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教育經驗分享

, , ,

【過年紅包篇】沒有條件的愛,讓孩子就算飛得遠遠,心裡還是有爸媽。

德國土生土長的老公,對於台灣和亞洲的習俗文化非常有興趣。第一次在台灣過年時,他也「有樣學樣」包了「一元復始」紅包給我的女兒。當他看到過年時期大家在「包紅包」上頭花的心思,覺得真是太有意思 。

朋友見他這麼興致盎然,語帶無奈地跟他說:「如果是你親自要費這些心神,就不會覺得這麼有趣了……」為什麼呢?從開始工作後的第一次過年開始,要包給多少家人,該包給父母親多少,就是每個孝順的孩子腦中得要盤算的。如果還有兄弟姊妹,偷偷打聽對方打算「怎麼包」然後「微調」自己的金額,也是常有的事。因為有的父母親還會「不小心」說出來兄弟姊妹誰包多包少啦!也聽說過,若今年包得比去年少,還會被拿出來做新年的家庭會議主題。甚至在過年之前,還會有理財專家寫文教大家「怎麼包紅包」。這真的是我們社會的一個「大學問」呢!

德國沒有每年包給爸媽紅包的習俗,他們闔家團聚的聖誕節,大多數還是送禮物居多,因為他們認為「挑選合適對方的禮物」代表著對對方的了解,也能夠依照自己的預算來安排,只有祖父母以上輩份的長輩,因為不知道該送什麼給孫字輩,也沒有力氣去採買禮物,所以就會用禮金取代。老公家的兄弟姐妹彼此說好不送聖誕禮物給對方,把「主力」都放在給爸媽的禮物上!要把禮物送到「心坎裡」真的比包禮金要難多了!每年老公都是費盡心思才能準備好給父母親的禮物呢!

當德國婆婆聽到台灣過年要包給父母親,直說:「在台灣當爸媽好幸福喔!(頑皮地用手肘推推我老公),但我不太理解這個文化,妳可以解釋給我聽嗎?」

, ,

凱若媽咪|教養,有必要這麼累嗎?我家德國爸爸的神回覆

「我覺得教養孩子好累!又要這樣思考,那樣調整,還要照顧孩子們的感受,也不能溺愛。我看我們上一代和上上一代好像沒那麼累啊!教養有必要這麼累嗎?」

收到了朋友傳來的這個訊息,剛好老公在旁邊,我們就聊起了這個問題:教養,有必要這麼累嗎?

每次遇到家人朋友關於「有必要這麼累」的問題,我總是很心虛,不敢回答,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個性就是屬於「過度認真型」,特別講到「當媽」這個話題,我是絕對當成這輩子最重要的角色來做的。

因為,當媽是上天給我唯一一個「必修課」啊!我的孩子們只有我一個媽,如果我當掉了這門課,那該怎麼辦?所以我的確有時候是認真了點。

我誠實說:「問我不準啊!我已經當媽十幾年,就算說是累,我也已經習慣這樣思考了!那你這個剛當爸兩年的『新手』怎麼說?」

他想了想(我家德國人回答問題前都會想那麽一下……),說了一段我覺得很有智慧的話:「當爸媽,當然要思考、要學習,當然會累。如果我每個反應和動作,都依照『原本的我』(old me)來當爸,那我可能每天都在吼小孩,也控制不住自己。我累,就擺臭臉;小孩吵,就叫他們不要吵我;我生氣,就吼回去。這樣很輕鬆啊!我這樣活二十幾年了,也很好啊!」

「我當爸的時候才24歲,我也可以覺得『憑什麼小孩來了,我就要改變』!但是,所有的角色都是學習才知道怎麼做。我們上學上班都要調整改變,面對老師同學、客戶老闆,都得要想一下才講話,思考一下才做事,為什麼當爸媽不需要?如果只是要『做自己』,那幹嘛當父母?當爸爸,讓我變成更好的自己。我一點也不懷念那個輕鬆過生活的自己。

,

小搗蛋上Kita|照顧孩子男女無別!德國托兒所裡的暖男老師,與我家鞠躬盡瘁的德國爹地

在兒子開始去Kita(德國的托兒所)之前,我常常帶他去家附近的公園玩,公園旁有間托兒所,也時常讓小朋友來「放風」。一般他們都有三位老師帶隊,兩位女老師,一位男老師。讓我覺得有趣的是,幾乎每次都是那位男老師最投入地和小朋友玩,後面也都跟著一大堆孩子,儼然就是個孩子王!玩什麼?他把自己當大樹一樣,讓孩子在手臂上盪鞦韆,或玩老鷹捉小雞之類的活動,帶著孩子奔跑,甚至大一點的小孩很喜歡被他「倒栽蔥」。有他的地方總有很多笑聲。

