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凱若媽咪|女人都有「超人魂」,然而我們不必都當女超人!

妳,有沒有過一些時刻,躲在被窩裡哭,只希望自己能不能從「超人媽」的角色「卸任」?
妳,有沒有過一刻心情,就算全世界都羨慕著妳,但妳仍然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多、不夠好?
妳,有沒有過一種狀態,忙碌著讓老公小孩家人老闆客戶全都滿意,卻連被問到「生日想要什麼禮物」都得要想上好幾天還沒有答案。其實心裡只期望,「就這一天」什麼角色都不必扮演…?

我 好 懂。

 

我那魚與熊掌總要兼得的人生

還記得小學的時候,合唱團和陶藝社的時間剛好衝突,我希望能選擇一個參加就好,但媽媽和合唱團老師都告訴我:「聰明的妳,一定能夠兼顧的!」。我才十歲不到,但這句話,成了我人生前三十多年的「中心德目」。每當我遇到「嘎不過來」的時刻,我總告訴自己:「妳可以的!厲害的人,都是可以『魚與熊掌』兼顧的人」。

所以,從小學、國中、高中,我總是同時唸書考高分外,還身兼兩個社團的重要幹部,甚至創社元老,一直到讀了台大還硬要在父親過世之後,最沒有動力的一年,修個雙主修來「激勵」一下自己。研究所時同時工作,懷孕時同時創業,創業上了軌道還創了第二份事業…,這似乎變成了一種我人生的常態,每回遇上要「選擇」的時候,我總是「強迫症」地讓自己再往上加一項角色,再加一個責任!到最後,我從兼得的人生,進化成了「八爪章魚」,接著又升級變成「千手觀音」。

除此之外,我還不讓自己的人生「無趣」,還一定要 Have Fun!商務旅行的會議,全天從早上七點到晚上十點馬拉松開會和演講,大多數的同伴都早已經累癱倒床就睡,我總是告訴自己:人生不能只有工作!所以十點到半夜兩三點又是另外一條好漢!隔天再繼續開會。就算工作忙碌,我沒有缺席「任何」一次女兒學校的校外教學,參加次數多到同學家長都以為我是「全職媽媽」。有時遇上學校運動會,都是看完女兒跳完很空靈的大會操,結束跑步競賽後,我再用跑百米的速度到車上換裝,飆車到下一場演講,接著再下一場,再來一場,到了晚上趕回家陪睡後又繼續工作。回想起來,我很幸運地沒有打壞自己的身體,甚至因為開始調整飲食和健身,我身兼多職卻體力越來越好,身體強壯結實。恩~沒錯!連「運動健身」都是我的「工作項目」之一,不能漏掉。

沒錯,這樣的人生真的很充實也豐富,我並沒有太多「後悔」。畢竟每天都盡全身力氣在活著,每分每秒幾乎都沒有浪費。

但,我努力活著,卻不是好好生活著。I lived, but didn’t have a life.

 

我所遺忘了的美好

我不懂得欣賞「緩慢」的美好,不習慣等待。我不能夠讓自己手上空下來,更不會停下來看著今日的美好。我把每天過得很扎實,卻沒有空隙讓我體會當下。

我努力讓所有的角色都做到好,但我並不是用「一個真的我」來活著,而是像「幻影」般,在不同的角色之間變化著自己的形象,甚至連性格、喜好,說話的方式,待人的態度,都因為不同角色的「需求」而瞬間變化著。

我曾經非常自豪於這樣的「多變性」,因為這讓我能夠將所有的事情都做得很好,然而~我卻遺忘了最初那個凱若的模樣,甚至因為我扮演著太多的不同角色,所以~連我最親密的人都習慣了我的扮演,而忘卻了我原本的模樣。其實那個凱若,雖然有點傻氣與任性,但很可愛也很溫暖,但環顧四周,竟然沒有多少人真正認識她。

這不是任何人的錯,而是我。

我忙於「Have it all」,我忙著讓自己兼得一切,卻已經找不回自己。
就像是一台超級電腦,雖然可以處理很多程式,但內部卻一堆亂碼,連Reset 或重新開機都無法進行。只有兩個選擇,一個就是當作沒有內部亂碼繼續執行程式,另一個,就是重新Format 。

 

我的美好意外,我的重生機會

我很幸運,有一個重新Format 的機會。在相隔十一年後,我懷了第二胎,在德國生下了我的兒子。

原本到德國來,我並沒有要改變我「兼顧一切」的人生觀。我打算仍舊每幾個月就台灣美國飛,繼續照顧我的女兒與兩份事業,我還要學德文,還要試看看國際貿易,還要學拳擊,還要這個和那個。我什麼都要!

