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

凱若媽咪|女人都有「超人魂」,然而我們不必都當女超人!

妳,有沒有過一些時刻,躲在被窩裡哭,只希望自己能不能從「超人媽」的角色「卸任」?
妳,有沒有過一刻心情,就算全世界都羨慕著妳,但妳仍然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多、不夠好?
妳,有沒有過一種狀態,忙碌著讓老公小孩家人老闆客戶全都滿意,卻連被問到「生日想要什麼禮物」都得要想上好幾天還沒有答案。其實心裡只期望,「就這一天」什麼角色都不必扮演…?

我 好 懂。

 

我那魚與熊掌總要兼得的人生

還記得小學的時候,合唱團和陶藝社的時間剛好衝突,我希望能選擇一個參加就好,但媽媽和合唱團老師都告訴我:「聰明的妳,一定能夠兼顧的!」。我才十歲不到,但這句話,成了我人生前三十多年的「中心德目」。每當我遇到「嘎不過來」的時刻,我總告訴自己:「妳可以的!厲害的人,都是可以『魚與熊掌』兼顧的人」。

所以,從小學、國中、高中,我總是同時唸書考高分外,還身兼兩個社團的重要幹部,甚至創社元老,一直到讀了台大還硬要在父親過世之後,最沒有動力的一年,修個雙主修來「激勵」一下自己。研究所時同時工作,懷孕時同時創業,創業上了軌道還創了第二份事業…,這似乎變成了一種我人生的常態,每回遇上要「選擇」的時候,我總是「強迫症」地讓自己再往上加一項角色,再加一個責任!到最後,我從兼得的人生,進化成了「八爪章魚」,接著又升級變成「千手觀音」。

, ,

凱若媽咪|媽咪最大的恐懼:「人多口雜」的教養環境!

人多口雜的教養環境,是壓力不是助力

每回當我分享德國婆婆的故事,許多的朋友都會羨慕地說:「真希望也有這樣的婆婆/媽媽」。其實倒不是因為婆婆媽媽們不關心孫兒的教育,反而是因爲太過於有想法、有經驗、有意見,如此「人多口雜」的關心,變成父母親的一種壓力,而非助力。甚至,還會因此有很多溝通與爭執。大多數的長輩都是希望兒孫好,要怎麼拿捏,的確是很不容易!

就算不是身為爺爺奶奶,有時我們自己都難免對別人的教養方式有些意見。然而,我常提醒自己和老公:「這世界上能夠『管教』一個人的,只有他的父母親和他自己」,有時閉上嘴巴,是最有智慧的做法。因為就連一個揣測的問句,都可能會是壓垮「壓力破錶」的父母親那最後一根稻草啊!

會有這樣的心得,真的是從自己的經驗裡頭體會到的。

我餵女兒母奶餵到一歲十個月自然離乳,在13年前的台灣社會,我簡直是「異類媽媽」!當然,身邊鼓勵的聲音還是不少,但一些「關心」與「問候」實在讓我不勝其擾。

「你這麼瘦,會有奶嗎?」
「母奶半年後就沒有營養了啦!」
「你這樣胸部會下垂喔!」
「這樣孩子會太依賴你,不能獨立喔!」

我很佩服自己當時的「耳背」,也謝謝我自己母親與家人的支持,以上這些狀況一個都沒有發生,而且女兒頭好壯壯好得很!但不是所有的媽媽都像我一樣幸運,很多的媽媽們除了要面對初次餵奶的「內憂」,還得要面對鋪天蓋地的「外患」,實在是很辛苦。想想,如果「一整村」的幫助對媽媽都不是支持力量,而是一堆反對意見與似是而非的老舊觀念,那還不如媽媽自己決定就好啊!

 

, ,

凱若媽咪|「你有,我也要有」並不是真正的公平。讓手足間不再比較的教養秘訣

有一個以上孩子的父母親,常擔心的就是孩子覺得自己「偏心」。什麼東西總要準備個「每人一份」,甚至切蛋糕的大小都得要很講究。但這樣真的就會讓孩子覺得我們不偏心嗎?

