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德國婆婆

, , ,

凱若媽咪|【誠實,需要環境】與其要孩子「不要說謊」,不如讓孩子對我們沒有說謊的必要

我曾有段時間不在台灣與女兒同住,很謝謝我的母親接下了這個教養「準青少女」的重責大任,然而我與母親身處不同世代,教養方式也有許多不同,這樣的「隔代教養」對於他們兩人都是很大的壓力。到現在我仍舊深深感謝媽媽願意「暫代母職」,然而也同樣感謝這樣的時間並沒有太長,女兒就到了德國與我同住。

有一次我媽媽很生氣地傳訊給我。原來是因為女兒莫名其妙有了一支新的手機,卻支吾其詞,說不清楚是誰給她的。這樣「彆腳」的說謊技巧,加上是與「得到一個貴重物品」有關的重要事件,我母親當下非常生氣與擔憂,與我的女兒中間就有了很大的衝突!而且馬上一狀就是告到在德國的我這邊,要媽媽我來立即處理。

 

我那精彩的「說謊史」:說謊不是大惡,卻有可能鑄成大錯

我從小就不是個很「聽話」的孩子。特別是在青少女的時期,「說謊」算是我除了讀書之外的一個專業。我不認為這世界上有任何孩子(人)不會說謊,在研讀兒童發展心理學的時候,也學到其實「灑點小謊」是發展歷程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我回想過去,說的謊可以說是「琳瑯滿目」,從「今天有沒有功課」「考試成績發下來了嗎」,到被媽媽發現同學給的糖果,就說是學校外面廠商送的…,很奇妙的一堆理由,就是「怕被罵」。到了國中之後,偷偷交了男友,說謊的「機會」又更多了。晚了一個小時回家,得要找個理由,講電話講不停,也得要講出個原因。總之,一個謊又得要講更多謊來圓,有時候真的頗累的。

說謊,並沒有讓我變成一個「大惡人」,但最大的代價,是我與父母親之間的關係。而這也是我面對孩子說謊時最擔心的。

, ,

凱若媽咪|媽咪最大的恐懼:「人多口雜」的教養環境!

人多口雜的教養環境,是壓力不是助力

每回當我分享德國婆婆的故事,許多的朋友都會羨慕地說:「真希望也有這樣的婆婆/媽媽」。其實倒不是因為婆婆媽媽們不關心孫兒的教育,反而是因爲太過於有想法、有經驗、有意見,如此「人多口雜」的關心,變成父母親的一種壓力,而非助力。甚至,還會因此有很多溝通與爭執。大多數的長輩都是希望兒孫好,要怎麼拿捏,的確是很不容易!

就算不是身為爺爺奶奶,有時我們自己都難免對別人的教養方式有些意見。然而,我常提醒自己和老公:「這世界上能夠『管教』一個人的,只有他的父母親和他自己」,有時閉上嘴巴,是最有智慧的做法。因為就連一個揣測的問句,都可能會是壓垮「壓力破錶」的父母親那最後一根稻草啊!

會有這樣的心得,真的是從自己的經驗裡頭體會到的。

我餵女兒母奶餵到一歲十個月自然離乳,在13年前的台灣社會,我簡直是「異類媽媽」!當然,身邊鼓勵的聲音還是不少,但一些「關心」與「問候」實在讓我不勝其擾。

「你這麼瘦,會有奶嗎?」
「母奶半年後就沒有營養了啦!」
「你這樣胸部會下垂喔!」
「這樣孩子會太依賴你,不能獨立喔!」

我很佩服自己當時的「耳背」,也謝謝我自己母親與家人的支持,以上這些狀況一個都沒有發生,而且女兒頭好壯壯好得很!但不是所有的媽媽都像我一樣幸運,很多的媽媽們除了要面對初次餵奶的「內憂」,還得要面對鋪天蓋地的「外患」,實在是很辛苦。想想,如果「一整村」的幫助對媽媽都不是支持力量,而是一堆反對意見與似是而非的老舊觀念,那還不如媽媽自己決定就好啊!

 

, ,

凱若媽咪|「你有,我也要有」並不是真正的公平。讓手足間不再比較的教養秘訣

有一個以上孩子的父母親,常擔心的就是孩子覺得自己「偏心」。什麼東西總要準備個「每人一份」,甚至切蛋糕的大小都得要很講究。但這樣真的就會讓孩子覺得我們不偏心嗎?