兒子Kita 裡也有這樣的一位男老師。今天,他帶了自己最愛的星際大戰電影原聲帶CD到教室裡播放,因為他觀察到我家兒子常常穿著Star Wars 的衣服,想必是個「星戰迷」,想與兒子「同樂」!當然,兒子今天超級開心,聽說他們倆還一起合唱主旋律呢!想到那畫面就覺得有趣啊!我們很高興看到兒子在托兒所裡,有個相同嗜好的「哥兒們」,帶給他很多樂趣。這老師是個很細心的人,總是能告訴我很多他觀察到在兒子身上的性格與特色。當我看到這位老師,腦中出現的不是「男性」幼教老師,而是一個很關心孩子又懂得投其所好的貼心好老師。

當然,不一定男生就喜歡星際大戰,女生就不喜歡,我自己也是星戰迷!也不是只有男老師可以陪孩子做很多體力上的活動。但的確,老師的「多樣性」對於孩子們理解整個社會的互動,是非常重要的。

現在的教育現場,無論從幼兒教育一路到中學,多半老師都是女性,突然到了大學時期,教授中的男性比例就變得高了許多。當我們強調職業無性別之分,不同性別的人都能將每個職業做得很好的同時,事實上在社會中,仍舊有「某些工作就是屬於某種性別」這樣的刻板印象。當然,也無形中影響著我們的孩子。就像過去古早時代很少「女醫生」,所以當女醫師要幫病人看診,病人還會懷疑她的醫術,甚至誤認為是護士。或者「男護士」來打針,覺得一定很痛!但現在,當醫院裡的工作,性別比例越來越平均的時候,這樣的刻板印象也隨之減少。但在幼兒教育裡,仍舊難以改變這樣的觀念與現狀。

, ,

凱若媽咪|這學校不養媽寶!直昇機父母退散!每個台灣校園都該張貼的告示

「如果你是要進來給孩子送他忘了的午餐、課本、功課,或物品等等,請你『轉身』並且離開這棟大樓!
您的孩子將會學習在沒有你的狀態下『解決問題』的能力!」這貼在美國阿肯色州一所中學的門上。

Bravo!! 👏👏👏
這就是每個學校應該貼出來的告示!

請學校與老師,別再把學生有沒有準備好上學當作父母親的「功課」!
請把怪罪家長的時間,拿來思考怎麼樣讓孩子學習負責任。因為學校教育的對象是「孩子」不是「家長」。

爸媽們,拜託讓孩子 #從結果中學習 ,別總是為孩子準備妥當。
別怪老師沒「善盡提醒之責」,老師上課有說了學生就是該要記得。
更別說什麼「老師應該寫在LINE群組裡」,這也太扯。老師不是服務業,還要「溫馨提醒」每件事情。「教育孩子」第一個該扛下責任的本就是父母,不是外包給任何人。

孩子的能力無窮,只看我們是否能夠放手。

》延伸閱讀》不養媽寶,讓孩子從結果中學習
http://carolsworld.tw/teacher-in-germany/

註:照片來自Catholic High School for Boys 公開臉書頁面。

, , ,

凱若媽咪|孩子的人生在「未來」,你的教育還在「過去」嗎?跟著孩子一起改變、成長!


女兒和我有同樣的經驗,就是當我們說「我們住在德國」時,很多台灣的同學朋友都會投以羨慕的眼光,好像我們到了天堂一樣…。

恩,這我們可以打包票,絕對不是!

除了冬天太長太冷,人也有點跟著氣溫冷了一點外,德國之所以為德國,台灣之所以為台灣,就是因為「文化」的差異。當我們羨慕某些不同文化所呈現出來的現象的時候,別忘了這多半是因為有著很深厚的思想差異。一些別的文化中所認為的「理所當然」,另一個文化可能認為是「十惡不赦」。也因此,從生活方式、社會氛圍,到規則制定,法律規範,「整套」都沿著這樣的文化衍生而來,若要從其中抽出一塊來「拷貝」,絕對是會落得四不像的下場。

覺得上面說的很抽象嗎?如果同樣身為父母親,就請試問自己以下這幾個問題:

如果,你的孩子跟你說,不想唸書想當工匠?

如果,你的孩子十四歲就帶著女友(男友)回家?甚至可能參加你們的家庭活動?

