示著媽媽是「我的」那可愛的童音,與堅定的眼神。

現在,她的世界裡,我只是其中小小的一個部分。我承認,還是很重要的部分,然而絕對不是全部了。她也知道,媽媽不是專屬於她的,而當然,她也不屬於媽媽。13歲,在某些社會中她已經算是一個女人,然而在媽媽的心中,她仍然永遠是媽媽的寶貝。

每天每天,我在兒子身上適應著被強烈地需要,同時,又在女兒身上學習著放手與退場。

這兩堂課都不容易,然而卻又都是「母親」這角色的必修課。

我們讓孩子們如此緊密地進入生命中,同時卻又清楚地知道,有天,我們會開開心心地送孩子離開家,離開我們。這過程中,我們得在孩子需要親密的時候「進」,又需要在他們需要離開的時候「退」。誠實地說,這不是每位父母親都能順利學會的功課。

, ,

小搗蛋上Kita | Day 2。德國托兒所給家長的一封信

「只有當我們感到安全,我們才能表達自己的需求。
只有當我們被接納時,我們才能超越自己而成長。」

Nur dort wo wir uns sicher und geborgen fühlen, können wir uns mit all unseren
Bedürfnissen zeigen.
Nur dort wo wir gesehen und akzeptiert werden, können wir über uns hinauswachsen.

這是小搗蛋的Kita (托兒所)給家長一封信的起頭兩句話。

這封信詳細說明這三到四週,孩子在新環境的「適應進程」。
父母親是最瞭解孩子的人,所以這適應的進程也同樣需要父母的參與,以及父母對於環境和老師們的回饋。

每個孩子的組別裡,都有至少兩位老師,托兒所也說明,這是為了讓孩子可以「選擇」他們偏好或產生友誼連結的對象。等到孩子有了固定依附的對象,父母親的離開才不會讓孩子感覺「被遺棄」,而是覺得安全與愉快!這與我們過去看到「讓孩子哭一哭就會習慣了」的方式,很不一樣。他們也很歡迎孩子們表達自己對照顧者的偏好。

, , ,

小搗蛋上Kita | Day 1 順利成功!

kita

寶寶沒有哭。媽媽沒有哭。爸爸沒有哭。老師沒有哭。
We survived!!???

昨天晚上我和Daddy 都沒睡好,我想我們都有點小緊張。
有些朋友覺得我們實在很誇張啊…只是一個小時,而且我們也在,怎麼會這麼緊張呢?其實不是為了今天而緊張啊…。

小搗蛋之前也有保母,也都有不同的人照顧他,他也都很OK。其實他是個很好相處也獨立的小小孩。

不過,我們在今天之前,完全沒辦法進去這間托兒所看(因為還在施工?),而我們也只認識其中一位老師,與其說是「分離焦慮」,不如說是害怕自己沒有為孩子「勘查」好所有的環節,確定都是安全無虞和正面舒適的吧!

, ,

小搗蛋日記 | 家有小幫手。1Y7M 可以幫忙做這些家事了!

14517348_695244067291899_1301809257570121817_n

小搗蛋一出生,家裡讓他最安靜的地方就是廚房的Bouncer 上。
看著媽媽煮飯洗衣,很奇妙地讓他很安穩,甚至很多時候在抽油煙機和洗衣機的「伴奏」下,悠悠睡去。

到了他能夠「跟前跟後」的階段,他最愛的就是「幫忙」。
只要聽到我們在操作洗衣機、洗碗機、吸塵器,他一定要跑過來。

一開始會想說要不要支開他?後來想想,乾脆「一起玩」好了!

所以從他一歲左右會站會走開始,只要是做不是太危險的家事,我都會邀他一起,這也變成我們的日常活動。

所以現在他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