婆婆有三個孩子,其中兩個兒子只相差不到一歲,妹妹則是六年後才出生。他們兄妹之間感情非常好,但有著完全不同的性格與人生的規劃。我曾經問老公:「你曾經感覺到『媽媽比較愛』哪一個兄弟姐妹嗎?」,他十分肯定地跟我說:「我的媽媽完全不偏心,而且從來沒讓我們覺得她站在誰那一邊,或誰一定要讓誰。」,婆婆總是對他們說:「我對你們的愛都是一樣深,你們每個『都』是我的『最愛』!」。

 

「你有,我也要有」不代表真正的公平

這不代表他們什麼東西都「你有,我也要有」,這種「表面的平等」並不會讓三個人就不吵了,反倒很多時候婆婆會依照他們的需要給他們不同的東西,這種「我很特別」的獨特感,才是讓三個孩子和平共處的秘訣。

老公回憶起他們還小的時候,媽媽就很有觀察力,知道他們個別喜歡的活動或東西,總是會準備一些小東西讓他們驚喜萬分。而如果有給A,也一定會給B和C,但不會完全一樣的東西。這也讓孩子們知道,我們都是不同且特別的「獨立個體」。

婆婆的三個孩子雖然都是同個星座,但三人的性格迥異,也因此,婆婆對他們三個人的教養方式,也有所不同。

 

, ,

我的德國婆婆|當婚姻不再:別讓大人世界影響了孩子

 

聖誕節,是德國人全家團聚的日子。就像台灣的農曆年四處拜年,我們每一年回老公老家,除了在婆婆家和一大家人過聖誕夜之外,都還會到爺爺奶奶家拜訪,當然包括老公生父那邊的家人。上一個聖誕節,公公婆婆做了件讓我很感動的事,他們邀請了老公和哥哥的生父到家裡一同過聖誕夜。在那個夜晚,大家一起吃著聖誕大餐,談天說地、玩小孩、拆禮物,這是老公與哥哥,第一次同時間與兩位爸爸一起過聖誕夜。

其實在這次之前的幾個場合,我就已經很訝異於他們這一大家子人的「和樂融融」。在老公哥哥的婚禮那天,因為車子的安排,所以由老公的生父開車載著老公的繼父、老公與我三人一起到宴會場地。那時老公與我還沒結婚,第一次遇到這狀況的我,原本以為在車上迎接我們的是讓人尷尬的沈默,沒想到卻是相反。兩老早就聊開了!從車子聊到音樂,又聊到最近的旅遊計畫,原本話不多的兩個男人,在車上聊到老公與我都插不上話。

 

用愛與智慧讓一家人團聚

每次我們回老家,生父總會在我們抵達的當晚就過來見面。在我們要離開的當天,也一定「全家」聚集一起吃頓豐盛的早餐。其實,這畫面好幾次讓我眼眶泛淚。同樣有兩段婚姻,我知道這樣的「闔家團聚」有多麽地困難。這也讓我更感動於婆婆的智慧。

,

凱若媽咪|先談愛,再談教養。對孩子表達愛,千萬別隨著他們長大而停止

女兒剛到德國的前幾個月,我們有一段「異地共同生活」的適應期。她要適應搬遷到不同國家,進入不同的教育環境,甚至適應德國的氣候、家人,交新的朋友,非常不容易。而媽媽我,對於該怎麼在文化背景的轉換中,給女兒最適切的教養,又能夠符合她現階段的狀況,很是頭疼。

而婆婆一句話,讓我重獲信心。

 

「妳是這世界上最愛她的人。

先想著妳多麽愛她,再來想怎麼教養。」 

 

我的兩次生產都不是非常順利。第一胎時,女兒因為臍帶繞頸,推了好幾個小時都沒辦法出來,最後只好出動吸盤。她剛出生的時候,手腳還是藍色的。我記得自己累癱在產檯上,期待著聽到女兒哭出聲,那短短幾秒鐘,像是幾個小時一樣地漫長。

十一年後在德國生兒子,我抱著「第二胎總是會比較快速」的希望進了產房,但事實上完全相反。第一胎我還能忍著不打無痛分娩,想說第二胎也可以比照辦理,沒想到這胎的疼痛完全難以忍受,而且持續非常久。連麻醉科的醫師來會診都建議我立刻打無痛,否則她判斷我忍不到孩子出生就會痛到昏過去。我整整痛了32小時才將兒子生下,甚至老公一度覺得要失去我了,淚流滿面。兒子出生與他的姊姊一樣,沒有馬上哭出聲,我記得自己在那短短幾秒內就問了助產士大概10次「Is he OK?」,直到聽到兒子的宏亮哭聲,才放心抱著老公狂哭不止。

那一刻,我與許多的母親一樣。唯一的心願,就只要孩子能夠平安健康!

