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

凱若媽咪【正面的視角看世界】我不能為別人拿去重擔,但至少能給予一些溫暖

前幾天與一位好友聊天,他因為面對事業的挑戰,心情很差。
當下我真不知道能說些什麼鼓勵他(說什麼也幫不上忙啊),就拍下了眼前的湖景:「這世界上還是有很多的美好的,對吧?」,我也傳給他我兩歲兒子享受著冰淇淋的照片,好友回傳給我一個微笑。這讓他微笑了。
.
我不能為別人拿去重擔,但至少能給予一些溫暖。
.
有些人會覺得,總是這麼正面鼓勵,未免太不真實。
我年輕時候也曾經覺得「都說好話實在很鄉愿」啊⋯⋯。
.
但現在的我認為:沒錯!這個世界並不完美,我們的人生也不都順遂,甚至孩子也總會鬼叫,老公也怎麼看都不夠好。要批判,太多東西可以發揮;要毒舌,隨便路邊一件小事都能讓我們寫一大篇文。
.
但,我們也可以「選擇」看到美好,看到希望,
我們也可以「決定」說公平真實卻造就人的話。
.

凱若媽咪|單親不擔心。有你滿滿的愛,孩子都會好好的!

最近收到的幾封訊息,不約而同都是問凱若關於「離婚了怎麼盡量不影響孩子」這個問題。
Well… 我絕對不能說是「榮幸」能夠有經驗回答這個問題,但或許一些經驗的分享,能讓「已經決定要離婚」的父母親有些信心,甚至一些提醒。
.
首先,會影響孩子的不是離婚,而是家庭裡在「離婚前中後」的許多負面氛圍。
.
這世界上有很多沒有父母的孩子,仍舊成為心智健全,對世界上有幫助的人。也有很多「健全家庭」成長的孩子成了殺人犯。所以要把「離婚=孩子未來毀了」這樣的「因果關係」牽得這麼強烈真的是很愚蠢的事。
.
然而,要避免掉「離婚前中後」的許多負面,的確不容易。
但既然確定要離婚了,為了孩子就「必須」讓自己更有智慧。
.
如果一直要去談離婚的原因,中間的糾葛,左右鄰居親友怎麼說…,我必須說直話:這都是大人自己要面對的問題,不要牽連到孩子身上。對孩子來說,這些都不是重點。
.
能夠給孩子一個快樂穩定的生活環境,才是最重要的。

,

凱若媽咪|最簡單也最直接「好的教養」:以尊敬的態度認真生活。溫暖待人、用心工作、感恩正面、築夢踏實

今天一早起來,就收到媽媽的訊息,說是台灣的房客回報有一處牆壁漏水,甚至從開關處滲水出來,房客還稍稍被電到了!他們目前先把總開關關掉,解決眼前問題,但仍舊要請水電來檢視和處理。

旅居國外,最害怕的就是要處理這種緊急事項。由於社區的水電要到下週才能來處理,為了不讓房客都無法用水,我趕緊在上午兩個約的中間,聯繫了當初好多年前的設計裝潢公司,看看他們是否能夠盡快幫忙安排水電人員過去瞧瞧。我原本以為會是一個辛苦的溝通過程,畢竟這是好多年前的案子了,此次的滲水也與裝潢無關,我又不是什麼「大戶」,對方是否願意這樣緊急幫忙呢?

沒想到,在我聯繫他們的半個小時內,設計師吳先生和設計公司的同事,馬上就聯繫了水電,也跟我要了房客的聯絡方式,直接約好了明天過去看看,甚至還把當初的水電圖都調出來了!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的感動和感謝。

每每遇到這樣對自己工作和客戶盡心竭力的用心職人,我總是充滿尊敬與喜愛。

 

凱若媽咪|謝謝你們的以身示愛:獻給我生命中的認真爸爸們!

我的爸爸影響我至深,在凱若很多文章裡都有提到他。短短五十年的生命,短短19年不到的相處互動,我的爸爸教會我什麼是「不出聲的愛」。
.
倒不是他不說愛(他倒是常常逢人就驕傲地說:『這是我女兒!』),而是他鮮少用言語告訴我他的價值觀,甚至沒有文字。但我腦中總有很多他做的小小事情,讓年幼的我就懂得感動。
.
例如他總是幫我嗑瓜子,或是在我和媽媽吵架奪門而出的時候,總是他穿著睡衣跑出來找我,或者在病榻上不管多難過,都不忘記問我「今天好嗎」。
他對我最兇的一次,就只是用力把筷子放在桌上,我卻深深記到今天。
.
我想如果爸爸現在還在,我應該會和他是很好的「麻吉」。我們都愛交朋友,都愛喝兩杯,也愛唱歌跳舞,甚至開建築師事務所的爸爸,還可能會與我一起畫畫。
.

