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凱若媽咪的教育實驗|「厚道」無論到哪,都是美德!

前幾個週末我們家庭出遊到德國南方拜訪老公的外婆,獨缺了女兒。因為她有重要的籃球比賽,副隊長責任在身無法脫隊。我們好想彼此,回來當然就交換了這幾天的好多細節。

她說:「這週末有件事讓我很難過。比賽的時候,有個隊友在緊要關頭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害我們丟球了。」我以為她為此而心情不好,她說「不是」。

「我當下在場上對她大吼!但我當下就覺得自己做不對,所以事後我跟她道歉了。」其實吼的人不只有她,因為全隊都靠這顆球來逆轉勝了,丟了球表示機會盡失,所以全隊都很激動。但女兒是全部人中唯一去道歉的。

「那個隊友是我們裡頭球技比較差的。我知道丟了這球對比賽來說很嚴重,但是誰沒有弱點,誰不會犯錯?我已經知道自己犯錯了,也不會喜歡被吼。就算已經道歉了,我還是覺得有點難受。」

我摸摸她的頭,「You did a good thing!」。

這件事讓我想到之前與女兒最要好的朋友R,一起去機場接返德的她。一路上我很難得地有機會和這個美國與荷蘭長大的女孩一對一聊天,當然聊到了她的「好姐妹」,我家姊姊。我以為她會聊到的都是去哪玩,一起追劇打球的生活內容,沒想到她很認真地對我說:「我很謝謝她教了我什麼是Kindness。」媽媽我很好奇地追問下去,「怎麼說?」。

以前我的教育背景都是要我『表達自己』,我不喜歡什麼,不喜歡誰,我就表達出來。但有時候很傷人,我過去常因為這樣搞壞了朋友的關係。但婕她總是對人很好,她會考慮對方的感受才表達。她並不虛假,也很坦誠直接,但不會出口就傷人。這是我要學習的,也是讓她人緣很好的原因。這才想到,女兒的老師也曾告訴我,她很會排解不同意見的衝突。

很有自己的想法無誤,但不尖銳也能溝通,這是未來很重要的能力!

沒想到,有點「台」的「給人留情面」,竟然出了國是這麼特別的優點啊!我們母女這種脾氣,可能被不太認識的人誤解為鄉愿或太客氣,但「做自己」並不代表需要尖銳,「表達意見」並不需要傷人。

我與女兒都是「土生土長」台灣人,到了西方生活,文化的衝擊的確是有的。面對德國習慣的「in your face」的溝通方式,我們也花了一些時間適應。有時我們也會聊到「究竟哪種比較好呢?」,最終的結論都是「都有好有壞,但我們取雙邊的『好』」。我們學習德國人的理性思維,不要太快覺得別人是「針對」自己,也學習他們的勇敢直言,不因為太客氣而委屈自己或忍受不公不義;然而,我們也同時努力保持我們血液中的溫暖厚道,用這樣的方式,也無意間溫暖了許多異地朋友們的心,當然也看到無論哪種文化中,都有仁慈與不仁慈之人許多到過台灣的海外朋友,無論國籍人種性別,都異口同聲地懷念台灣這樣的氣氛呢!

也曾與老公聊到,我們各自的文化中,哪些是我們希望保存來傳承給孩子們的。而台式的厚道與熱情,是在台灣生活過一年的德籍老公,很希望自己的孩子擁有的特質。我們未來會到世界許多不同國家居住,如果能帶著每個地方的美好到下一站去,那會是多美的風景!

環境影響人,這點是絕對會的。然而更強大的內心力量,是無論走到哪都堅持用善良美好,面對每一個地方的每一個人。這不容易。

包容與溫柔,也是很有力量的處世之道。

照片來自:Gustavo Frazao 網路授權使用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