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

凱若媽咪|找個人疼惜、照顧、保護你?這人已經存在,那就是你自己!

一回和十四歲女兒聊天,她不能理解為什麼這麼多女人,無論多有能力,都很想要找個能疼惜、照顧和保護自己的男人。她説:「我自己就能疼惜、照顧,和保護我自己了!」,看著她如此自信的模樣,我很羨慕年紀輕輕的她,能夠有這樣的體認。這是我經過幾十年才有的體悟呢!

但當我與台灣的一位好姊妹聊到這件事,她説:「難道妳不會覺得這樣挺可憐的嗎?」。她是「男人就不該讓女人流淚」和「女人就是要有人疼才美麗」的信奉者。她也很幸運,有個同樣「信仰」的另一半,的確在財務與生活上都把她照顧得好好的。她是身邊所有女性朋友羨慕的貴婦,更加讓她認為如此,也常告訴女兒要「找個像妳爸爸一樣的男人疼妳」。

我沒與她多交換意見,因為我十分明白她的想法和感受,過去我也同樣這樣信仰著。然而我沒說出口的是,或許有一天~這個天堂無法永遠存在,那怎麼辦?

,

凱若媽咪的斜槓人生|自由的秘密,是勇氣!

 

不少次,我都被問到「妳怎麼會這麼勇敢?」,我總是有點慚愧地說:「其實我想我是特別膽小。」這絕非假謙虛,而是真正走過這些抉擇後的體會。

 

其實我不是不害怕,反而是特別恐懼

的確,如果看著我一行行的人生經歷:23歲大學甫畢業就結婚,移居上海工作一年,27歲挺著大肚子回台灣創婚顧公司,幾年後又與朋友開始第二份事業,閃電離婚後又移居歐洲,在39歲生了第二個孩子,一邊帶孩子又開始了新的角色成了專欄作家,竟然還出了一本書…,會覺得這個人還真「敢」啊!因為對於很多人來說,要決定改變一個人生的角色(例如當全職媽媽、換跑道、創業、離婚、退休等等),是十分需要勇氣的事。跨那一步,心理的障礙總是比現實的困難還來得更大。

 

,

凱若媽咪|孩子,你不需要「乖」。

很多看了我分享與女兒互動故事讀者對我說:「姊姊真是個好女兒。一定很乖,沒給你什麼煩惱。」其實,姊姊是個很棒的女兒無誤,但絕對不是「乖」的那一個。

特別是在異鄉獨自養育一個十四歲的青少年成長,我沒有「前輩」或「前例」可參商或諮詢,每個挑戰、每次溝通,都要由我自己一個人思考斟酌,有時候的確是不小的壓力。她給我的挑戰從沒有少過,但我們也從來沒有失去過彼此。反倒因為面對種種「狀況題」,我們更加靠近,彼此也更懂彼此的心。

但這些挑戰故事,不會在我現在的文章中提及,得等到她成年後,由她來跟大家說了。或許,我們母女倆能在幾年後一起寫下這些故事,「安慰」一下每天覺得頭疼的青少年父母親。而且讓大家知道,這些「不太乖」的孩子仍舊能是媽媽每天的快樂來源

 

凱若媽咪|教孩子適切表達「我不要」!需要環境,也需要引導

兒子在德國的托兒所已經進入第二年。每半年,托兒所中最主要照顧他的老師,會與家長約一個「談話時間」,從兒童生理、心理和團體發展的不同面向,讓父母親了解孩子在園所中的發展與近況。

 

小小孩也得學習說「不要」!

特別在今年,兒子從「幼幼班」(三歲以下)破格「升級」到三歲以上的「幼稚園」,不只教室變大了,連大部分的老師與同學們都不同了。之前在幼幼班,他是最大的幾個孩子之一,師生比也比較低,老師給予他們很多的個人關注,但到了新組別,孩子整個橫跨「大寶寶」到「學齡前兒童」的階段,老師沒辦法像過去一樣隨時又主動地看到每個孩子的需要,所以我們也更希望了解兒子在新組別的適應狀況如何。

我家兒子是個比較敏感又溫和的孩子,遇到有比較具攻擊性的孩子,過去他的反應都是「僵住」然後等對方走開,除非很嚴重的狀況,否則他也不會吭一聲,這讓他幼幼班的老師與爸媽我們都有點擔心:這隻「羊」進了「叢林」之後,會不會被一大群獅子老虎們「欺負」了!