但懷第二胎的孕期不適,加上新環境的不同語言與文化,讓我突然從一個「很罩得住」的女強人,變成了連去藥房買個維他命都需要老公陪伴的「小女人」。因為這胎的許多狀況,我也無法如預期安排地當「空中飛人」,想念女兒加上強烈對於事業的不安全感,讓我在懷孕的過程中常常哭泣。直到那一天,直到我痛了32個小時,終於把兒子生下來的那一天,我終於決定放下。

不順利的產程,讓我與老公都經歷了一場折騰和驚嚇,他在我床邊幾近崩潰,因為以為將要失去我了。而兒子剛出生的超高新生兒黃疸,加上典型高敏感嬰兒的「新生活適應期」,讓我在肉體上十分痛苦。所幸多虧了可愛的弟弟出生,女兒決定搬到德國與我同住。

最痛苦的時期,卻也成了我最快樂的時刻。我當下除了母親,什麼角色都沒有了。很空,卻很充實。

 

學習好好生活

準備著女兒來團聚的那幾個月,也讓我思考了許多。如果願意,我知道自己能夠什麼都抓,什麼都要,但那是我自己想要的,卻不是對我愛的人最好的。我身旁有個三個要適應新環境與生活的家人,在德國~他們就是我僅有的。過去,我在不同角色中間滿足不同人的需要,但現在,有三個人沒有我無法生活。這是我專心為了他們三人的需要而存在的時候了。

他們,需要的只是「我在」。我對他們每一個~都是「唯一」最重要的存在。
我不需要扮演任何「角色」,我就只需要把「我」給活好,全家一起好好吃、好好睡、好好過日子。
在過去將近兩年中,我將自己在事業上的發展速度調至「能生活下去的最低速」,將原本自己學這個那個的動力,用在從新手學做菜上,用在創造生活的趣味上,用在每天接送兒子和與女兒聊天上,用在和老公一起體驗生活上。

在德國,我就是一個全職媽媽。
雖然在牛仔褲和棉T的外衣下,我仍舊有顆「超人魂」,但我「不需要」什麼都要。

面對事業夥伴的「如果你在就好了」,我不再覺得罪惡感,不再覺得可惜,而看成是讓彼此成長的機會。面對家人朋友的「怎麼這麼久不回台灣」,我也不再費心神解釋和安排,而坦承我們不怎麼愛全家四口浩浩蕩蕩回台灣的事實。面對生活中的低谷與挑戰,或需要家人幫助的地方,我也不再覺得「自己怎麼這麼差勁」,而坦然接受自己的軟弱與真實面。

幸福,不在「擁有」,而在「體驗」。我不再需要「我是誰」或「我有什麼」來肯定自己,我知道自己是誰,而且持續都在成長變化中,因為每天新的體驗都讓我有著全新的可能性。

 

我們不必都當女超人

女人,的確都有個超人魂。然而,我們不一定都得要當超人。別總擔心「時不我予」「浪費青春」,每天每刻,都有著無限可能延伸的未來。

如果不是因為意外懷了女兒,我不會有前兩份事業。
如果不是因為意外認識了我老公,我不會有第二人生。
如果不是因為意外「又」懷了兒子,我不會有現在身為專欄作家的身份。

許多女人都想要規劃人生,想為自己找個「舞台」。當我們無法有預期中發展的空間或時間時,我們就覺得不安與焦慮,連「今日」都無法過得快樂,都無法滿足。然而,人生並沒有「浪費青春」這件事,我們先忘記「舞台」,先想著把舞學好,把舞跳好,把今日活得精彩愉快,很多未來的美好都出現在這些意外之中了。

很多時候,我們擔心浪費生命,卻每天浪費時間在煩惱,在抱怨,卻忘了思考:該如何把手邊現在的「階段性任務」做得漂亮出色。我們忙於讓別人印象深刻,思考著怎麼穿,怎麼說話,然而卻忘了自己最舒服的模樣。

該是時候,停止繞著所有的角色團團轉,該是時候,活一個很「紮實」的人生了!

因為,我們活著,從來不是活得令人羨慕,而是活得更像自己!不是嗎?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