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就是這樣」- 最危險的一句心裡話。再讀《心態致勝 Mindset》

Photo by Raj Eiamworakul on Unsplash

最近「創業魂」又發,決定再來玩點新的東西。於是私下敲了幾位各自帶領著專業團隊、工作室,甚至公司的多年好友,在短時間之內就將新事業的各部分組合了起來,著實覺得感動和開心!新的領域橫跨科技、數據與媒體,雖不是什麼敲鑼打鼓的大工程,但對我來說也算是一個新的學習。應該說,這所有裡頭最沒有「專業」的,就是我

但套一句社會新鮮人求職常說的話:「我不會,但我願意學!」聽起來很弱,但其實這句話若做到極致,就是最厲害的招!

 

,

凱若媽咪|放手!別當個「太過」盡責的爸媽。Let go, and stop “Over-Parenting”!

對於這世代的父母親,「過度教養」Over-Parenting 是比忽略和缺乏關注更要謹慎的教養議題。我自認為已經是個很「放手」的母親,女兒也是個很讓人放心的青少年。至少對於14歲女兒來說,我不需要照顧吃喝與交通,不需擔憂功課與考試。但最近有件事,讓我也再度提醒自己還是要「刻意學習」信任與放手這個功課。

 

女兒剛收到了一門科目老師的回信。內容是:「妳做得太棒了!最近妳在這門科目的表現實在可圈可點。你會拿到很好的成績」,並且把「更新的成績」列在信中。女兒非常驕傲地給我讀了這封信,我們開心擊掌,因為「終於」能夠慶祝她非常忙碌卻表現最優異的一個學期。

說「終於」,是因為在放假前,老師其實是把她這科成績給「留白」的。她「似乎」是因為籃球比賽加上請病假,把期末報告最後一部分的意思給搞錯了。女兒和我看到時,我們都很驚訝!而且是成績已經初步出爐的時刻了。她自己去問了老師是否能補救,老師因為是新來的也搞不清楚,口頭承諾她要去問問怎麼處理,但後來老師就請假去了。

我的第一時間直覺就是「我來寫信給老師問個清楚」。在這個什麼都在網上的時代,爸媽根本不需要聯絡簿就能知道孩子在學校的一舉一動啊!就算不像在台灣還有親師的「LINE 群組」,但我們家長還是有所有老師的Email ,所以要搞清楚事情來龍去脈和解決方法並不是太難的事。但我壓下來自己的擔憂,決定問她要怎麼解決。

,

凱若媽咪|「手足情深」很令人感動,但絕非理所當然!

這張照片並不是姐姐和小搗蛋的初次見面。第一次接觸是在醫院的產房裡。
生產後助產士問我家人是否方便進來,我同意之後~我媽媽、姐姐,還有我婆婆,都進來看我和寶寶(醫院產房大到可以全家族都進來了吧⋯⋯)。姐姐第一次抱著小搗蛋,突然溫柔地唱起:「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永遠快樂!」我現在想起那一幕,眼眶都還是溼的。


姐姐是我們家最寵小搗蛋的。有時候他哇哇叫,爸媽我們不一定理他,但姐姐就會忍不住抱起他。所以他只要姐姐回家,就會主動要抱姐姐,兩人如膠似漆…。我想「擁有彼此」或許也是我能給他們兩人最棒的禮物。
手足情深絕非理所當然,更非用「要求」可以做到的。我相信孩子天生喜愛手足,但同時天生害怕失去「被疼愛」的位置。他們會一直試探我們,是不是我們愛某一位比較多,是不是我們不怎麼在乎他們了。這也絕對不是「使壞」!在他們還「懷疑」之時,親子與手足的關係都還有改變的機會。怕的,就是有天他們深深相信自己已經被「退位」,深深相信自己不如另一個手足,相信自己不被愛。

凱若媽咪|單親不擔心。有你滿滿的愛,孩子都會好好的!

最近收到的幾封訊息,不約而同都是問凱若關於「離婚了怎麼盡量不影響孩子」這個問題。
Well… 我絕對不能說是「榮幸」能夠有經驗回答這個問題,但或許一些經驗的分享,能讓「已經決定要離婚」的父母親有些信心,甚至一些提醒。
.
首先,會影響孩子的不是離婚,而是家庭裡在「離婚前中後」的許多負面氛圍。
.
這世界上有很多沒有父母的孩子,仍舊成為心智健全,對世界上有幫助的人。也有很多「健全家庭」成長的孩子成了殺人犯。所以要把「離婚=孩子未來毀了」這樣的「因果關係」牽得這麼強烈真的是很愚蠢的事。
.
然而,要避免掉「離婚前中後」的許多負面,的確不容易。
但既然確定要離婚了,為了孩子就「必須」讓自己更有智慧。
.
如果一直要去談離婚的原因,中間的糾葛,左右鄰居親友怎麼說…,我必須說直話:這都是大人自己要面對的問題,不要牽連到孩子身上。對孩子來說,這些都不是重點。
.
能夠給孩子一個快樂穩定的生活環境,才是最重要的。

, ,

凱若媽咪|【快樂當個媽的十個練習】「好媽媽」有千萬種,做屬於妳的那一種就好

誠實問自己。

有沒有一些時候,妳看著教養書上的「溫柔賢淑媽」,家裡總是整齊清潔,煮得一手廚師級的好料理,永遠帶著微笑,會酸酸地覺得「一切都是假的」,但又忍不住羨慕嫉妒加上自我批評?

