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病日記。第二回】我一直都在。

如果說星期一是被火車輾過,星期二就是被飛機輾過又被丟到空中翻滾三十圈。原本前一晚的計畫是:老公送兒子去Kita 托兒所,我在家休息,下午我好一些就能接他回來。但到隔天早上,我連起身和他們說再見的力量都沒有。每天,我幾乎都是親自到門口和每個人擁抱說再見的。

 

養兵千日,用在此時

我家德國人的其中一個過人的特點,就是「妥當」。

每次我們去簽證辦公室、見會計師、看醫師,他總是把所有該準備的文件整理得整整齊齊(也包括自己),甚至連「Plan B」的資料都會準備好,另放一個資料夾。然後當天也不慌不忙地20-30分鐘前就會到達現場,報到,然後在約定時間前十分鐘坐進等候室等待。

我過去總是多工啟動,總是匆匆忙忙,忘了這或那的機會實在不少。我的Plan B 往往就是坐計程車衝回家拿,或者就是看沒帶該怎麼辦,與他在一起之後再也沒有這種情況發生。

唯一一次,是我把整個媽媽包忘在家裏,全家人卻已經到了機場準備出國。還好因為他的安排,我們到達時離正式櫃檯開啟還有20分鐘,所以我們排隊,他衝回家拿包包,回到機場的時候剛好趕上我們Check-in。我聽說他以前遇到這種情況絕對發飆!畢竟他是個非常謹慎的人。但那天,我羞愧地一直道歉,他只拍拍我說:「我們任何人都會發生這種事,沒事的!」。其實我知道,如果是他根本不會有這種事啊!

他在看到我前一夜的「慘況」後,馬上就做了安排。

早晨由他送兒子,然後下午我婆婆去接。但因為Kita 老師並不認識我婆婆,所以他準備好了一份委託書,寫明所有相關人的資料與聯繫方式,以及我婆婆的證件正反面影印本。等到早上,他並不需要說服我,因為我的情況很顯然不能夠去接兒子,連床都下不了。我不知道Kita 是否如此「戒備森嚴」,但是他就是這樣小心的一個人,有時候我還覺得他多慮了!但事後往往都證明,還好我們預先準備好了。

除了這件事,我其實沒什麼好擔憂的,因為平常家裡也不是都只有我在做事。正所謂「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此刻就是那個大家把獨門絕技拿出來用的時候了!而且我很幸運,婆婆正好來訪,又多了一個帶兒子的幫手。老公煮飯洗衣,女兒弄果汁給全家喝。

兩歲半的兒子雖然與Oma 和Daddy 玩得很開心,也仍舊感覺到了與媽咪相隔一個房間的難受。有時會聽到他用有點可憐的聲音叫著「媽咪~~」,但大家會告訴他「Mami ist krank!」(媽媽生病了),他就又繼續開心地玩著。這對生病的媽媽來說是最好的狀況了!知道兒子很好,但同時也知道兒子很想著自己。

第二天,除了接送兒子的額外安排外,一切正常運作。

 

隔著門的相思病

我在房裡躺著完全難以下床,只有上了幾次廁所,其他完全都是靠老公或女兒幫忙。頭痛欲裂,靠著僅有的力氣為自己按摩,喝水,進食。我是個很乖的病人,因為想趕快好起來。

原因倒不是單純因為生病的難受,還因為思念。

我和他們三人,已經連續幾天隔著一個門板生活。雖然我沒禁止兒子進來找我,晚上也同樣與老公兒子同床睡覺,但大家希望我多休息,所以我只能隔著門,聽著外頭的聊天玩樂聲。

關於我們家的關係,有些感覺是很難用言語文字描述的。我努力嘗試看看。

我們其實都是非常獨立的人,甚至連兩歲半的兒子也算是那年紀獨立的孩子,但我們很喜歡「一起」。舉一個例子:倒垃圾。我們常常都是一家四口一起下地下室倒垃圾,是真因為垃圾這麼多嗎?也不是啊!就每回我在整理垃圾準備去倒,兒子就會湊過來說:「倒垃圾囉!」,然後開始拿個紙袋裝一些紙類回收,接著就「昭告天下」,催促每個人跟他一起去穿鞋子。

