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

創業一定要「夙夜匪懈」?創業同時育兒,而仍能「活得像個人」的15年經驗分享 Part 1

當我開始寫「創業」相關的文章後,時常收到「有夢媽媽」(也有爸爸)的苦惱來訊:創業不都是『沒日沒夜』的嗎?這樣會不會犧牲了陪孩子成長的時間呢?」事實上,當「創業者」有很多種當法,就如當爸媽有百百種一樣。重點是,你是否清楚你要當哪一種!

在過去,我們總認為「事業」與「家庭(或個人生活)」是互斥的。

首先,我必須先建議各位「丟掉」這個工業時代的恐龍想法,再繼續看下去。否則這個「框框」會讓你綁手綁腳,甚至做出許多你不喜歡,卻認為「就應該要如此」的後悔決定

請先放下過去我們對於創業與工作的許多既有觀念,這樣才能用「第一性原理」(First Principle) 歸零思考。這樣的歸零思考模式,不只是在事業的本身很關鍵,在生活上同樣適用。我們認為的「沒辦法我只能這樣」,很多時候並非理性分析了自己的狀態而得出的結論,而是社會與教育給予我們的框架。也就是說這些想法並非真正理性,也無法反映出我們真實生活的狀況。

我過去也同樣這樣認為,身邊人也是。所以當我剛開始思考是否要創業,有很多恐懼,身邊的親朋好友的「關心」更總是加深這樣的恐懼。當時我懷孕,希望能夠在家當全職媽媽,但也同時間有一份收入。這樣的「夢」很多爸媽都有,卻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能發生。

我當時當然不懂什麼「第一性原理」!不過我知道的就是,自己的狀態與「一般」很不同。我無法用「一般創業者」焚膏繼晷的精神來經營事業(他們很多是男性,而且家中有個賢內助來幫忙),我也不想要放棄自己陪伴孩子長大的決心,於是我勢必要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

 

,

凱若媽咪|「手足情深」很令人感動,但絕非理所當然!

這張照片並不是姐姐和小搗蛋的初次見面。第一次接觸是在醫院的產房裡。
生產後助產士問我家人是否方便進來,我同意之後~我媽媽、姐姐,還有我婆婆,都進來看我和寶寶(醫院產房大到可以全家族都進來了吧⋯⋯)。姐姐第一次抱著小搗蛋,突然溫柔地唱起:「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永遠快樂!」我現在想起那一幕,眼眶都還是溼的。


姐姐是我們家最寵小搗蛋的。有時候他哇哇叫,爸媽我們不一定理他,但姐姐就會忍不住抱起他。所以他只要姐姐回家,就會主動要抱姐姐,兩人如膠似漆…。我想「擁有彼此」或許也是我能給他們兩人最棒的禮物。
手足情深絕非理所當然,更非用「要求」可以做到的。我相信孩子天生喜愛手足,但同時天生害怕失去「被疼愛」的位置。他們會一直試探我們,是不是我們愛某一位比較多,是不是我們不怎麼在乎他們了。這也絕對不是「使壞」!在他們還「懷疑」之時,親子與手足的關係都還有改變的機會。怕的,就是有天他們深深相信自己已經被「退位」,深深相信自己不如另一個手足,相信自己不被愛。
,

凱若媽咪的斜槓人生|燃燒肝臟的自由接案工作者,你更要懂「被動收入」!

這兩年多來,我在臉書專頁「Carol凱若媽咪的教育實驗」上寫了不少家庭與親子的文章,也很幸運地得到出版社青睞,出了《每一天的教養,都為了孩子獨立那天做準備》這本小書,雖然在書中和某些文章中有提到我的創業背景,但仍然很多人(不看書)就都以為凱若就是一個「在德國生活的台灣全職媽媽」(而且靠人養)。

一直到有次,一位路人甲語氣不是很友善地私訊我「我倒是想問問,妳老公在讀書,那你們在德國是要怎麼生活?靠誰養?」,我才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為過去十幾年奮鬥努力的自己「正式出櫃」,於是開始寫一些關於「創業」的文章。話說這些搞不清楚狀況的路人甲,也常常變成我的寫作與分享的動力,再次佔用版面好好謝謝他們。

我從十五年前,手機還無法上網的時代,我就開始做「網路上」的創業,一開始的確是因為沒有資金,無法去租一個辦公室或店面,加上肚子裡有一個即將出生的寶寶,所以乾脆就在家裡的一個角落,用一台二手電腦和二手傳真電話,就這樣開始了我的婚顧事業。十五年內走過的事太多,也不是本文的重點,我們就直接跳入今天想分享的主題:被動收入

 

,

凱若媽咪的教育實驗|「厚道」無論到哪,都是美德!