有沒有一些時候,妳看著臉書上的「網紅亮麗媽」,總是有辦法寫出每日穿搭,連睫毛膏都梳得根根分明,不只是自己美,連旁邊當「最佳時尚配備」的孩子們,都個個看起來是公主王子。
轉頭看看自己那已經生灰塵的高跟鞋,隨手挽起來的馬尾(或說是一坨頭髮),和那個總是光溜溜滿場飛的兒子…,不禁覺得「自己到底哪裡做錯了?」為什麼別人看起來「當媽」當得快樂又自信,自己卻是「灰姑娘」故事反過來演!從穿著玻璃鞋的公主,變成了跪在地上擦地又服侍一家老小的辛度瑞拉。

是不是有時候,聽到哪個媽媽能夠有自己的事業,一面看著自己的寶貝覺得在家待很值得,但一面也會偷偷覺得「我能嗎?」或「未來我還能嗎?」。那些 Super Mom 會是我嗎?還是就絕對不會是我?

或者,看著公園裡手牽著一個,推車裡還有一個寶貝的媽咪們,自己卻剛從托兒所「丟包」一個哭哭啼啼的孩子,不自覺竟然在小跑步趕向捷運。高跟鞋讓你腳疼,但更疼的是「心」。其實妳「可以」選擇待在家帶孩子,但妳選擇了育嬰假後回到職場,卻每回看到孩子的眼淚就覺得「我不是個好媽媽」。

「好媽媽」三個字,在字典裡找不到定義,卻壓得每個媽媽的心無比沈重。

 

, ,

凱若媽咪【快樂當個媽的十個練習】|讓家是妳想要的樣子


我們在德國的家,第一年都是「家徒四壁」(來過的朋友應該都可以作證)。
除了因為搬遷真的花了太多錢和精力之外,很嚴格的「住戶公約」又讓我們對於在牆壁上敲敲打打很卻步。再想想,反正只住個三年左右就想移居,到時候要搬還得要復原和整理,好麻煩啊!

有一次,我拜訪好姐妹家,他們是來自以色列的五口之家(三個男孩!)。他們也跟我們一樣剛Relocate 一年左右。

我進到他們家,整個驚艷!倒不是多金碧輝煌,而是整個家舒適溫馨,每個角落都有故事,就像他們已經搬進來住三年以上了。

進門就有整面牆掛著一家人的老照片,另一面牆掛著一幅淡藍色海灘的油畫,讓整個起居室閒適又寧靜。足以容納一家五口的超大型沙發,是我每次最喜歡窩的地方。她的餐桌總有著鮮花點綴,每次拜訪~手藝超群的她也總會烤著蛋糕,整間房子都是烘焙的香味,和幸福快樂的氣氛。

, ,

凱若媽咪|【誠實,需要環境】與其要孩子「不要說謊」,不如讓孩子對我們沒有說謊的必要

我曾有段時間不在台灣與女兒同住,很謝謝我的母親接下了這個教養「準青少女」的重責大任,然而我與母親身處不同世代,教養方式也有許多不同,這樣的「隔代教養」對於他們兩人都是很大的壓力。到現在我仍舊深深感謝媽媽願意「暫代母職」,然而也同樣感謝這樣的時間並沒有太長,女兒就到了德國與我同住。

有一次我媽媽很生氣地傳訊給我。原來是因為女兒莫名其妙有了一支新的手機,卻支吾其詞,說不清楚是誰給她的。這樣「彆腳」的說謊技巧,加上是與「得到一個貴重物品」有關的重要事件,我母親當下非常生氣與擔憂,與我的女兒中間就有了很大的衝突!而且馬上一狀就是告到在德國的我這邊,要媽媽我來立即處理。

 

我那精彩的「說謊史」:說謊不是大惡,卻有可能鑄成大錯

我從小就不是個很「聽話」的孩子。特別是在青少女的時期,「說謊」算是我除了讀書之外的一個專業。我不認為這世界上有任何孩子(人)不會說謊,在研讀兒童發展心理學的時候,也學到其實「灑點小謊」是發展歷程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我回想過去,說的謊可以說是「琳瑯滿目」,從「今天有沒有功課」「考試成績發下來了嗎」,到被媽媽發現同學給的糖果,就說是學校外面廠商送的…,很奇妙的一堆理由,就是「怕被罵」。到了國中之後,偷偷交了男友,說謊的「機會」又更多了。晚了一個小時回家,得要找個理由,講電話講不停,也得要講出個原因。總之,一個謊又得要講更多謊來圓,有時候真的頗累的。

說謊,並沒有讓我變成一個「大惡人」,但最大的代價,是我與父母親之間的關係。而這也是我面對孩子說謊時最擔心的。

,

凱若媽咪|當孩子的領路人:活出你年少時所需要那個「大人」的模樣

很多時候很糾結,究竟該做什麼樣的父母親,該做什麼樣的大人?