,

凱若媽咪|孩子與我們每日如何一起生活,是父母傳遞給他們的「後天基因」

「教養」與「生活」密不可分。不管是心智上的「教」還是身體上的「養」,都不該是從每日作息中被拆出來檢視的特殊議題,而是共同生活的每分每秒中,身為父母親灌注在孩子心中「人生該怎麼過」的一種「印象」。
.
終究有一天,孩子會離開家。
他們會記得的不是我們曾說的話,而是我們給予他們的「生活印象」。
.
而他們也會帶著這些我們「有意無意」給予的經驗感受,建構他們自己的人生,甚至建構他們的家庭。
.
所以我喜歡視「家庭教育」為孩子「後天的基因」,這讓我就如孕期一般謹慎小心我餵養孩子的環境。
.
我吃了什麼~孩子就補什麼。
我漏了什麼~孩子也會缺乏。
雖然每個孩子都有著天生的力量去存活與成長,但這個孕育他們的環境卻也影響了這些基因未來的表現。
.
我想分享一篇僅就讀高中的外甥女,寫的一篇好文。
.
這篇文感動到我鼻酸眼眶紅,因為我知道她的母親~我的表姐,曾經是多麽瘦弱的一個女子,卻因為身為母親而擁有著多麽強健的一個心靈,來守護她的孩子們,給孩子們一個安定溫暖的環境成長。
.
這,就是一個母親能給孩子最棒的教養。
, ,

凱若媽咪|忙而不亂,給孩子安定溫暖的成長氣氛


和剛生產完的姐妹聊天,她問我最近都在忙什麼?我說:「忙著陪孩子老公啊!」。的確,這樣就夠忙碌了啊!
.
其實,這幾年手上的工作從沒少過。我笑稱自己是生活上的「假面全職媽媽」,從外人看來我就是每天在家帶孩子持家務,但其實每日總要處理與決策台灣事業上的不少事務。
.
然而無論腦子多忙,時間多緊湊,努力維持家庭的定靜安穩,總是生活中最重要的第一要務。常常要提醒自己:忙而不亂,才能給家人最穩定的力量。
.

, ,

凱若媽咪|單飛。是孩子獨立生活能力的檢視,更是定義自我的機會


每一年,凱若台灣娘家都會有個相聚的「旅行」。每次家族旅行都有不同國家與地點,也讓我們不只是期待著家人相聚,更能一起創造回憶。

然而隨著姊姊兩年多前也搬到德國,這件事就變得難度越來越高。今年因為我家德國人的新工作開始,所以也無法全員到齊…,我們決定派姊姊「單槍匹馬」代表赴會。所以姊姊從半年多前就開始期待著這次「單獨飛行」。

德國漢莎航空 Lufthansa 的 unaccompanied minors (UM) 服務的規定是5-11歲之間「必須」使用該服務,而12-17歲就可以自己飛,也可以選擇這個服務。

13歲的姊姊高頭大馬,英語能力和生活能力也沒什麼問題,這也不是她第一次一個人飛,媽媽原本想就讓她自己來了,但由於中途還得要轉機,又是10多個小時的長途旅行,所以老公很堅持一定要付費讓她能有航空公司「伴遊」服務。這也讓姊姊(還有小搗蛋)賺到了在「遊戲室」玩樂的幾個小時。

法蘭克福機場除了可以提供 UM 獨立的Check-in ,等候區還真的是孩子的天堂,可以睡覺,可以玩電動,還有很多玩具、遊戲和電影,吃不完的點心飲料,服務人員也特別友善。每個服務人員身上都有一個pad可以隨時知道眼前的這個孩子叫什麼名字,從哪飛哪,就整個是很怕孩子搞丟的嚴密監控啊!

