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凱若媽咪|【誠實,需要環境】與其要孩子「不要說謊」,不如讓孩子對我們沒有說謊的必要

我曾有段時間不在台灣與女兒同住,很謝謝我的母親接下了這個教養「準青少女」的重責大任,然而我與母親身處不同世代,教養方式也有許多不同,這樣的「隔代教養」對於他們兩人都是很大的壓力。到現在我仍舊深深感謝媽媽願意「暫代母職」,然而也同樣感謝這樣的時間並沒有太長,女兒就到了德國與我同住。

有一次我媽媽很生氣地傳訊給我。原來是因為女兒莫名其妙有了一支新的手機,卻支吾其詞,說不清楚是誰給她的。這樣「彆腳」的說謊技巧,加上是與「得到一個貴重物品」有關的重要事件,我母親當下非常生氣與擔憂,與我的女兒中間就有了很大的衝突!而且馬上一狀就是告到在德國的我這邊,要媽媽我來立即處理。

 

我那精彩的「說謊史」:說謊不是大惡,卻有可能鑄成大錯

我從小就不是個很「聽話」的孩子。特別是在青少女的時期,「說謊」算是我除了讀書之外的一個專業。我不認為這世界上有任何孩子(人)不會說謊,在研讀兒童發展心理學的時候,也學到其實「灑點小謊」是發展歷程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我回想過去,說的謊可以說是「琳瑯滿目」,從「今天有沒有功課」「考試成績發下來了嗎」,到被媽媽發現同學給的糖果,就說是學校外面廠商送的…,很奇妙的一堆理由,就是「怕被罵」。到了國中之後,偷偷交了男友,說謊的「機會」又更多了。晚了一個小時回家,得要找個理由,講電話講不停,也得要講出個原因。總之,一個謊又得要講更多謊來圓,有時候真的頗累的。

說謊,並沒有讓我變成一個「大惡人」,但最大的代價,是我與父母親之間的關係。而這也是我面對孩子說謊時最擔心的。

我因為知道自己違反了「18歲之前不能交男友」的禁令,所以我選擇對父母親說謊。但其實初戀的過程,酸甜苦辣,最需要身邊有「前輩」引導,我卻因為說了謊,所以沒辦法坦然地與父母親分享這些過程與狀況題,討論初戀的心情故事。少了人可以「參商」,也增加了很多的「危險性」。我回想起自己的青春年少,有很多面對人生重要課題的時刻,都因為缺乏指引,有幾度真的差點走入「歧途」。

所以,我寧願被女兒的狀況題給夾擊,也不願她對我隱瞞。
不是因為怕我自己被欺騙而難受,而是擔心她在過程中無人傾聽引導,獨自摸索而擦槍走火。

 

誠實,需要環境:德國婆婆「擁有權威,卻不威權」的親子關係

我身邊那與母親無話不談的德國老公,就是我很重要的「諮商對象」。我好奇為什麼他能與媽媽什麼都講,就算意見不同也一樣「大膽直言」,而他的回答直打到我心。他說:「我媽媽讓我沒有對她說謊的必要」。原來,婆婆曾說過的「誠實,需要環境」,就是這個意思。

婆婆也屬於對事情有強烈意見的個性,而且一向都是直言不諱。難道這樣不會讓孩子們覺得「跟媽媽說實話很恐怖」嗎?幾年相處下來,我發現婆婆的「權威卻不威權」是他們親子關係良好的原因。

她很清楚,孩子在幼時需要規範與引導,特別是生活習慣與待人接物,都需要每日持續養成習慣。但她不會動不動就拿出「我是你媽,所以你要聽我的」這種聖旨,她很直接,同樣也能接受孩子直接對她。當孩子有不同的意見,她並不會因此威權地將孩子貼上「壞」或「不乖」的標籤,更不會用「剝奪愛」的方式來處罰孩子。「就事論事」的德國腦,在婆婆的教養方式上展露無遺!

當然,並不表示這就保證孩子「再也不說謊」,但至少親子之間擁有了一個比較健康與暢通的溝通環境。

 

孩子都知道爸媽的地雷,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覺得有說謊的必要

我沒有直接指責女兒,而是告訴她:她或許覺得實話會讓我們生氣,其實說謊更讓媽媽害怕。

我先安靜聽她告訴我整個「真實版本」。原來她覺得自從前夫與我離婚之後外婆不怎麼喜歡爸爸,所以她不想告訴外婆~這手機來自於爸爸那邊。她認為有「說謊的必要」,才能讓一切平和。雖然我們可以用嘴巴告訴她:不需要說謊,但其實孩子們都從我們的一言一行中感受到我們的偏好,知道我們的地雷啊!

「喔~原來是這樣啊!」,接著我讓她知道這個「事實」沒有這麼糟,外婆或我並不會對「她」生氣,但我們難過的~是她覺得「需要」對我們說謊。我也坦誠跟她說出身為父母親(與祖父母)害怕與擔心的心情與原因。

如果,我們讓你覺得需要跟我們說謊,那我們需要跟你道歉。因為我希望一家人就是『沒有說謊必要』的人,家應該是最安全可以做自己的地方。我們『大人』也需要成長。我們的心臟的確要強一點,智慧多一點,才讓妳能與我們暢所欲言。」

最後,她在我沒有要求的狀況下,主動跟我道歉,也對外婆道歉。我們掛下電話前,承諾彼此「無話不談」,我也答應她,我會努力讓她對我沒有任何說謊的必要

前幾天,女兒與我聊到一些同年齡小孩瞞著父母做的事,她說:「我不說謊的!我沒有覺得有任何說謊的必要!」,這句話讓我覺得鬆了口氣,終於這兩年多來的努力~有了成效。而我們這兩年的關係也真的是無話不談。這不只是讓我了解女兒的世界,也同樣讓女兒了解我的。我不是女兒的「教練」或「訓練師」,我們是站在同一陣線上的「戰友」與「閨蜜」。

 

無話不談的親子關係,是對我們自己的修煉

我們是不是無意間讓孩子覺得有說謊的必要呢?我曾經聽過這樣的說法:或許我們覺得自己並不「威權」,然而或許我們只是「溫柔的威權」。雖然口頭上不說,但孩子們知道我們各方面的「地雷」,甚至是很私密的個人感受上。很多時候,孩子不知道他們是在保護什麼,看似怕犯錯,很多時候是怕觸動了爸媽火山啊!

我們的「原則」對孩子們來說,會不會因為我們的情緒反應,而變成了孩子「說謊之必要」?
他們是否懂得「為什麼」這些原則存在,以及我們得出這樣原則的「思辨過程」?還是只感受到我們的情緒與失望?

無話不談,不是一種對孩子的要求,而是對我們自己的修煉啊!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