婆婆有三個孩子,其中兩個兒子只相差不到一歲,妹妹則是六年後才出生。他們兄妹之間感情非常好,但有著完全不同的性格與人生的規劃。我曾經問老公:「你曾經感覺到『媽媽比較愛』哪一個兄弟姐妹嗎?」,他十分肯定地跟我說:「我的媽媽完全不偏心,而且從來沒讓我們覺得她站在誰那一邊,或誰一定要讓誰。」,婆婆總是對他們說:「我對你們的愛都是一樣深,你們每個『都』是我的『最愛』!」。

 

「你有,我也要有」不代表真正的公平

這不代表他們什麼東西都「你有,我也要有」,這種「表面的平等」並不會讓三個人就不吵了,反倒很多時候婆婆會依照他們的需要給他們不同的東西,這種「我很特別」的獨特感,才是讓三個孩子和平共處的秘訣。

老公回憶起他們還小的時候,媽媽就很有觀察力,知道他們個別喜歡的活動或東西,總是會準備一些小東西讓他們驚喜萬分。而如果有給A,也一定會給B和C,但不會完全一樣的東西。這也讓孩子們知道,我們都是不同且特別的「獨立個體」。

婆婆的三個孩子雖然都是同個星座,但三人的性格迥異,也因此,婆婆對他們三個人的教養方式,也有所不同。

 

, , ,

凱若媽咪|別讓手足情深,變成了一種壓力:讓孩子知道,總有段時間可以「獨自佔有」你!

我家女兒和弟弟相差11歲,他們的姐弟情深,總讓我很感動。雖然有這個弟弟是個意外,但從姊姊的身上也看到了這「意外的禮物」帶給她的快樂與成長。

 

每個孩子都是獨立的存在

女兒一直是獨生女,直到11年後弟弟出生。或許很多人會說:這樣享受「獨生子女」的時間也挺足夠了吧?不少朋友看到女兒照顧弟弟的模樣,羨慕我有一個「現成的Babysitter」。然而我卻不是這麼看的。

的確啊,姐姐很疼弟弟,也很會照顧他,只要聽到弟弟哇哇叫,姐姐就會放下手邊的事情過去逗他。我們常說,家裡最寵弟弟的就是姐姐了!「可別太寵弟弟喔!」這是我常跟女兒叮嚀的。兒子只要看到姐姐進門,都會大聲叫著「姊姊~」熱情迎接,也常常躺在姐姐身上撒嬌。身為媽媽的我看到這樣的景象,當然是開心又感動。有時候難免想,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這個世界,至少他們還有彼此啊!

不過,我倒是從來沒覺得「姐姐妳應該要照顧弟弟」喔!甚至,我都多次地告訴女兒,「照顧弟弟」是我們身為父母的責任,她不需要因為覺得自己年紀比較大,所以就「必須」要讓弟弟或者照顧他。每次女兒如果「前來搭救」忙碌或快要沒力的我們,也一定會得到很誠懇的一聲「謝謝」。而若她忙著自己的事沒辦法來幫我,也沒關係。當然啦!媽咪我如果已經手忙腳亂到尖叫的狀態,女兒通常都會立馬「挺身相助」的。

, ,

凱若媽咪|Step Dad:我家德國爸爸與他的「Bonus Daughter」

在英文裡頭有個詞彙「Bonus Child」(恩典孩子),指的是從配偶的其他段關係而來的孩子,也就是我們說的「繼子」。我一直覺得,用「Bonus Child」這樣來描述,真是貼切與甜美。 然而身為繼父繼母,現實上也有很多辛苦之處。我一直很感謝,家裡這位突然成為青少女Step Dad的德國爸爸,把這個角色扮演得充滿新意又稱職。

過去的觀念,認為血親的愛肯定勝過一切,然而在現實的世界中,我們卻處處能發現「非血親」對兒女的疼愛,有時並不亞於親生父母親。在德國,一個人有超過一父一母的機率頗高,與台灣普遍覺得這樣的家庭「好可憐」或「不健全」不同,這樣的家庭或孩子在德國無需覺得自己與其他人有什麼差別。