果真在前幾週,我家兒子就被幾個小男孩「攻擊」了!聽老師說,他的反應一樣是「定住不動」看著對方。老師告訴他,如果不喜歡,就要說「Nein!」或「Stop!」,而且加上手勢:把五指張開往胸前伸,讓對方知道「請與我保持距離」

,

凱若媽咪|母親,那條永遠刪不去的「斜槓」

每個職場媽咪的「斜槓人生」

「其實,每個有工作的母親,都活著她們的『斜槓人生』啊!」,有天在與朋友聊到「母職」時,我很有感觸地說了這句話。

在亞莉・霍希爾德 (Arlie Hochschild) 的著作「第二輪班」(The Second Shift)當中,她以自身的經驗,開啟了專業的社會學的研究,探討女性在家庭與事業之間是否真的能夠「魚與熊掌兼得」。1989年初版的這本書,時至將近二十年後的今日,仍舊很寫實地描繪了「想要工作的媽媽」在家庭角色上的捉襟見肘。白天工作時,現代婦女面對著與男性同樣的工作要求標準(但平均來說更少的薪水),但回到家裡,仍舊要操持比丈夫更多的家務與育兒的責任。

事實上,在我努力走出自己一條「平衡之路」的十四年中,看到了許多與我一樣期待著財務獨立或擁有職涯發展的女性,因為「母職」而放棄了自己的夢想。她們或許仍舊有一份工作,但卻總是配合著她們的母職與家務責任來選擇。直接放棄的,更多。

有時,我想自己是否只是「幸運」?或者我多了那麼一點任性。但這多年來我一直清楚地知道,如果我是個男人,我這條創業之路走得會簡單得多!

以「第二輪班」的概念來說,每一個有工作媽媽,的確都是正在過「斜槓人生」,然而並不是屬於能寫在履歷表上的那一種。

凱若媽咪|身為一個混血兒的媽


剛與一個混血兒的台灣媽媽聊天,讓我想到一些東西想與大家分享。

說真的,在我的生活周遭,我很少感覺到我兒子是「混血兒」。因為我們的社區德國人只有一半(我們住的是市區的純租社區,很多短租一兩年的外國人),所以混血孩子為多數(這並非德國的常態)。

而我兒子的托兒所,班上有一半都是混血兒,各種顏色,各種國家,各種語言。頭髮捲的直的,眼睛大的小的,膚色各種色號都有,他們對我們來說都一樣,都是孩子(對老師來說可能都是『吵死人的孩子』)。

當混血兒變成多數,這便沒什麼特別了。
反而我們身邊父母親兩位都是德國人的,很少。

我的孩子,一個遇到太陽越曬越黑,她是我女兒。
另一個怎麼曬太陽只會紅不會黑,他是我兒子!
他們都是我的孩子,一樣可愛,有時吵鬧起來也一樣恐怖。
但我對他們的愛,完全一樣。

凱若媽咪|讓孩子從「做」中知道「我可以」!勝過千萬次口頭的讚美

曾經在《每一天的教養,都為了孩子獨立那天做準備》的書中提到姊姊同學們來家裡玩,卻只有她一個人曾經煮過飯和拿過菜刀的故事。當時沒找到這張照片,否則超級符合主題啊!其實現在姊姊下廚的機會少了很多,因為練球的時間很多,常常一回家已經是飢腸轆轆。我們家現在吃晚飯的時間,比在台灣早很多。每天大概五點多就吃飯,接著七點半就準備撂倒兒子躺平了呢!

