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凱若媽咪|那張成績單上不會告訴你的事

聽說,台灣的學測成績出爐了。

想對孩子們說:不管你考得是否理想,這都不會決定你這輩子過得如何。
它很重要,但它也只不過就是人生中「好幾百件」很重要的事情之一而已。

如果妳/你覺得考得很好,恭喜你!
如果妳/你覺得考的不理想,沒關係!
未來,都要記得為「自己」繼續努力。
考試成績,只代表了你這個人很小的一部分。

, ,

小搗蛋上Kita|德國托兒所的家長夜 Elternabend


昨晚我們參加了小搗蛋托兒所第一次的家長夜。

我不知道台灣有沒有這樣的安排,我覺得這樣真的非常好!😃

我們家長們平日在接送寶寶的時候會彼此打招呼聊天,但都沒有時間多聊聊,或彼此認識。其實和Erzieher (德國不稱幼兒園老師,比較接近「幼保員」?這是正確的稱呼嗎? 😝)也是一樣,雖然每天對話,但沒辦法聊得很深入。

最近小搗蛋最親近的老師要離職了,很多家長都跟我們一樣,覺得挺擔心也有些傷心。所以這topic 也是昨晚的討論重點。

**
我們特別在中午先跟S碰面了,她分享了小搗蛋在園內的狀況:

沒有疑問的!小搗蛋是她遇過「適應期」最辛苦的孩子!😭😭😭
我之前已經有提過「打掉重練」的那段故事…,真是讓我們頭大,但現在都過去了。現在小搗蛋卻是同group 最快樂、最幫忙的小小模範生。👍

小搗蛋和老的小的男的女的…什麼人都能玩。很感動的是,小搗蛋會去照顧新來的孩子,還會幫忙照顧小寶寶。

很多這年紀的孩子還比較關注自己,有時候還不小心傷到其他孩子,但小搗蛋總是很注意不會踩到別人,或者注意他的力道,也已經會分享玩具,拿了球還會注意別人有沒有拿。
S說,他的「社會發展」很超齡,讓她很驚訝也感動。😘

, ,

我的德國婆婆|婆婆來訪總是像「皇太后駕到」?純付出而不索求的關係,更讓人如沐春風


有時真的從婆婆來訪的安排上,感受到她無私的愛,與身為長者的智慧。

例如,她會安排在我老公最忙的時候來訪,幫忙帶孫子,讓我能喘口氣。或是在孫子生日的前一天來,幫忙我們佈置和準備隔天的派對。接著再多待幾天幫忙收拾。她把自己當作「幫手」,而不是「被服侍的對象」,也讓兒女可以放心做自己的事。

在派對上,我來自台灣的朋友問:「你婆婆會不會很無聊?」
我這才想到,派對上我婆婆一個人都不認識,但結束後,我問她剛剛玩得開心嗎?
她回答我:「很棒啊!」,然後開始和我聊起我的朋友們,她短短的兩個小時已經認識了幾乎所有的家庭。她並不是「派對嗨咖」,但卻是一個很懂得聆聽與默默觀察的人,然後出奇不意地給一個深得你心的禮物或付出。

一開始,每回婆婆來訪我都大肆整理。沒辦法,我是台灣來的媳婦啊!老公都笑:「哪次我媽說過什麼了?」,的確,當她來家裡,從來不「檢查」環境,也從來不叨念「怎麼不這樣那樣」,就單純開心地陪孫子玩,和我們聊天。幾次之後,我反而會把一些「大家事」,例如擦全部窗戶、地板打蠟之類,「留」到婆婆來的時候做。因為她來了我就多個幫手帶孩子,這可是很難得的機會可以大掃除啊!就像現在,我坐在咖啡廳寫文章,婆婆就與老公帶著兒子,享受三代同堂的天倫之樂,真好!

她來的時候,絕非如「皇后駕到」般,得要子女放下手邊所有的事情,恭候大駕光臨,事前還得要翻修整理、沐浴更衣。反而,她的到訪對我們來說有如「聖誕老婆婆」降臨一樣,我們夫妻倆終於能出去看場電影、約會、整理家裡、工作…。這樣,誰不歡迎婆婆來呢?

, ,

凱若媽咪|家有不同母語,如何教雙語或三語寶寶?用阿嬤教我們台語的方式就對了!

最近有媽媽寫私訊給我,聊到他們家與我們一樣,爸爸與媽媽說不同的母語,問凱若有沒有一些撇步可以分享?講到這,我還真有點心得喔!倒不只是因為孩子們學語言的「成果」,還有很多值得思考的觀念衝擊。

我家小兒子剛滿兩歲,不過他已經完全懂得我們對他說的華語與德語,以及幼兒園老師對他說的英語,與我們也都可以隨時「轉換頻道」,個別用不同語言對話,孩子的學習力真的是超級讓人羨慕!「華語」Mandarin(也有人說是『漢語』或『中文』)與「德語」German,都是世界上公認數一數二難學的語言,也分屬不同語系,能從出生的第一天就輕鬆學會這兩種語言,算是我們給他很棒的「生日禮」啊!

