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國生活

, , , ,

小搗蛋上Kita | 五體投地。德國幼兒園「適應進程表」

14433219_691954567620849_4382636524650424601_n

今天收到小搗蛋托兒所的一大包資料,想說也該是時候啦!再10天就是 D-Day 呢!

不過大部分都是關於托兒所的介紹(小失望,不過難道媽媽你想要收到所有老師的身家調查表嗎?…)
但有個重要的內容:接下來一個月的「適應進程表」

在德國這邊的托兒所似乎都是這樣,有一個「SOP標準作業程序」讓孩子適應Kita 的生活。這間托兒所甚至列清楚「每一天」孩子過去的時間,以及不同適應階段的內容。

, , ,

究竟德國人重不重視學歷?事實是…

jackreading

 

最近有幾篇談「德國教育」的文章,都提到台灣「文憑至上」的問題,似乎看起來德國就沒有這個問題,這讓不少真正在德國生活或求學的台灣人,覺得似乎不是這麼準確。或許,我們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來看看。

 

必須很實際地說,在德國,高學歷還是吃香的

不管是找工作,或者是擔任公職,學歷都是發展的一個保障。之前發生過幾次德國政治人物對學歷造假的新聞,當事人雖都辭職下台了,然而也留下了一個疑問:「學歷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我的德籍老公現在正在念大學。

他過去選擇的就是德國非常著名的「技職教育」,而也在工廠從實習開始,到最後20歲左右就能有十萬台幣左右的月薪,而且還是稅後收入。看起來是不錯,但如果用他的例子來舉證說「學歷不重要」,又有點言過其實。在德國因為工會的力量,有許多不到20歲的實習學生就已經能夠領取相對於台灣不錯的薪資,若表現優良,獲得公司繼續聘用成為正式員工,收入就能夠有相當的程度,如果不在城市生活,也能買車買房,過得挺舒適的。

台灣人若看到這樣的狀況,不少都會投以羨慕的眼光,所以「德國人不重視學位」這樣的快速結論就很容易掛在德國教育之上。

,

一個快樂的你,是給愛你的人最棒的禮物

carolny

 

這張照片是兩年多年在紐約旅館頂樓拍下的。

照片中的我笑得開心,但其實不多人知道,當下我的內心是充滿很多恐懼與懷疑的。

當時我剛離婚兩年,當時還是男友的他,剛從德國搬到台灣半年多。

他對於自己的未來有很多的徬徨,想做些什麼,卻因為待在台灣很多事情無法進行。但他同時又擔心,回德國對我的挑戰太大。

所以即便是他的家人飛到紐約與已經半年沒見的他相聚,但他整個旅程都非常緊繃,心思似乎都飄在另外一端。那段時間我們有很多次爭執,甚至到了我覺得是否該繼續下去的程度。

每次早上起床看著他,和他牽手走在布魯克林大橋上,我知道我們應該可以走很久很遠,然而,需要度過眼前這一關。

對我來說很不容易,面對台灣的事業發展要停頓,更不用說得暫時離開女兒。要放下這些,需要很大的勇氣,更重要的是,需要很深的愛。

, , , ,

給予極大空間,期待嚴格自律。不一樣的18歲生日!

mybabies01

十八歲生日,對許多國家的青少年來說,都是個非常值得慶祝的日子。那代表了「青少年」歲月的終結,進入「成人」的世界!

我老公的家庭更是將這個「成年禮」視為非常重要的一天,因為過了這一天,父母親在孩子生命中的角色也完全不同了。孩子需要準備搬出家門,也沒有任何零用錢或補助了。我婆婆更是會把從那天開始從政府領到的「Kindergeld」(孩童津貼,按規定如果孩子繼續唸書可以領到25歲)全數給成年的孩子。所有一切,他們都要自己負責,包括生活細節,人生抉擇,養活自己。

幾年前,我家德國老公偷偷買了從台灣飛回德國的機票,就為了在妹妹18歲生日前夕,給她一個最大的驚喜!雖然妹妹與我老公是同母異父,但他們非常親密。哥哥特別飛回來慶祝,對妹妹來說意義重大,也看得出他們一家人的好感情。

還記得我們跑到妹妹的高中門口堵她,妹妹整個跳起來~又哭又笑的樣子,真的讓人很感動啊!兩個不同文化下的「青少年生活」,以及父母和他們的關係,真的有很大的差異。從這大日子的趴踢,就可以看得出來。當週的週六晚上,是妹妹的18歲生日派對,這也是整個「慶祝活動」中最重要的一場。

, , ,

凱若媽咪 | 好好吃,好好睡,自己好好照顧自己!

pasta

開始認真做菜之後,很多朋友說:「這實在不像過去的你!是因為到德國以後真的變主婦了嗎?」的確,現在凱若的形象與過去「女老闆」的模樣相去甚遠啊!
其實,這改變的確與搬來德國有關,但不是大家所想像的那樣「被德國人改變了」。

小時候,我在阿嬤「好好念書,其他的不用管」「小孩不要進廚房」的價值觀下長大。
我真的很會念書,也一路念到研究所。但是我也真的…其他生活技能都不會…。

還記得大學時有一次,我想嘗試做義大利麵,就直接把硬的生麵條放進烤箱,整個全部焦黑了。當時覺得,下廚「絕對」不是我的強項!