我的老公有兩個爸爸。生父在他三四歲的時候與他的母親分手,在他六歲左右,媽媽與繼父成立了新的家庭。對他來說,「父親」這個角色並不是他人生中很關鍵的人物,但這樣的經歷,卻讓他立志成為一位很認真的爸爸。而有一個「無血緣關係」卻情感深厚的妹妹,也讓老公在與女兒的相處上,有了最佳的範本。

 

血緣與親子關係深淺,真的沒有關係

我自己也有兩位父親,親生爸爸在我18歲的時候因病過世,而繼父(我們到現在還是稱他『叔叔』)已經與我們相處超過我與親生父親相處的時間了。繼父是我親愛的爸爸,疼我和表達愛的程度至深,有時候我都忘了我們其實沒有血緣關係。他更是我孩子們親愛的「發發」(我們家對這位可愛外公的暱稱),這四個孩子從未見過血親的外公,他們「唯一」知道的外公就是「發發」。他們並非血親關係,但孫兒們敬愛他的心卻是很深很深,因為他也是如此疼愛著他 Bonus Daughters 的家人們。

老公與我,都從親身的經歷中明白,「血緣」與真正的「關係」一點關係也沒有!與孩子的關係很簡單,就是你有多願意花時間與他們相處,以及你願意為他們付出多少,你們的「感情戶頭」就有多深。而孩子的善良純真,更會直接對於「真誠的關愛」做出反應,只是有時需要一點時間。

 

, ,

我的德國婆婆|當婚姻不再:別讓大人世界影響了孩子

 

聖誕節,是德國人全家團聚的日子。就像台灣的農曆年四處拜年,我們每一年回老公老家,除了在婆婆家和一大家人過聖誕夜之外,都還會到爺爺奶奶家拜訪,當然包括老公生父那邊的家人。上一個聖誕節,公公婆婆做了件讓我很感動的事,他們邀請了老公和哥哥的生父到家裡一同過聖誕夜。在那個夜晚,大家一起吃著聖誕大餐,談天說地、玩小孩、拆禮物,這是老公與哥哥,第一次同時間與兩位爸爸一起過聖誕夜。

其實在這次之前的幾個場合,我就已經很訝異於他們這一大家子人的「和樂融融」。在老公哥哥的婚禮那天,因為車子的安排,所以由老公的生父開車載著老公的繼父、老公與我三人一起到宴會場地。那時老公與我還沒結婚,第一次遇到這狀況的我,原本以為在車上迎接我們的是讓人尷尬的沈默,沒想到卻是相反。兩老早就聊開了!從車子聊到音樂,又聊到最近的旅遊計畫,原本話不多的兩個男人,在車上聊到老公與我都插不上話。

 

用愛與智慧讓一家人團聚

每次我們回老家,生父總會在我們抵達的當晚就過來見面。在我們要離開的當天,也一定「全家」聚集一起吃頓豐盛的早餐。其實,這畫面好幾次讓我眼眶泛淚。同樣有兩段婚姻,我知道這樣的「闔家團聚」有多麽地困難。這也讓我更感動於婆婆的智慧。

,

凱若媽咪|先談愛,再談教養。對孩子表達愛,千萬別隨著他們長大而停止

女兒剛到德國的前幾個月,我們有一段「異地共同生活」的適應期。她要適應搬遷到不同國家,進入不同的教育環境,甚至適應德國的氣候、家人,交新的朋友,非常不容易。而媽媽我,對於該怎麼在文化背景的轉換中,給女兒最適切的教養,又能夠符合她現階段的狀況,很是頭疼。

而婆婆一句話,讓我重獲信心。

 

「妳是這世界上最愛她的人。

先想著妳多麽愛她,再來想怎麼教養。」 

 

我的兩次生產都不是非常順利。第一胎時,女兒因為臍帶繞頸,推了好幾個小時都沒辦法出來,最後只好出動吸盤。她剛出生的時候,手腳還是藍色的。我記得自己累癱在產檯上,期待著聽到女兒哭出聲,那短短幾秒鐘,像是幾個小時一樣地漫長。

十一年後在德國生兒子,我抱著「第二胎總是會比較快速」的希望進了產房,但事實上完全相反。第一胎我還能忍著不打無痛分娩,想說第二胎也可以比照辦理,沒想到這胎的疼痛完全難以忍受,而且持續非常久。連麻醉科的醫師來會診都建議我立刻打無痛,否則她判斷我忍不到孩子出生就會痛到昏過去。我整整痛了32小時才將兒子生下,甚至老公一度覺得要失去我了,淚流滿面。兒子出生與他的姊姊一樣,沒有馬上哭出聲,我記得自己在那短短幾秒內就問了助產士大概10次「Is he OK?」,直到聽到兒子的宏亮哭聲,才放心抱著老公狂哭不止。

那一刻,我與許多的母親一樣。唯一的心願,就只要孩子能夠平安健康!

