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個母親節。混亂且快樂地,前進著!

這幾天德國天氣大好,連孩子們都懂得要好好享受難得的陽光,一向溜滑步車到幼稚園的兒子,今天說「我要跑跑」,在五月的艷陽與微風下,奮力奔跑。偶而停下來欣賞天空的雲,路邊的花,還有經過的敞篷跑車。

看著他愜意的模樣,我也微笑著。然而腦子裡好大聲的:「天啊!我們要遲到了」,讓我感到焦躁卻帶著罪惡感。

其實我可以早十分鐘出門,就不會這麼趕了。但還有12345這麼多事情得在出門前做完,兒子又「剛剛好」決定在今天早上完成他第一次完全自動「噗通進馬桶」的神聖儀式。天!還真是混亂的一個早晨。

最後幾百公尺我們簡直是用衝刺的進到幼稚園,終於趕上吃早餐的時間(否則得在外頭等上至少半個小時,孩子的用餐時間不容打擾)。我在故作鎮定地與他說完再見後,真的在幼稚園門口站著喘了五口大氣!接著,調整自己心情,走到幼稚園旁的辦公室,喝一杯冰拿鐵,坐下來開始工作。

這個週末,即將是我第14個母親節。

在這將近15年的日子裡,一年365我幾乎有300天都是如打仗般的生活。如許多母親一樣,改變了身份之後,幾乎沒有一天超過八小時不間斷的睡眠;鮮少有一整天,沒有任何將近要吼叫的時刻。

有時候我很希望時間快轉,到孩子完全不需要我的時刻;然而有時,我又希望時間暫停,讓我能喘口氣,享受這沿途的風景。

我從來不是個矛盾的人,但做母親之後,我時常矛盾。

對青春期的女兒,有些話覺得該說,說了又覺得後悔;對三歲的兒子,有些時候覺得該放手,放手了卻又得收拾一地的混亂。我時常懷疑自己是不是個好母親,也時常擔憂自己是否做得不夠多,還是做得太多。

在異鄉養孩子是有辛苦之處,但是其實也少了很多「人言可畏」。我完全能自己決定自己的「教育實驗」該怎麼做,然而並不表示我能完全放寬心,因為自己腦中的聲音,就足以讓我徹夜不眠。

然而自己都很難以想像的是,在這樣的混亂之中,我的快樂與滿足感卻仍未消失,甚至滿溢。

當女兒說「我不知道該怎麼做的時候,就會想『我媽會怎麼做』」時,那種滿足,遠遠勝過於臉書的任何一個讚,事業上的任何一個成就;當接兒子時,他叫著「Meine Mama!!」衝過來抱我的時刻,定義了我在這世界上的價值。

無論在外頭遇到任何事,對孩子來說,母親就是他們的天,他們的地,他們的家。有時看著他們我會想,何其有幸,上天讓我的孩子此刻還有我,讓我的此刻有他們。我想到許多沒有媽媽這樣疼愛與保護的孩子們,我真希望自己能多陪他們一刻,如果上天允許。

我時常想著我母親的那句話「媽媽對孩子的擔心,至死方休」,然而同時,我孩子給予我的快樂也是同樣,至死方休

時間無法快轉,也無法停止,我們只能前進。

就讓我繼續感謝能夠陪著你們的每一天,混亂且快樂地,前進著!

 

圖:ShutterStock 付費使用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