如果,你十六歲的孩子告訴你,她想一邊工作,一邊讀書,與男友同住?

如果,你上高中的孩子,告訴你他週末到朋友家喝啤酒打電動?

如果,你上大學的孩子,沒有成績單到家裡,住宿也沒有門禁,沒有導師、沒有舍監、沒有教官?

染髮?刺青?避孕?到阿姆斯特丹抽點大麻?各種性取向?

這些事,都離德國的父母不遠。以上,是很多德國家庭每日的「生活狀況」。

, , ,

小搗蛋上Kita|德國托兒所的四個教養原則,讓孩子感覺到「我可以、我會幫忙、我很重要」


我想許多媽媽都有同樣的經驗,孩子到了托兒所之後,突然一下子長大很多,我們也這樣覺得呢!現在儼然就是個小男孩了,還學會了很多生活自理的常規,當然語言的發展也是突飛猛進。

兒子在德國的托兒所裡,進入穩定的第三個月。在去托兒所之前,他就是我們的小寶貝,24小時在我們的關照和保護之中。我們家裡只有一個小小孩,所以爸媽順理成章成為他的「大玩偶」,什麼都要爸爸媽媽一起。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決定讓他一歲八個月開始,就每天去托兒所兩三個小時,因為孩子不只需要父母,還需要學習與其他人的互動。

在兒子德國的這間托兒所,因為位於新興區域和英德雙語的關係,所以設定的「師生比」還低於政府的規定,一個老師只需要照顧三個孩子,我覺得這樣的比例很適合一歲多的孩子。因為他們需要專注的陪伴,但也需要與其他人互動。這樣的人數不會讓孩子失去關注,也能夠有團體的感覺。每次有機會在教室裡面多待幾分鐘,我就很喜歡觀察這些老師與孩子們的互動,以及教室和每日行程的安排,從中可以學到很多小智慧呢!

到了托兒所,玩玩具的時間不是「一對一」,而是小朋友自己決定怎麼互動。要玩什麼,要和誰一起玩,都不是爸爸媽媽決定。玩具也不是爸媽收,而是有「收玩具」時間,所有的老師和小朋友一起收拾。吃東西,也不是「一對一」的餵食,而是和所有的小朋友一起吃,自己拿餐具,自己喝水兒子不再是那個「唯一」的焦點,而是群體的一份子。他必須學習怎麼表達,也要學習獨立。

兒子最愛的S老師,對他有種魔力。張口閉口都是S老師,連「上Kita」都被「找S」取代。我觀察S和其他老師們與孩子的互動,發現了幾個有趣的地方。

, ,

小搗蛋上Kita|沒有華麗的表演,只有生活自理的呈現。德國托兒所的第一個聖誕派對 2016 Xmas

canva-photo-editor-11今天很開心!我們參加了第一次弟弟托兒所的小活動~預先慶祝聖誕!

在登記負責食物的單子上,許多媽媽把渾身解數都拿出來!看得手拙的我好傻眼。但凱若不為所動,很「大智慧」地選擇了「水果」,完全把自己跟「超人媽媽」們拉開差距(無從比較就是最高等級的勝利,哈哈)!

這次的活動在週一下午15:30,但全部的媽媽和一半的爸爸都出席了!

小小聯合國

弟弟的班上簡直就是個「小小聯合國」,有來自德國、芬蘭、丹麥、俄國、烏克蘭、英國、中國、美國,和台灣的家庭。也因為這樣,大多數家長的英文都非常好,德籍老師的英文也很不錯,所以凱若很幸運地,沒遇上部分台灣來的媽媽們與老師和其他家長溝通的痛苦。英語老師說,弟弟完全聽得懂她說的所有內容,讓她很驚訝!但仍只對老師說德語。班上幾乎一半的孩子,在家裡都不只是說德文,甚至有的家庭是「四語」的環境唷!

弟弟是班上唯二或三已經會說話的孩子,所以孩子的語言教學,也變成家長與我們聊天的重點。
我們家很堅持爸爸只對他說德文,我只對他說中文,所以他兩個語言的發展都挺平衡的。也就是大概都快要超越爸媽的程度。很誠實地說啦!弟弟的德文已經比我的好了。我家德國人的中文還有一定的水準,要追上稍微有點難度,但也快了喔!