在我們家,我和女兒兒子彼此之間都說華語,德籍老公對兒子說德語,老公、女兒與我之間,用英語溝通,而我們都會說一些對方的語言。

老公在台灣待過一年,也密集學了八個月的中文,所以基本上我與孩子們的對話他都聽得懂。而我與女兒也都會說一些德文,持續學習和進步中。很多(德國)人對我說,如果你老公跟你都用德文對話,你的德文一定馬上很好啊!但我們並沒有在家裡對著對方「練習」對方的語言,反而堅持對我們的孩子說自己的母語,為什麼呢?

 

, ,

凱若媽咪|我們的英語教育,何時才能「實用」與「成績」同步?

女兒在德國中學「存活」了一年半,很多台灣親友自然都認為「她語言能力應該在台灣的時候就很好,到了才有辦法適應吧!」,很多網友也會私訊問我:「怎麼增強孩子的語言能力?」。今天,女兒和我就要來誠實地公開事實真相!

女兒當初是一股衝動,決定提早到德國與我一起生活,所以完全沒有為「來德國」這件事情做任何準備。初到時,德語能力是零,英語只有公立小學五年級的程度。

入學的時候需要做「英語程度」的測驗,她前一晚抱著字典非常緊張。我跟她說:「這是『英文程度』測驗,不是『單字小考』,不是前一天晚上抱字典就可以馬上提升的!妳就去睡覺,明天就平常心去考。程度是怎樣就進哪一個班,這樣接下來上課才會是符合妳程度的呀!」

但隔天的考試仍舊讓我們「怵目驚心」!

,

凱若媽咪|我們此刻當爸媽的模樣,會成為兒女未來家庭的「內建程式」

這陣子女兒學校放假,在家裡多了一個幫手來搞定快兩歲的小兒子,也多了很多時間觀察他們兩人的互動。這畫面當然給媽媽許多的快樂與安慰,但除此之外,還意外發現一個秘密。

「弟弟,你要綠色的襪子?還是Star Wars的?」

「弟弟,我們在吃飯,你要等姐姐吃完。你如果坐好好等姐姐吃完,我們等一下就一起吃點心。」

「弟弟,你要不要來幫姐姐一個忙?你是最棒的小幫手!」

「把頭抬起來看姐姐,你看姐姐幫你,水就不會弄到你的臉喔!但你要看著姐姐。」

姐姐對弟弟真的很有一套,13歲的她,實在已經具備當「專業保母」的「幼兒溝通」能力(不過她還是拒絕換弟弟的臭大便!我不怪她,我們也是很無奈才得換的啊)!有時候,姐姐甚至比我一些還沒生孩子的姊妹淘來得對小孩有辦法。她不只是對自己弟弟這樣,對其他小孩也是一把罩!

 

原來孩子們都偷偷學起來了…

過去,我一向覺得她就是喜歡小孩而已,沒想太多,直到最近常有機會觀察姐弟倆人的互動,才覺得實在有趣!原來,無須媽媽我的「指示」或「幕後指導」,她便很直覺地,用著我過去「對付」她的許多招數來對弟弟!

,

凱若媽咪|肯定、尊重、守護。給孩子自己面對人生課題的勇氣。

從「被討厭的勇氣」和「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這兩本書,我認識了作家岸見一郎先生,也從他的書中,獲得了許多珍貴的啟發。我喜歡看他的書,平實而且真切,而在讀「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時,更讓我重新面對了年少時父親辭世那段塵封埋葬的回憶。同時,也讓我好奇,同樣身為父母的岸見一郎先生,是怎麼用同樣的阿德勒哲學,來經營他與兒女的關係呢?

闔上書時的好奇疑問,沒想到很快就能得到解答。原來,岸見先生就是因為在教養自己一雙兒女時,曾經面對到與所有父母親同樣的糾結與困擾,所以才有機緣認識阿德勒哲學的呢!果真印證了「孩子是父母最好的老師」這樣的說法。

 

極度幸福?還是極度辛苦?或許是極度無助…

「教養孩子,並不是一件全然愉悅的事,甚至可以說辛苦的成份比較高。」岸見先生在前言的這句話,立刻就讓我心有戚戚焉。這個社會歌頌太多親職的美好,卻鮮少如此直白地說出做為父母親的真實感受。許多的時候,身為父母的我們都在「感覺極度幸福」與「感覺極度辛苦」中間擺盪著,更多的時候,是「感覺極度無助」~全然不知自己該怎麼做好這個重要,卻從來沒人教的角色。

教養孩子,有人說不能太寵,也有人說不能太嚴苛。到底怎樣的愛,是溫柔而非寵溺,是有原則而非苛刻?或許大家都有些想法,但卻沒有答案。我有個13歲的女兒,和一個兩歲的兒子,兩人十一歲的差距,以及台灣和德國不同的教養環境,也讓我有了很多觀察與反思的機會。

, ,

凱若媽咪。教養秘訣|如何讓超「歡」的兩歲兒「聽你的」?