,

凱若媽咪|旅行中的教養。與孩子一起用「體貼」結束美好的旅程

這天,我們即將結束在德國爺爺奶奶家的一週相聚,準備搭火車回德北的家。因為很早就要出發,婆婆清晨五點就已經起床,為我們準備早點。而我們則帶著兩歲半的兒子,按照慣例,將房間的床單被套枕頭套一一拆卸下來,拿到地下室的洗衣間。再將這婆婆特別為我們打掃過的房間與浴室,仔細清理一遍。

完成後,到他們特別為十四歲姊姊安排的「個人房」裡,查看女兒是否準備好了。看到她也同樣將被單被套枕頭套卸下,原本一週內當自己家自己房間的小天地,整理得乾乾淨淨,著實感覺到很欣慰。

我們每每回到了德南的爺奶家,或回到台灣外婆家,家人總是在我們抵達前就將房間準備得清潔舒適,甚至為我們放下原本的每日固定行程,還特別空出家中的車子讓我們代步。更不用說~我們一家四口每日食量驚人,兩處的爺奶們總是早早備好滿滿食糧,等待這群蝗蟲過境!德國婆婆偷偷觀察到我喜歡吃草莓果醬,就算我總是很隨遇而安,吃什麼都開心,但貼心的她總是會幫我特別準備好。而台灣我自己的母親更是知道我和女兒特別「饞」的家鄉味,往往都是在我們回家前好幾週就開始張羅打點,等著我們那口水掉滿地的快樂笑容。這些點點滴滴的疼愛,我們做晚輩的都感念在心頭。

, ,

旅行中的教養觀察|西班牙Menorca。快樂家庭旅行的關鍵之一:全家人好好一起吃飯


七天西班牙小島的放空行程快到了尾聲,我趁著兒子玩累了睡午覺的寶貴獨處時間,來記錄一些旅行心得。從「家庭出遊」中來觀察和反思自己對孩子的教養,是我在旅行時常有的習慣。因為旅行之中,全家人幾乎每天24小時泡在一起,最能看到許多平常沒注意到的生活習慣,與家人間互動的細節。

我們過去幾次的家庭旅行都是自己打點餐點(自煮或外食),除了我們三個大的個別都有搭過郵輪外,「一家四口」倒還沒有體驗過這樣的旅行方式。我很期待(因為不需要找地方採買或吃飯),但也有點緊張(怕餐點不好吃或者吃了很多天就無趣了)。果真如大姐說的,這間旅館的餐點真的不錯!每天都有驚喜。不過,今天不是來推薦旅館的,而是想分享在用餐時觀察到的教養小細節。

 

家庭式旅館的特殊體驗

雖然我們是到了「家庭式旅館」~小孩人數比大人還多,但是很幸運地,在早晚餐的自助餐廳,我們從沒有一次被孩子打擾到。有時會出現小孩的哭泣聲,但因為大多數的成人都是父母親,大家都投以「我懂」的溫暖笑容,住客或工作人員沒有任何人不悅或抱怨。甚至,我還看到一位爸爸做鬼臉逗弄鄰桌哭鬧的孩子,實在是很暖心。

,

凱若媽咪|德國絆腳石。帶著孩子「親臨現場」的歷史教育

今天經過我們在德國的舊家,想到很多那一年的回憶。走過舊房子門前,看到地上熟悉的「絆腳石」,又想起了第一次認識這些黃銅地磚時的震撼。

這叫做「絆腳石」(Stolpersteine)的紀念碑,小到讓人每天走過並不會有什麼特別感覺,但當我知道了這絆腳石上寫的文字代表的意義,每回經過~我都會小心別踩到它們,當作對二戰集中營受難者的哀悼之意。

這由藝術家 Gunter Demnig 從1992年所進行的運動,目的是用這十釐米見方的黃銅磚塊,紀念當初在二次世界大戰時,被納粹政府謀殺、驅逐,或逼迫自殺的人。這磚頭上寫著在此地居住或生活過的人名,出生的年份,被驅逐或逃亡的時間,以及最後的下場。這讓這場人道浩劫的受害者,從只寫著戰爭年份與政治人物事蹟的歷史課本中跳躍出來。

我們剛搬到漢堡時,對於二戰我並沒有太多除了過去考試內容外的認識和體會。挑高又舒適的百年老房子,對我來說就只是一棟美麗的建築物,直到我懂了這三塊磚頭的意義。

 

Schmulowitz 一家人

這應該是一個家庭,或許是爸爸的Salomon Schmulowitz 出生於1895年,1894 年出生的Bertha Schmulowitz 或許是母親,而Walter 或許就是他們的兒子。1939年他們飛往拉脫維亞,在首都Riga 被謀殺。當年,Walter 1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