開始創業後,我無形中也信奉這樣的「天條」~「好好賺錢,其他的不用管」,所以許多家務我也自動「免役」,當然~還是不會煮飯。女兒一直覺得媽咪就是不會煮飯的人,甚至她比我還會弄點東西吃。當時,「吃」對我就是因為餓了,如果能永遠不會餓,我覺得還挺省事的!(笑)

離婚之後,幾次想要開火,我打開廚房的櫥櫃,竟然是全然的陌生,感覺我從未住過那裡一樣。
我能做些料理,但非常不順手,好像一個7歲的小孩一般無助…。

, , ,

凱若媽咪 | 親愛的,請也教妳的孩子疼愛妳!

Jenny02

為孩子犧牲奉獻,付出一切在所不惜,或許是很多父母親的天性,或者天命。說是要出門逛街,總是買了一堆孩子的衣服;上市場採買,總是帶了一堆孩子們愛吃的回家;明明已經累到不行,但想到明天孩子沒有乾淨運動服可以穿,又還是從沙發上爬起來。省吃儉用,就是希望給孩子們「最好的」!

往往,我們知道孩子們最愛吃什麼,孩子們卻不知道我們最愛的,甚至當他們一口吃掉我們過去最愛的點心,看著他們滿足快樂的神情,我們還覺得比自己吃還滿足呢!

或許,只是或許,孩子們長大了之後,會明白妳的用心。

我們已經習慣,從他們是嬰孩~還不知道我們是誰的時候,就給了他們所有!我們的愛,我們的心,我們的身體,我們的時間,一切一切。當孩子漸漸長大,若不自覺,我們還是習慣繼續這樣付出,甚至死而後已。「不求回報」,不就是最大的愛嗎?

然而,是嗎?這真的是對孩子們最好的嗎?

給予是種美好,然而我們身負的責任,不只是「給予」,還有「教養」。
當我想著,現在我所有的努力,都為了他們未來獨立生活而準備,我不能只有給予,還需要讓他們理解與學會,如何愛,如何也能成為付出的那一方。

, ,

孩子,希望你自在於「與眾不同」!



姐姐來到德國後,發現很多原本習以為常的事情,都變成很特別。

全校的東方臉孔算是少數,很快地,整個中學部的東方人姐姐就都認識了,說華語的人更少。而她,是全校唯一一個台灣人。同學們喜歡她的黑頭髮,常羨慕地摸著她的頭。

12歲就171公分的她,連在一群西方同學中都高出一個頭,完全引人注目。同學裡沒有人知道「少女時代」或「我的少女時代」,大家聽的歌不一樣,看的卡通不一樣,喜歡的偶像更不一樣。姐姐看到師長習慣鞠躬,同學覺得這樣很奇妙也有趣,因為他們與老師平起平坐習慣了。她體育課打的「躲避球」,這邊很少有同學玩過,而足球和曲棍球,對姐姐來說也是初次接觸,對這邊的同學來說,許多人早已是箇中高手。

以上許多的文化與習慣差異,再加上語言的隔閡,環境的改變,讓姐姐在開始的前幾個月,在學校裡經歷了一段「沈默期」。所有的老師同學都「誤以為」姐姐是個很安靜的女生(就像他們大多認識的亞洲女生一樣),當他們在學校「情人節舞會」時看到姐姐聞樂起舞的瘋狂模樣,才發現她的「真面目」!

, , ,

隨處都應該是媽咪的哺乳室!

jackwalking

凱若的第一胎,餵母乳到了一歲十個月,而弟弟現在一歲兩個月,還在持續餵母乳中,常有朋友問我:這樣不累嗎?其實我想,是因為比較「不累」所以才讓我這個懶媽媽持續餵母乳的。

餵母奶一開始的「磨合期」是比較累,畢竟「吸吮」對於新生兒也是新的,而媽媽的乳房也需要一些時間適應寶寶強力的吸吮(放心,一段時間後就沒感覺了)。但一旦母嬰彼此「契合」了,「供需平衡」之後,省了很多麻煩事(像是洗奶瓶、消毒、擠奶⋯),全親餵也不太會有乳腺炎(凱若這胎完全沒有這些狀況)。
而起初幾個月,餵母乳也的確會讓媽媽沒辦法像過去一樣~持續不間斷地睡覺,對於重眠的我和另一半,實在也是很挑戰啊!但半夜不需要設鬧鐘起床,泡奶餵新生兒,只需要轉個身親餵就能繼續睡覺,適應之後反而覺得比較輕鬆呢!

那天與一個懷孕的姐妹聊天,她說:「我在台灣的朋友一直告訴我餵母奶多辛苦,怎麼看你們這些在德國的母奶媽媽,好像都很輕鬆?」?

我想她的觀察是真的。

, ,

我家姐姐 | 來德國當然要踢足球!「守門員」初登場

 

【 運動健將~就是我家姊姊!】⚽️⚽️⚽️

明天,姐姐就將要代表學校足球隊,第一次出賽囉!?

足球對姐姐是完全新的一項運動,在德國卻是「國民運動」
然而才練短短一個月,教練竟然就要她擔任「先發守門員」的重責大任。運動細胞加上手長腳長,還是有先天優勢的啊!?

每週有一天,姐姐下了課去練足球,之後又自己跑去練籃球,果真證實了「只要喜歡的事,不管多累都會開心地去做」這樣的道理!?媽咪也很為她驕傲喔~❤️

「守門員」是個很需要「抗壓性」的角色。
剛才在睡前呢喃的時候,姐姐就一直說她真的很緊張,不想搞砸了比賽啊!?
媽咪不會踢足球,只好用我過去「閱球賽無數」的經驗,跟她分享世界級守門員的「心法」???

姐姐,我們都很為你驕傲!
讓我們一起幫姐姐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