, ,

婆婆來訪總是像「皇太后駕到」?純付出而不索求的關係,更讓人如沐春風


有時真的從婆婆來訪的安排上,感受到她無私的愛,與身為長者的智慧。

例如,她會安排在我老公最忙的時候來訪,幫忙帶孫子,讓我能喘口氣。或是在孫子生日的前一天來,幫忙我們佈置和準備隔天的派對。接著再多待幾天幫忙收拾。她把自己當作「幫手」,而不是「被服侍的對象」,也讓兒女可以放心做自己的事。

在派對上,我來自台灣的朋友問:「你婆婆會不會很無聊?」
我這才想到,派對上我婆婆一個人都不認識,但結束後,我問她剛剛玩得開心嗎?
她回答我:「很棒啊!」,然後開始和我聊起我的朋友們,她短短的兩個小時已經認識了幾乎所有的家庭。她並不是「派對嗨咖」,但卻是一個很懂得聆聽與默默觀察的人,然後出奇不意地給一個深得你心的禮物或付出。

一開始,每回婆婆來訪我都大肆整理。沒辦法,我是台灣來的媳婦啊!老公都笑:「哪次我媽說過什麼了?」,的確,當她來家裡,從來不「檢查」環境,也從來不叨念「怎麼不這樣那樣」,就單純開心地陪孫子玩,和我們聊天。幾次之後,我反而會把一些「大家事」,例如擦全部窗戶、地板打蠟之類,「留」到婆婆來的時候做。因為她來了我就多個幫手帶孩子,這可是很難得的機會可以大掃除啊!就像現在,我坐在咖啡廳寫文章,婆婆就與老公帶著兒子,享受三代同堂的天倫之樂,真好!

她來的時候,絕非如「皇后駕到」般,得要子女放下手邊所有的事情,恭候大駕光臨,事前還得要翻修整理、沐浴更衣。反而,她的到訪對我們來說有如「聖誕老婆婆」降臨一樣,我們夫妻倆終於能出去看場電影、約會、整理家裡、工作…。這樣,誰不歡迎婆婆來呢?

, , ,

【過年紅包篇】沒有條件的愛,讓孩子就算飛得遠遠,心裡還是有爸媽。

德國土生土長的老公,對於台灣和亞洲的習俗文化非常有興趣。第一次在台灣過年時,他也「有樣學樣」包了「一元復始」紅包給我的女兒。當他看到過年時期大家在「包紅包」上頭花的心思,覺得真是太有意思 。

朋友見他這麼興致盎然,語帶無奈地跟他說:「如果是你親自要費這些心神,就不會覺得這麼有趣了……」為什麼呢?從開始工作後的第一次過年開始,要包給多少家人,該包給父母親多少,就是每個孝順的孩子腦中得要盤算的。如果還有兄弟姊妹,偷偷打聽對方打算「怎麼包」然後「微調」自己的金額,也是常有的事。因為有的父母親還會「不小心」說出來兄弟姊妹誰包多包少啦!也聽說過,若今年包得比去年少,還會被拿出來做新年的家庭會議主題。甚至在過年之前,還會有理財專家寫文教大家「怎麼包紅包」。這真的是我們社會的一個「大學問」呢!

德國沒有每年包給爸媽紅包的習俗,他們闔家團聚的聖誕節,大多數還是送禮物居多,因為他們認為「挑選合適對方的禮物」代表著對對方的了解,也能夠依照自己的預算來安排,只有祖父母以上輩份的長輩,因為不知道該送什麼給孫字輩,也沒有力氣去採買禮物,所以就會用禮金取代。老公家的兄弟姐妹彼此說好不送聖誕禮物給對方,把「主力」都放在給爸媽的禮物上!要把禮物送到「心坎裡」真的比包禮金要難多了!每年老公都是費盡心思才能準備好給父母親的禮物呢!

當德國婆婆聽到台灣過年要包給父母親,直說:「在台灣當爸媽好幸福喔!(頑皮地用手肘推推我老公),但我不太理解這個文化,妳可以解釋給我聽嗎?」

, ,

教孩子「背上要長眼睛」!不只享受,還要善後。

14517348_695244067291899_1301809257570121817_n

我想應該很多爸媽都有一樣的經驗。
小小孩玩具一件件拿出來,然後我們在他們睡著後收拾。或是大一點的孩子,喜歡烘焙,把整個廚房的「傢伙」都拿出來用,完成了美味蛋糕,吃完了~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整個像被轟炸過的廚房和烤箱。

