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德國婆婆

, , ,

凱若媽咪 | 教養,真是件不「討喜」的工作!

oma2

 

現代的爸媽,一方面擔心沒「教好」而養出媽寶,一方面卻又擔心與孩子的關係太緊張。

傳統的東方教育太過於嚴肅八股,但西方的教育又不一定符合家庭的現實。如果事事都讓孩子決定,每餐都吃巧克力蛋糕,先打完電動再做功課就會變成常態,但若事事都由爸媽決定,又限制了孩子的自由與發展,甚至落得被貼上「老古板」和「專制」的惡名。

 

然而,讓孩子有時討厭你,卻是必須的

很多朋友看我與女兒關係互動很像好姐妹,都以為我對她的管教非常「自由派」。

「尊重」當然是我們互動的基礎,但不表示事事她都能決定,有些事情,是完全沒得商量的。

在我們家,關於孩子的事情分為三種:孩子自己決定的事、有原則但可以調整的事,以及沒商量餘地的事。

而哪些事情是哪種,由父母決定,子女可以問為什麼,可以與我們辯論,但最終並不代表結果一定可以改變。有些事情就會永遠留在「沒得商量」的黑色區域,而有些事情會因為孩子年紀不同而變換種類。

, , ,

媽咪也要有下班時間!

mybabies04

看著在客廳一角自己開心玩著的小搗蛋,一轉眼~他也一歲四個月了!回憶起這一年多許多時刻的兵荒馬亂,此時簡直是天堂。

媽媽,也是要有下班時間的!

思緒回到更早,12年前大女兒出生時,我親自帶著她還同時創業,那幾年真的是把「台灣女性」的刻苦耐勞發揮到極致。每天不是帶孩子就是工作,鮮少有時間留給自己。

一直到她上了小學,事業也穩定了些,才能夠偶而「偷閒」做些自己的事。還記得每晚「陪睡」的時候,連讓自己「不小心睡著」的機會都沒有,手邊總是拿著筆電回著email 或者打著文件。

「母親」和「創業老闆」這兩個工作,都是7-11 全年無休的啊!「撐著」二字,大概就是那多年的生活寫照。

當時若有上班族的朋友告訴我,他的生活有多疲憊,我都會不以為然地說「至少你有下班時間啊」!

, , , ,

給予極大空間,期待嚴格自律。不一樣的18歲生日!

mybabies01

十八歲生日,對許多國家的青少年來說,都是個非常值得慶祝的日子。那代表了「青少年」歲月的終結,進入「成人」的世界!

我老公的家庭更是將這個「成年禮」視為非常重要的一天,因為過了這一天,父母親在孩子生命中的角色也完全不同了。孩子需要準備搬出家門,也沒有任何零用錢或補助了。我婆婆更是會把從那天開始從政府領到的「Kindergeld」(孩童津貼,按規定如果孩子繼續唸書可以領到25歲)全數給成年的孩子。所有一切,他們都要自己負責,包括生活細節,人生抉擇,養活自己。

幾年前,我家德國老公偷偷買了從台灣飛回德國的機票,就為了在妹妹18歲生日前夕,給她一個最大的驚喜!雖然妹妹與我老公是同母異父,但他們非常親密。哥哥特別飛回來慶祝,對妹妹來說意義重大,也看得出他們一家人的好感情。

還記得我們跑到妹妹的高中門口堵她,妹妹整個跳起來~又哭又笑的樣子,真的讓人很感動啊!兩個不同文化下的「青少年生活」,以及父母和他們的關係,真的有很大的差異。從這大日子的趴踢,就可以看得出來。當週的週六晚上,是妹妹的18歲生日派對,這也是整個「慶祝活動」中最重要的一場。

, , ,

別太怕孩子受傷!

04play

在寶貝女兒姐姐搬到德國前,一回我們約她的同學們到家裡玩一整天。事前我就告訴女兒,他們已經五年級了,得要自己打點午餐,媽咪可不是他們的傭人喔!女兒非常有信心地說「交給我!」,事前就將菜單大致規劃好了,番茄炒蛋、義大利肉醬麵、炒個青菜… 看起來挺不賴的。

當天快到中午,女兒便催促著同學一起去超市買菜。他們一行七八個同學,花了不少時間才回來。我看著他們提著頗重的袋子,開心熱鬧地準備下廚,也覺得很有趣!

女兒是當天的大廚。我以為是因為她大姐大的個性,加上又在我們家,所以這責任自然是她擔起,原來不是…,而是因為所有的同學中,竟然只有她下過廚,也只有她有用刀子的經驗,所以也「只有」她能夠做大廚。同學們看著姐姐有模有樣地使著刀切番茄,也覺得好像沒有這麼難,應該很好玩,一個個央求讓他們「切幾刀」。我在旁邊提醒「你們第一次用菜刀,要慢慢來喔!」,幾個已經都10多歲的「哥哥姐姐」,切起菜興奮得像幼稚園的孩子一樣。

我問他們:「為什麼沒用過菜刀呢?」

, ,

家人,就是什麼都能講!

oma

一直覺得很幸運,能有一個很有教養智慧的德國婆婆。

就像很多人想知道的:德國家庭教育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我也一樣很好奇!
而德國婆婆給了我很好的機會看見許多值得思考的地方,也從中學習很多。
 

我有一個很厲害的德國婆婆。

她有兩段婚姻,幾乎一個人帶大了三個願意且能夠獨立生活的孩子,每個孩子都有著很堅固且良善的價值觀,這當然不是她真正厲害之處。在這與她相處的三年多時間裡,婆婆讓我驚訝的是她做到了每個母親的夢想:她的每個孩子們感情非常地親密,就算他們有不同的父親,而我總是可以深深感受到,三個孩子都視母親為「最好的朋友」之一,除了很隱私的話題之外,他們家人間幾乎是無話不談。

想用幾篇文章寫下我對德國婆婆家庭教育的觀察,這或許不代表所有的德國家庭,但的確給了凱若很多新的觸發與反思,當然也影響了「凱若媽咪的教育實驗」囉!

初訪德國,一開始讓我感受到文化差異的~就是他們家人彼此之間的直接,尤其是在每天的餐桌上。倒不是說他們會批評彼此,他們鮮少這麼做,多半是對對方的行為開開玩笑。他們的直接,是每天餐桌上對於「所有議題」的討論,甚至是「激辯」,而熱血辯論完一個議題,又開開心心繼續吃飯和開玩笑。

一開始聽到他們針對「德國的社會福利」展開辯論,我整個人都快吃不下了,一直猜哪個人會翻臉…。因為他們的「辯論」不是只是知道彼此意見不同而已,而是一邊pass 晚餐,一邊提出正面反面例證,甚至數據,很「紮紮實實」的辯論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