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教育經驗分享

, ,

別怕叛逆期!用「無論如何」的接納,陪孩子享受這段青春無敵!

new01

我過去是個很叛逆的青少女(可能一直到現在還是)。

有時想想自己曾經(甚至有些還只是幾年前)做過的瘋狂事,若自己的女兒一樣這麼做,我可能會擔心到瘋掉⋯⋯。

所以我沒有什麼權利,用一句「這對妳不好,妳不准這麼做」來打發我的孩子。一向對寶貝女兒很誠實的我,也說不出口這些話,更不可能禁止她。

我從沒打算傷害任何人,甚至沒想過可能會傷害自己。在那青春歲月裡,一切都顯得那麼地充滿魅力而無害啊!
所幸走過所有,我仍然健康快樂地活著!我常常回頭看,覺得自己無比幸運⋯⋯
然而,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這麼幸運。

隨著姊姊年紀漸長,她也知道越來越多媽咪過去的瘋狂(荒唐?),有時彼此分享這些過去,讓我們的交集突然得以存在於同一個世代,而感覺非常靠近。但,有時也讓身為媽咪的我,需要多琢磨思考,該怎麼與似懂非懂的他們,聊這種種可能在台灣都屬於「禁忌」的事。

, ,

你教孩子的,是你的『犧牲』?還是『選擇』?

03family

傳統的父母親常告訴孩子他們有多麻煩,為了孩子~父母犧牲了多少…其實,生孩子應該是父母自己的「快樂選擇」,而不是「選擇犧牲」啊!

孩子不懂,也不知道怎麼回應,往往就這樣深深認定自己是麻煩的…當要選擇人生的道路時,很多人就算已經成年,仍然恐懼。認為「做自已」就等於「自私」,因為自己的父母親是這樣地「犧牲自己」來成就孩子啊!

很多父母在自己的生活、事業、婚姻中,用著「為了孩子犧牲」這樣的旗幟,讓自己多年處在不快樂的狀態下。這樣的父母又怎麼能給孩子能量與信心,認為人生會是美好的呢?

我的兩個寶貝相差11歲,但兩個都是「意外寶寶」。雖然總覺得好像自己沒有準備好當個媽,也因此生活方式的震盪非常大,不過我總在他們還在肚子裡的時候想:「很多的美好,都是在預料之外出現的!」也很認真「叮嚀」自己,孩子沒有「故意」要造成我的人生負擔,我願意付出多少是我自己的決定,而我決定做一個以孩子為優先的媽媽。這一切,都是我的選擇,我的決定!

, , ,

別太怕孩子受傷!

04play

在寶貝女兒姐姐搬到德國前,一回我們約她的同學們到家裡玩一整天。事前我就告訴女兒,他們已經五年級了,得要自己打點午餐,媽咪可不是他們的傭人喔!女兒非常有信心地說「交給我!」,事前就將菜單大致規劃好了,番茄炒蛋、義大利肉醬麵、炒個青菜… 看起來挺不賴的。

當天快到中午,女兒便催促著同學一起去超市買菜。他們一行七八個同學,花了不少時間才回來。我看著他們提著頗重的袋子,開心熱鬧地準備下廚,也覺得很有趣!

女兒是當天的大廚。我以為是因為她大姐大的個性,加上又在我們家,所以這責任自然是她擔起,原來不是…,而是因為所有的同學中,竟然只有她下過廚,也只有她有用刀子的經驗,所以也「只有」她能夠做大廚。同學們看著姐姐有模有樣地使著刀切番茄,也覺得好像沒有這麼難,應該很好玩,一個個央求讓他們「切幾刀」。我在旁邊提醒「你們第一次用菜刀,要慢慢來喔!」,幾個已經都10多歲的「哥哥姐姐」,切起菜興奮得像幼稚園的孩子一樣。

我問他們:「為什麼沒用過菜刀呢?」

, ,

凱若媽咪 | 其實,我們都能讓台灣的母親更快樂!

IMG_1697

在德國,母親節的氣氛沒有台灣濃厚,我幾乎都要忘了今天是母親節。不過當然應景地還是越洋撥了Skype 祝媽媽母親節快樂,也利用台灣便利的網路購物,買了禮物送到母親家。

 

十分低調的德國母親節

看著臉書上朋友們熱烈慶祝母親節,似乎「出去吃飯+送份大禮」,已經是母親節的基本配備。沒有準備的話,還真的是會感覺非常罪惡感啊!我問德國老公:「你們不過母親節的嗎?」,他說也是會,但「就是說聲母親節快樂啊」!他還有點被我一直惦記這件事情的「精神」給嚇到,很緊張自己並沒準備禮物給我,也沒準備大餐,會不會太不夠意思了…。

我說:「不會啦!重點是當個快樂的母親,這樣天天是母親,天天都快樂!」。老公自然是很滿意這個答案,也讓他「逃過一劫」啊!

然而,這個對話也讓我思考:究竟如何~會讓一位母親更快樂?
或者說,究竟什麼讓原本應該天天快樂的母親~不快樂了呢?

 

身為母親:是犧牲,還是快樂?還是快樂的犧牲?

其實作為一個母親本身,對我來說~就已經是很美好的禮物了!

雖然「母親」二字,似乎一直帶點「含辛茹苦」的苦情形象,但看著孩子們日漸長大,能夠用自己的愛給予他們安全感,能夠看到他們時常的笑容,能夠分享他們的喜怒哀樂…這一點一滴都讓我覺得滿足而喜悅。這十四年來,我倒鮮少覺得自己身為一個母親「犧牲」了什麼,反倒有時覺得做子女的,也犧牲了不少啊!

, ,

凱若媽咪 | 我的人生不完美,但很美好!

20160425153604_9

這幾天因為小搗蛋睡覺亂七八糟,搞得凱若情緒暴走了好幾次…。想想兩個孩子~自己的狀態不同,也有不同的心情。

第一胎呆呆的,完全沈浸在當媽的快樂中。好處是~對於發生的所有辛苦事,一概「選擇性記憶」,壞處是~接下來的幾年都把「當媽」放在第一位,忘了自己。

甚至連創業也都為了孩子,同時照顧新生兒和創立新公司,真的不知道自己幹嘛這麼拼,也不知道自己怎麼走過來的。

孩子並沒有要媽這樣,但媽自己假想得太多,有好多「必須」和「堅持」。 生產的堅持、哺餵孩子的堅持、養育嬰兒的堅持、參與每個第一次的堅持… 我給了自己很多要求。

生活過得很精實,然而過了一段時間,也覺得很疲累。
也當然~漸漸發現孩子其實沒有這麼需要我做到這些。
這樣的堅持也有果實,就是和寶貝女兒的關係~不管多忙,距離多遠,都還是很緊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