這場景不是只有在家裡,在公共場合也常看到。亂得像海嘯剛過的公共遊戲室,圖書館散落一地的童書,杯盤狼藉的餐廳桌面,讓人開了門又關上門的骯髒廁所,甚至是跨年活動過後的恐怖垃圾堆。疑?後面幾項,不是光只有孩子出現的場合唷!沒錯,其實不是只有孩子會「留下爛攤子」,大人也會,而且留下的爛攤子還更大更難收拾。

我家姐姐喜歡做蛋糕,我過去工作很忙碌,但週末總想和她一起同樂。當她還是四五歲的孩子時,她只負責兩件事:攪拌、吃!常常把蛋糕放進去烤之後,姐姐就一溜煙跑去看卡通,留下我收拾「殘局」。姐姐不需要收拾,所以她也不會去注意攪拌的力道,拿東西也挺「大辣辣」,我這個媽,太過於沈浸在「親子同樂」的氣氛中,也不以為意。直到我的德國老公第一次看我們做蛋糕,他忍不住說話了。

我們開心地吃完了之後,我照例又是收盤子叉子,又是清理廚房。老公到我旁邊搭著我肩膀,輕聲地說:「我覺得這不是『你們』一起做蛋糕耶!而是她在享受,你在收拾。

, ,

凱若媽咪 | 當孩子問:為什麼其他小朋友可以?

naughty

在分享了兩篇文章:「我的德國婆婆:學會在公共場合舉止得宜,孩子一生將受用無窮!」與「教寶寶好好吃一頓飯」後,得到了很多父母親的認同,也有不少爸媽問到一些實作的問題,最多的就是,當孩子說:「為什麼其他小朋友可以?」的時候,該怎麼回答。

 

為什麼其他小朋友可以?

這個問題,大概每個孩子,包括你我,都問過爸媽吧!我們得到的答案或許是「那如果他去吃大便,你也要去吃嗎?」這種聽起來…恩…有點嚇人的答案,但這個回答似乎是台灣孩子的共同童年回憶。或者把這恐怖的行為代換為「跳樓」或「撞牆」之類,但基本上大意是一樣的:別人去做的行為,並不表示就是對的或者好的,你不需要跟著去做。

當然還有些更強硬的回答,例如:「你是我兒子,就要照『我』的規矩!」或者「不然你叫別人爸啊!」,大意就是:他可以你不行,是因為他爸媽是他爸媽,而我是你爸媽,我說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其實以上兩種回答的背後含義都沒什麼錯誤,只是聽起來有點不舒服而已。

我德國婆婆的回答則是:「因為你不是『其他』小朋友!」聽起來比較沒那麼驚悚,不過意思則是差不多的:身為你的父母,我的教養方式不是這樣,而你是我的孩子。

, , ,

學會在公共場合舉止得宜,孩子一生將受用無窮!

對許多爸媽來說,帶小小孩出去餐廳用餐,搭飛機火車,甚至只是逛個街,有時都是壓力極大的事。
出生嬰孩到幾個月大的寶寶,還屬於「活在自己世界」的階段,當然無可厚非地偶而會有失控的狀況,我相信大多數當過父母親的人都能理解。然而,若是到了學步兒,甚至四五歲以上,卻還是一出門就像脫韁野馬四處狂奔,大聲吵鬧甚至在地上打滾,這樣的畫面就不怎麼可愛了!有時甚至非常危險。

之前寫過一篇文章:教寶寶好好吃一頓飯 ,就提到這樣的恐怖小孩。我們很喜歡這對朋友,小孩也很可愛,但我們與他們聚會,絕對不約一起出去吃飯,因為不只是他們一家人沒辦法好好吃,連我們都受到影響,甚至總要提心吊膽是不是會有什麼危險發生。這也影響到他們夫妻的感情,因為每次孩子的失序行為,就會影響到父母親的心情,也無法享受全家一起的時光,更別說因此產生的一些爭執。

但這些,都是可以預防的!

在文中我也提到了我的一些「家庭觀察」,這些身邊的故事或許「樣本數不足」,也因此讓我好奇,究竟是為什麼~讓某些家庭的孩子能夠在我們認為「有理說不聽」的年紀,就能知道在公共場合的分寸,而某些家庭的孩子則是到了青少年都仍舊讓人頭疼。

從兒子剛出生到一歲半的時間,我的德國婆婆幾乎每三四週就會自己訂好旅館,開車四個鐘頭,到我們居住的城市探訪我們一家。我很幸運,有一個尊重孩子父母親,卻從旁幫助許多的婆婆。當然,她就成為我的最佳採訪對象,抓緊機會就「家庭訪問」她的教育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