Alles zusammen!」(全部人一起!)是他很愛說的一句話。除了倒垃圾,玩球、收玩具、吃飯、逛街、進電梯…都要喊這麼一聲!隨時點名,不到不行。

他會這樣,或許是因為我們也很習慣如此。除了有時我煮飯,老公帶兒子下樓玩沙,否則我們時常都是全家人同進同出。這或許沒太特別,但我們甚至連坐飛機,都十分不願意分開飛行,也因此有時會被唸或笑一下,我也知道有些親友覺得我們這樣太誇張,只是沒在我們面前說罷了,但我們也不以為意。

因為老公學業與工作的關係,很難有超過兩週的假期可以一起回台灣,所以兒子出生到現在只回過台灣一次。而我離台四年,也只回去了三次。「為什麼你不自己帶孩子回去?」,這個問題問一個還自己創業的「新時代女性」,次數多到我都覺得汗顏。很多媽媽也都如此做,我自歎不如。不是佩服一打多或自己帶孩子飛長途,而是因為我光想到要與老公重回視訊的生活,就覺得很難熬。

我們遠距的時間不算長,幾個月而已,他就決定放下德國的一切搬到台灣一年。其實只是因為我們每天哭,這樣怎麼行?什麼事都不用做了!只想和對方視訊,不能就只想哭。好啦!我知道有很多人白眼到背後去。但這就是我們兩個。到現在五年多了,還是這樣。

吃到好吃的,又想到他;去哪嚐鮮,又覺得「哎呀!他如果在這邊多好」;有什麼有趣的事,轉頭就想跟他說;甚至,打個噴嚏我都會習慣聽到他說的那句「Bless you!」。只好認栽!同進退。現在又有兒子,他更不願意離開我們兩個人,我們也不願意離開他。

我對女兒其實也是。只是我知道她已經越來越大,所以只要她說要外宿或自己回台灣,我都是一句「沒問題!」,但心裡可想念得要命!

她與我分離兩地的那一年,「每天」我們固定時間要通視訊,如果頻頻找不到她,我可是會在德國這邊大哭的。她對媽咪這個「症頭」很清楚,所以都會很認真地保持聯繫,就算只是一封訊息也能讓我微笑。甚至我也心裏偷偷知道,她同樣也是這樣想念著我們的。

這種「黏膩」,其實很奇妙。因為我們對這家裡以外的所有人都不會有這樣的Attachment,反而都被視為「十分獨立」的人,特別是我與老公。有時會聽到別的夫妻需要點各自的空間,我們反而是只要有空就想與對方在同一個空間,就算做自己的事,就算不說話,但我們會「飛奔」到彼此的身邊。喘息,歇息。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很完整的人,直到我認識了他。

這好像與很多愛情故事相反。

多數的人會說:「我一直覺得人生不完整,直到我找到了他。」,聽起來似乎比較正常。然而我們卻同樣都感覺到,過去都認為「自己就夠」的我們,這才發現原來還有更大的滿足,叫做「在一起」。

特別在這一週,我有時突然之間會驚覺我們似乎是「靈魂的雙生」,那種彼此的連動與默契,把我們的靈魂延伸出了自己的身體。我們是兩個人,也是一個。

說是一對,卻又不總是完全相同。事實上,我們相異的點甚至比相同的多,連年紀都差了14歲,還來自地球相對的兩端。我們的個性也不完全相同,甚至有時會用非常極端的方式呈現,但同時間,我們又是那麼地相同。我們各自呼吸,但總意外發現彼此用著相同的頻率;我們並肩而行,卻常在同一時刻牽起彼此的手。

我人生最大的困難,就是『無法與你分離』。

如果我們能,我想很多事真的簡單很多很多。

 

====

當老公星期二晚上睡前問我:「你還需要什麼呢?」

我說:「我需要你!我需要你們。我好想你們。」

他摸摸我的頭說:「我一直都在。」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