但我最近有種體悟。
從自己中學時參與童軍活動的獲得,我發現很多時候,父母師長所教孩子們做的生活日常,並不一定是只在生活技能上有所幫助,而是從「親手做」中,一點一滴建立起孩子「我可以!」的信心。

當一個八九歲的孩子要能使這麼大的一把刀,她得要花上很高度的專注力,很小心別傷了自己,更要注意力道與角度。這些,是技巧與態度。

但當一個八九歲的孩子,知道自己「能夠」使這把大刀,她對自己的自信心,又升上了一大階。

,

凱若媽咪|我的「為什麼」

今天很難得有了幾個小時的空檔。老公特別傳訊息囑咐我:「要休息,別忙!」,因為早上小搗蛋5:30 就把媽媽給叫起來了。但「主婦魂」還是讓我把垃圾給全倒了,還洗了廁所。接著,就抓了那最後一塊太陽餅,坐在電腦前~到這裡來晃晃。

最近其實忙著家裡的事,心思無法定下來好好寫什麼新文章。新書的進度就先放著了。但每天還是很習慣地上來PO一篇與「教育」或「教養」相關的文,感覺自己很像和尚在敲鐘一樣。

「幹嘛這麼認真?」,老公常問我。

回想我這輩子似乎註定靠「嘴巴」和「筆」吃飯,而且都還跟「教育」脫不了關係。

從國高中到大學社團,我都是辦講座和課程的幹部。
其實自己也是學生,也不懂。但我就喜歡把自己想學的,想知道的,弄成正式一點的課程,這樣就可以邀請到很棒的講師來上課!

接著不管我做什麼事情,到最後的發展都變成「辦學」。
婚禮辦著辦著,就開始變成有學生跟場,接著變成「婚禮學苑」。電子商務平台經營一下,又變成「微型創業輔導」講師。

我對「教育」特別有興趣,因為我總覺得人有無限潛能,別人會的,只要我願意「學」都也能會的。

,

凱若媽咪|那些沒有你的日子…

今天女兒的好姐妹來家裡,因為爸媽要去逛街,獨生女的她比較想來我家窩。我與她的母親也是閨蜜,她傳訊息給我:「今天晚上蘿賓納住在你們家一晚方便嗎?」

當然沒問題!你們好好享受約會之夜吧!

我還沒忘記加上了一句「ENVY!!!」

想想兒子出生之前,我們兩人世界就是這樣的啊!
女兒已經大了,有自己的生活與安排,到哪裡都開心自在。
只要她有讓我放心的地方去,我一個人可以運動、可以約姐妹、可以Do everything that I want。我們兩人可以去看電影、逛街、待在家裡追劇、吃燭光晚餐、上夜店,甚至出國旅遊。

但就因為這兩年八個月前出現的小搗蛋,我們從這樣的生活,突然變成了每日無止境的「家居親子時光」。加上我們身邊沒有家人幫忙,所以連要看一場電影,都變成要幾個月前安排的事呢!想當初,我們在台北每週看三四場電影是常有的事…

有時我們看著臉書跳出來三年五年前的照片,還真的會覺得「這不是已經十年前的事了嗎?!」

凱若媽咪|可以堅強,也可以軟弱。別用性別刻板印象,限制了孩子的原始性格!

老公上週末不太舒服,在家休息。才兩歲八個月的兒子,一看到爸爸出房門上洗手間,就用溫柔的聲音加水汪汪的眼睛說了句:「Daddy, alles gute?(爹地,都好嗎)」,頓時間,爸媽的全世界都變成暖色系的了…。他看到媽媽擦窗戶,也會來幫忙。不只是因為好玩,還會說「媽媽辛苦了」。兩歲八個月,我想他真的是算「同理心」發展得很早的「小暖男」啊!

但當然,這「小搗蛋」也不是浪得虛名。一早天還沒亮,他就把派對的小裝飾打開,灑了一桌,然後去廚房拿了大夾子來玩。這只是每天其中一個「餘興節目」而已。

最近與朋友聊到到底「男女有別」還是「男女無差」。雖然說我們都相信「基因」或「生理構造」的確讓男女有些地方不同,但最後的結論,我們仍舊認為:「個人性格」的影響,大過於「性別」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