, ,

凱若媽咪|和「討厭的事」密切配合,讓孩子們自己生出面對人生挑戰的力量吧!

最近兒子有點咳嗽和鼻塞,自從上了托兒所之後,這已經是家常便飯。兩歲兒子的體質還算不錯,所以咳嗽鼻塞往往就是最嚴重的狀態了,去托兒所快半年,只發燒了兩次。兩個孩子都是身強體壯,我們已經覺得很感謝上天了!

但看著他睡著也在咳,有時候被鼻塞弄到睡得不安穩,或一整天聽著他的咳嗽聲,做爸媽的真的是心疼啊!但德國的習慣就是:如果沒有發燒持續超過38.5度,沒有嗜睡或者意識不清,活動和飲食都正常,這邊的父母親是不會送孩子看醫生的。一則是因為,一般孩子的這些狀況都不是什麼大問題,而醫生也不會做任何處理,去了只是保心安,三則是因為預約也不容易,更不希望有二次感染,所以通常都是在家休息

記得上次也這樣咳了兩週,我們實在忍到受不了,還是帶他跑了趟兒科診所。醫師一進診間,看到兒子活蹦亂跳又開心,就跟我說:「應該沒事啦!」。他看了一下口腔與耳朵,說:「有點紅喔!」,我還以為要開藥呢!但德國醫師就是德國醫師:「這沒事!幾天就好了。」,就開心跟兒子說再見了!

媽媽我忍不住多問:「那未來可以怎麼減少這樣的狀況呢?」,畢竟「咳在孩身,疼在娘心」啊!

 

凱若媽咪|那張成績單上不會告訴你的事

聽說,台灣的學測成績出爐了。

想對孩子們說:不管你考得是否理想,這都不會決定你這輩子過得如何。
它很重要,但它也只不過就是人生中「好幾百件」很重要的事情之一而已。

如果妳/你覺得考得很好,恭喜你!
如果妳/你覺得考的不理想,沒關係!
未來,都要記得為「自己」繼續努力。
考試成績,只代表了你這個人很小的一部分。

, ,

小搗蛋上Kita|德國托兒所的家長夜 Elternabend


昨晚我們參加了小搗蛋托兒所第一次的家長夜。

我不知道台灣有沒有這樣的安排,我覺得這樣真的非常好!😃

我們家長們平日在接送寶寶的時候會彼此打招呼聊天,但都沒有時間多聊聊,或彼此認識。其實和Erzieher (德國不稱幼兒園老師,比較接近「幼保員」?這是正確的稱呼嗎? 😝)也是一樣,雖然每天對話,但沒辦法聊得很深入。

最近小搗蛋最親近的老師要離職了,很多家長都跟我們一樣,覺得挺擔心也有些傷心。所以這topic 也是昨晚的討論重點。

**
我們特別在中午先跟S碰面了,她分享了小搗蛋在園內的狀況:

沒有疑問的!小搗蛋是她遇過「適應期」最辛苦的孩子!😭😭😭
我之前已經有提過「打掉重練」的那段故事…,真是讓我們頭大,但現在都過去了。現在小搗蛋卻是同group 最快樂、最幫忙的小小模範生。👍

小搗蛋和老的小的男的女的…什麼人都能玩。很感動的是,小搗蛋會去照顧新來的孩子,還會幫忙照顧小寶寶。

很多這年紀的孩子還比較關注自己,有時候還不小心傷到其他孩子,但小搗蛋總是很注意不會踩到別人,或者注意他的力道,也已經會分享玩具,拿了球還會注意別人有沒有拿。
S說,他的「社會發展」很超齡,讓她很驚訝也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