我給的引導,究竟會帶孩子到哪裡去?我設下的規範,對孩子是合宜的嗎?

我能夠在給孩子足夠的空間之餘,也同時確保孩子往正面的方向成長嗎?

我能夠在等待孩子獨立成熟之時,也同時給予了足夠的保護與溫暖嗎?

, , ,

凱若媽咪|別讓手足情深,變成了一種壓力:讓孩子知道,總有段時間可以「獨自佔有」你!

我家女兒和弟弟相差11歲,他們的姐弟情深,總讓我很感動。雖然有這個弟弟是個意外,但從姊姊的身上也看到了這「意外的禮物」帶給她的快樂與成長。

 

每個孩子都是獨立的存在

女兒一直是獨生女,直到11年後弟弟出生。或許很多人會說:這樣享受「獨生子女」的時間也挺足夠了吧?不少朋友看到女兒照顧弟弟的模樣,羨慕我有一個「現成的Babysitter」。然而我卻不是這麼看的。

的確啊,姐姐很疼弟弟,也很會照顧他,只要聽到弟弟哇哇叫,姐姐就會放下手邊的事情過去逗他。我們常說,家裡最寵弟弟的就是姐姐了!「可別太寵弟弟喔!」這是我常跟女兒叮嚀的。兒子只要看到姐姐進門,都會大聲叫著「姊姊~」熱情迎接,也常常躺在姐姐身上撒嬌。身為媽媽的我看到這樣的景象,當然是開心又感動。有時候難免想,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這個世界,至少他們還有彼此啊!

不過,我倒是從來沒覺得「姐姐妳應該要照顧弟弟」喔!甚至,我都多次地告訴女兒,「照顧弟弟」是我們身為父母的責任,她不需要因為覺得自己年紀比較大,所以就「必須」要讓弟弟或者照顧他。每次女兒如果「前來搭救」忙碌或快要沒力的我們,也一定會得到很誠懇的一聲「謝謝」。而若她忙著自己的事沒辦法來幫我,也沒關係。當然啦!媽咪我如果已經手忙腳亂到尖叫的狀態,女兒通常都會立馬「挺身相助」的。

, ,

凱若媽咪|Step Dad:我家德國爸爸與他的「Bonus Daughter」

在英文裡頭有個詞彙「Bonus Child」(恩典孩子),指的是從配偶的其他段關係而來的孩子,也就是我們說的「繼子」。我一直覺得,用「Bonus Child」這樣來描述,真是貼切與甜美。 然而身為繼父繼母,現實上也有很多辛苦之處。我一直很感謝,家裡這位突然成為青少女Step Dad的德國爸爸,把這個角色扮演得充滿新意又稱職。

過去的觀念,認為血親的愛肯定勝過一切,然而在現實的世界中,我們卻處處能發現「非血親」對兒女的疼愛,有時並不亞於親生父母親。在德國,一個人有超過一父一母的機率頗高,與台灣普遍覺得這樣的家庭「好可憐」或「不健全」不同,這樣的家庭或孩子在德國無需覺得自己與其他人有什麼差別。

我的老公有兩個爸爸。生父在他三四歲的時候與他的母親分手,在他六歲左右,媽媽與繼父成立了新的家庭。對他來說,「父親」這個角色並不是他人生中很關鍵的人物,但這樣的經歷,卻讓他立志成為一位很認真的爸爸。而有一個「無血緣關係」卻情感深厚的妹妹,也讓老公在與女兒的相處上,有了最佳的範本。

 

血緣與親子關係深淺,真的沒有關係

我自己也有兩位父親,親生爸爸在我18歲的時候因病過世,而繼父(我們到現在還是稱他『叔叔』)已經與我們相處超過我與親生父親相處的時間了。繼父是我親愛的爸爸,疼我和表達愛的程度至深,有時候我都忘了我們其實沒有血緣關係。他更是我孩子們親愛的「發發」(我們家對這位可愛外公的暱稱),這四個孩子從未見過血親的外公,他們「唯一」知道的外公就是「發發」。他們並非血親關係,但孫兒們敬愛他的心卻是很深很深,因為他也是如此疼愛著他 Bonus Daughters 的家人們。

老公與我,都從親身的經歷中明白,「血緣」與真正的「關係」一點關係也沒有!與孩子的關係很簡單,就是你有多願意花時間與他們相處,以及你願意為他們付出多少,你們的「感情戶頭」就有多深。而孩子的善良純真,更會直接對於「真誠的關愛」做出反應,只是有時需要一點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