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凱若媽咪|吳爾芙:「女人要有自己的房間,和一筆屬於自己的錢!」

看到Google首頁紀念英國知名作家、二十世紀現代主義與女性主義先鋒「維吉尼亞.吳爾芙」136歲的生日,突然想起高中時代第一次聽到她的名言時的點頭如搗蒜。

女人需要屬於自己的房間,一筆屬於自己的錢,才能真正擁有創作的自由。

在我高中時,我從母親爭取有「自己的一張書桌」開始明白,無論我們有什麼能力學歷,屬於自己的「空間」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她從結婚後(甚至結婚前也是)從未擁有專屬於自己的空間。當她十分堅持地要求「至少」要擁有一張書桌的時候,我才赫然開始思考,平常我的母親都在哪些空間活動呢?廚房已經被我的奶奶掌管,客廳也多半看著我們與奶奶爸爸喜歡的節目,我常見到她自己一個人「躲」到與父親共用的房間,在獨自一人的時候享受一下片刻的寧靜。我以為這只是她喜歡。

沒想到,自己身為母親之後,我的領域便一直被「佔領」。


從我的子宮、我的思緒、我的床、我的房間,接著我的客廳、我沙發上休息的那個完美位子、我放畫畫顏料的地方、我的浴室。如果我層層退讓而沒有底限,連那一張屬於我寫作閱讀辦公的書桌,都會消失⋯⋯,更遑論自己的房間了!

我開始對自己要求:「請捍衛屬於你的空間」,在家中的一角佈置了自己的書桌,而每次當我拿杯咖啡坐在窗前,總有一股暖流通過心裡。這空間雖不大,但對我已是心靈的小宇宙!

 

而又有多少女人因為經濟問題,而失去了自己?

我的母親一直堅持,就算我的父親能夠給予她和我們很不錯的物質生活,她仍舊要有自己的工作與收入。她不只是嚮往吳爾芙的女性自主境界,她在當時女權的荒漠時代,非常努力地身體力行!或許也因為這樣,我從不期望被誰「養」,被誰「照顧」。

於是我創建自己的事業,做自己喜歡的事,這對我非常重要,無論我能夠花費一天一小時努力,還是一天十小時。因為這讓我隨時確定自己不需要「屈就」任何人事物,無論收入高低,至少那是「我的」!

 

現在的我們,少了許多父權的禁錮,然而許多的女人仍舊忘了為自己保留一塊「我的」天地,也忘了我們無須仰賴任何人而存在。

如同已經被解開枷鎖的大象,忘了自己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

就如母親當初用自己生命對我訴說的「耳提面命」,我現在同樣告訴我的女兒,包括我的兒子。

每個人,都應該擁有自己的空間、事業,與生活,而且也應該隨時為此而準備,付出所該付出的。自由自主,原本就不容易,原本就會歷經辛苦。然而獲得時,那快樂也會專屬於妳!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