兒子的Terrible Two 階段雖然不算驚濤駭浪,但也絕非輕鬆愉快。
特別是最近,老公比較多時間在家裡,「見證」了媽媽我每天都要與兒子上演的「溝通」戲碼。從換尿片、選衣服襪子鞋子、吃東西、玩玩具、刷牙洗澡睡覺…,幾乎沒有一件事情,可以聽到「好的,媽媽!」這簡單的回答。
特別是爸爸,總容易用「直接」方式溝通(也就是『爸爸說不可以』『你穿上就對了』),所以經常兩人就「小的哭,大的怒」,得出動媽媽大人來調解。

前幾天老公終於忍不住問我:「為什麼兒子比較聽妳的?」
我笑出來,說:「大概因為我人生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在搞定『高需求』的客人吧!」
恩,妳沒聽錯!兩歲兒跟「奧客」,是同樣品種的生物。

我在台灣有個婚禮顧問公司,過去還在台灣的時候,常常最「高要求」的客人都會落在老闆頭上,不接不行!但當我真的承接下來了,其實發現「奧客」沒有那麼恐怖和討厭,他們只是有時候很清楚自己「不要」什麼,卻還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要」什麼。
所以只要用幾招,通常他們都會從奧客變成「貼心客」,而且愛你愛得要命。

因為要「拯救」總是撞牆的老公,所以我很認真地整理了幾個和我家小惡魔交手的小秘訣,也與大家分享唷!

, ,

凱若媽咪|學習,可以不完美,但可以很快樂!【怎麼看孩子的成績單】

女兒這學期成績都很好,應該說是最好的一個學期。
但唯有一科,她覺得拿到的成績與她預期的有一些差距。

她覺得自己做好了所有老師課堂的要求,也有幾次的表現得到老師嘉許,特別拿出來做例子,所以她認為這科目應該可以拿高分。但今天出來的成績,有點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也出乎我的。

我沒有先問她,是女兒先大叫「為什麼?!」。

 

成績單不該影響爸媽對待孩子的態度

先解釋一下,我們家看「成績單」的方式,可能與很多家庭不一樣。

, , ,

我的德國婆婆|【過年紅包篇】沒有條件的愛,讓孩子就算飛得遠遠,心裡還是有爸媽。

德國土生土長的老公,對於台灣和亞洲的習俗文化非常有興趣。第一次在台灣過年時,他也「有樣學樣」包了「一元復始」紅包給我的女兒。當他看到過年時期大家在「包紅包」上頭花的心思,覺得真是太有意思 。

朋友見他這麼興致盎然,語帶無奈地跟他說:「如果是你親自要費這些心神,就不會覺得這麼有趣了……」為什麼呢?從開始工作後的第一次過年開始,要包給多少家人,該包給父母親多少,就是每個孝順的孩子腦中得要盤算的。如果還有兄弟姊妹,偷偷打聽對方打算「怎麼包」然後「微調」自己的金額,也是常有的事。因為有的父母親還會「不小心」說出來兄弟姊妹誰包多包少啦!也聽說過,若今年包得比去年少,還會被拿出來做新年的家庭會議主題。甚至在過年之前,還會有理財專家寫文教大家「怎麼包紅包」。這真的是我們社會的一個「大學問」呢!

德國沒有每年包給爸媽紅包的習俗,他們闔家團聚的聖誕節,大多數還是送禮物居多,因為他們認為「挑選合適對方的禮物」代表著對對方的了解,也能夠依照自己的預算來安排,只有祖父母以上輩份的長輩,因為不知道該送什麼給孫字輩,也沒有力氣去採買禮物,所以就會用禮金取代。老公家的兄弟姐妹彼此說好不送聖誕禮物給對方,把「主力」都放在給爸媽的禮物上!要把禮物送到「心坎裡」真的比包禮金要難多了!每年老公都是費盡心思才能準備好給父母親的禮物呢!

當德國婆婆聽到台灣過年要包給父母親,直說:「在台灣當爸媽好幸福喔!(頑皮地用手肘推推我老公),但我不太理解這個文化,妳可以解釋給我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