, ,

教孩子「背上要長眼睛」!不只享受,還要善後。

14517348_695244067291899_1301809257570121817_n

我想應該很多爸媽都有一樣的經驗。
小小孩玩具一件件拿出來,然後我們在他們睡著後收拾。或是大一點的孩子,喜歡烘焙,把整個廚房的「傢伙」都拿出來用,完成了美味蛋糕,吃完了~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整個像被轟炸過的廚房和烤箱。

這場景不是只有在家裡,在公共場合也常看到。亂得像海嘯剛過的公共遊戲室,圖書館散落一地的童書,杯盤狼藉的餐廳桌面,讓人開了門又關上門的骯髒廁所,甚至是跨年活動過後的恐怖垃圾堆。疑?後面幾項,不是光只有孩子出現的場合唷!沒錯,其實不是只有孩子會「留下爛攤子」,大人也會,而且留下的爛攤子還更大更難收拾。

我家姐姐喜歡做蛋糕,我過去工作很忙碌,但週末總想和她一起同樂。當她還是四五歲的孩子時,她只負責兩件事:攪拌、吃!常常把蛋糕放進去烤之後,姐姐就一溜煙跑去看卡通,留下我收拾「殘局」。姐姐不需要收拾,所以她也不會去注意攪拌的力道,拿東西也挺「大辣辣」,我這個媽,太過於沈浸在「親子同樂」的氣氛中,也不以為意。直到我的德國老公第一次看我們做蛋糕,他忍不住說話了。

我們開心地吃完了之後,我照例又是收盤子叉子,又是清理廚房。老公到我旁邊搭著我肩膀,輕聲地說:「我覺得這不是『你們』一起做蛋糕耶!而是她在享受,你在收拾。

, , , ,

凱若媽咪|想要孩子更主動,更有自信?從讓他們「親自動手做」開始!

15171168_729382870544685_8133847419062757346_n

#手作的滿足感。是再多玩具都無法比擬的!
每個孩子都愛親手做東西!當他們可以「自己」做出想像中的玩意兒,臉上總會露出滿足的神情。??
媽媽我,最愛看這樣自信滿足的微笑了!

這四張照片,是在同一個晚上拍下的。

, , ,

小搗蛋上Kita | 德國托兒所。入園適應進程。全紀錄。

canva-photo-editor-2

「只有當我們感到安全,我們才能表達自己的需求。
只有當我們被接納時,我們才能超越自己而成長。」
Nur dort wo wir uns sicher und geborgen fühlen, können wir uns mit all unseren Bedürfnissen zeigen.
Nur dort wo wir gesehen und akzeptiert werden, können wir über uns hinauswachsen.

這是德國托兒所,在兒子入園第一週,給家長一封信的起頭兩句話。

這封信詳細說明這三到四週,孩子在新環境的「適應進程」,包括每一天孩子在園所裡所待的時間。一開始,孩子與父母親一起待在托兒所,認識環境與老師,也讓老師從孩子和家長處,同時得到照顧這位孩子的充分資訊。接著從半小時,依照孩子適應的進度再慢慢延長。

信中也強調,父母親是最了解孩子的人,所以這過程也需要父母的充分參與,以及父母對於老師們與園所的回饋。這就與我過去在台灣把孩子「交給托兒所」,讓孩子自己去適應的經驗,非常不一樣。感覺上,我們是一起陪著孩子在認識一個新的朋友,和「第二個家」。

托兒所也說明,在每個孩子的組別裡,也至少有兩位以上的老師。這是為了讓孩子在適應的過程中,能「選擇」他們能產生友誼連結的對象。當孩子有固定依附的對象,父母親的離開才不會讓孩子感覺「被遺棄」,而是覺得安全與愉快!

這樣的說明讓我們放心許多。因為兒子小搗蛋入園的年紀是一歲八個月,在台灣的觀念來說算是很早的。雖然在德國我們居住的社區中,八個月到一歲就送去Kita 的孩子比比皆是,我們家兒子還算晚的,但我心中一直留著女兒在台灣去幼兒園時候「鬼哭神嚎」的陰影,一直覺得這樣對孩子是很「殘忍」的。所以就算是已經安排好要入園,我還是有著很大的罪惡感,以及「看著辦」的打算。所以當看到這些詳細的安排,也讓媽媽我比較放心,我不會是把孩子「丟」在Kita 就得離開,而是在前面的三週,我會是陪伴著孩子適應的。
信中有特別提到這個「適應進程」的理論與執行方式,是依據「柏林入學適應模式」來進行。這引起我很大的興趣!我從未想像過,原來有一套幫助孩子適應新環境的「模式」,所以我針對了這套理論做了一些功課,也學到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