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比我愛你更動人的一句話:You, Have Fun!!

640X350Jascha
曾經覺得,兩個人在一起之後,慢慢放棄一些原本自己做的事情,似乎是挺自然的事。

和好朋友約聚會,如果對方有另一半,總是就有一些「變數」…。
「門禁」、「妻管嚴」(或者夫管嚴)這類的事情似乎常常在身邊朋友的身上發生,還有「我女(男)朋友不喜歡」等等的理由,也開始出現在言談之間。

說真的我過去沒覺得有什麼奇怪,愛就應該要這樣啊!甚至不自覺地會調整自己。慢慢地,20歲前的自己,在一起前的自己,慢慢變得模糊…。

幾年前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和事業伙伴一起到邁阿密開會,會議結束後,我們把握難得一起出國的機會,搭郵輪遊加勒比海。那次是我好久好久以來,第一次沒有「男人」同行的「單身之旅」。說真的,我以為我會想家,我以為我會很孤單,我以為我會不開心。然而…都沒有!反而我內心有種小小悸動:「一切,都回來了!」

過去的我,是多麼有趣和迷人。
過去的我,是多麼開心。
我喜歡的事情,為什麼我十多年都不做了?
為什麼,一個人,我突然覺得這麼自由??

吹著海風,我開始思考:我所接受的「關係」,是不是有著好多的彼此束縛?

你不再是你
我不再是我
那這樣的「在一起」,是真實的兩的人在一起?還是一起編織的一場幻夢?

我承認,在當下,我已經動搖了

而這樣的過去,當然讓我很擔憂,會不會再次出現在我和德國人之間。所以我很認真地告訴他,我所有喜歡的東西,我年輕時所有做過的事情…。

我愛喝兩杯,而且我酒量很好(另類台灣之光~哈)。
我愛交朋友。
我喜歡跳舞。
我喜歡開心,有時候有點瘋癲。
我熱愛旅遊,有時候也會亂花錢。
我工作起來有點瘋狂。而且我還不少工作…。

包括過去,我「全部」都講了!當然,他也是!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沒有擔憂,反而覺得更多的放心。

口頭的承諾很容易做到,然而真的可以嗎?兩個人在一起,真的還能保有自我嗎?

我們真的能接納彼此的喜愛與生活嗎?

當德國人來台灣住之後沒多久,我和一位好姐妹很想有個girls night out。在這之前,我都是跟他一起出去。

所以我問他:『今晚只有我和我朋友出去,你OK嗎?』

他開心而堅定的那句「當然」,讓我覺得出去得很心安而愉快!

我和好姐妹聊了一整個晚上,甚至到四點半才醉醉地回家,躺平就睡。

隔天一早,他問我的第一個問題竟然是:「妳昨晚玩得開心嗎?」

GOD!!他問我的不是我熟悉的問句:你昨天幾點回來?為什麼這麼晚?你跟她做了什麼?為什麼喝這麼多?…,而是…「妳昨晚玩得開心嗎?」,當下心中震撼,但更多的是感動!

有時他也會一個人放空玩遊戲,看他愛的電視,跟他的哥兒們聊天喝酒。

我覺得挺好,因為我也有我的事情。我們能獨處,有各自的活動,然而有時我們更享受彼此在一起的時光,因為我們「喜歡」那個真正的對方,而不是被雕琢過後,看似完美的另一半。

兩個人若真相愛,不就希望對方開心?
他開心,我就開心;我開心,他也會開心!

所以他不用擔心,他如果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會被我覺得幼稚還是愚笨,還是半路被急叩回來。
我也不用擔心,會不會被當做他的資產,不能做我愛做的事情。

我們常一起Have Fun ,喝茫了也不擔心對方不開心(還覺得很有趣),做蠢事也彼此覺得好笑。

我們要自己或和我們的朋友Have Fun,我們也會祝對方「You Have Fun!!」,而不會擔心回家跪算盤,擔心門禁,做事得要偷偷摸摸。好簡單,不是嗎?

我愛喝兩杯。我們很享受晚上一起喝啤酒聊天。

我愛交朋友。我們接納與熟悉彼此的朋友。最愛就是一起邀朋友來家裡。
我喜歡跳舞。他不跳舞,但只與我共舞。
我喜歡開心,有時候有點瘋癲。他覺得瘋癲起來的我很美。而他只與我在一起的時候瘋癲。
我熱愛旅遊,有時候也會亂花錢。他也愛旅遊,我們想著怎麼一起賺更多錢。
我工作起來有點瘋狂。但自從與他一起,我知道我好好生活起來一樣瘋狂。

我們都給予對方空間,而也尊重在一起的時間。

今晚他與朋友出去,出門前他用力久久地抱著我,我說:「You, have FUN!!」

「你快樂,所以我快樂!」,說起來簡單,但是朋友們,有多少人真能做到呢?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