前幾個週末我們家庭出遊到德國南方拜訪老公的外婆,獨缺了女兒。因為她有重要的籃球比賽,副隊長責任在身無法脫隊。我們好想彼此,回來當然就交換了這幾天的好多細節。

她說:「這週末有件事讓我很難過。比賽的時候,有個隊友在緊要關頭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害我們丟球了。」我以為她為此而心情不好,她說「不是」。

「我當下在場上對她大吼!但我當下就覺得自己做不對,所以事後我跟她道歉了。」其實吼的人不只有她,因為全隊都靠這顆球來逆轉勝了,丟了球表示機會盡失,所以全隊都很激動。但女兒是全部人中唯一去道歉的。

「那個隊友是我們裡頭球技比較差的。我知道丟了這球對比賽來說很嚴重,但是誰沒有弱點,誰不會犯錯?我已經知道自己犯錯了,也不會喜歡被吼。就算已經道歉了,我還是覺得有點難受。」

我摸摸她的頭,「You did a good thing!」。

這件事讓我想到之前與女兒最要好的朋友R,一起去機場接返德的她。一路上我很難得地有機會和這個美國與荷蘭長大的女孩一對一聊天,當然聊到了她的「好姐妹」,我家姊姊。我以為她會聊到的都是去哪玩,一起追劇打球的生活內容,沒想到她很認真地對我說:「我很謝謝她教了我什麼是Kindness。」媽媽我很好奇地追問下去,「怎麼說?」。

, ,

凱若媽咪|吳爾芙:「女人要有自己的房間,和一筆屬於自己的錢!」

看到Google首頁紀念英國知名作家、二十世紀現代主義與女性主義先鋒「維吉尼亞.吳爾芙」136歲的生日,突然想起高中時代第一次聽到她的名言時的點頭如搗蒜。

女人需要屬於自己的房間,一筆屬於自己的錢,才能真正擁有創作的自由。

在我高中時,我從母親爭取有「自己的一張書桌」開始明白,無論我們有什麼能力學歷,屬於自己的「空間」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她從結婚後(甚至結婚前也是)從未擁有專屬於自己的空間。當她十分堅持地要求「至少」要擁有一張書桌的時候,我才赫然開始思考,平常我的母親都在哪些空間活動呢?廚房已經被我的奶奶掌管,客廳也多半看著我們與奶奶爸爸喜歡的節目,我常見到她自己一個人「躲」到與父親共用的房間,在獨自一人的時候享受一下片刻的寧靜。我以為這只是她喜歡。

沒想到,自己身為母親之後,我的領域便一直被「佔領」。

,

凱若媽咪|找個人疼惜、照顧、保護你?這人已經存在,那就是你自己!

一回和十四歲女兒聊天,她不能理解為什麼這麼多女人,無論多有能力,都很想要找個能疼惜、照顧和保護自己的男人。她説:「我自己就能疼惜、照顧,和保護我自己了!」,看著她如此自信的模樣,我很羨慕年紀輕輕的她,能夠有這樣的體認。這是我經過幾十年才有的體悟呢!

但當我與台灣的一位好姊妹聊到這件事,她説:「難道妳不會覺得這樣挺可憐的嗎?」。她是「男人就不該讓女人流淚」和「女人就是要有人疼才美麗」的信奉者。她也很幸運,有個同樣「信仰」的另一半,的確在財務與生活上都把她照顧得好好的。她是身邊所有女性朋友羨慕的貴婦,更加讓她認為如此,也常告訴女兒要「找個像妳爸爸一樣的男人疼妳」。

我沒與她多交換意見,因為我十分明白她的想法和感受,過去我也同樣這樣信仰著。然而我沒說出口的是,或許有一天~這個天堂無法永遠存在,那怎麼辦?

,

一位媽咪的斜槓人生|自由的秘密,是勇氣!

 

不少次,我都被問到「妳怎麼會這麼勇敢?」,我總是有點慚愧地說:「其實我想我是特別膽小。」這絕非假謙虛,而是真正走過這些抉擇後的體會。

 

其實我不是不害怕,反而是特別恐懼

的確,如果看著我一行行的人生經歷:23歲大學甫畢業就結婚,移居上海工作一年,27歲挺著大肚子回台灣創婚顧公司,幾年後又與朋友開始第二份事業,閃電離婚後又移居歐洲,在39歲生了第二個孩子,一邊帶孩子又開始了新的角色成了專欄作家,竟然還出了一本書…,會覺得這個人還真「敢」啊!因為對於很多人來說,要決定改變一個人生的角色(例如當全職媽媽、換跑道、創業、離婚、退休等等),是十分需要勇氣的事。跨那一步,心理的障礙總是比現實的困難還來得更大。

 

,

凱若媽咪|孩子,你不需要「乖」。

很多看了我分享與女兒互動故事讀者對我說:「姊姊真是個好女兒。一定很乖,沒給你什麼煩惱。」其實,姊姊是個很棒的女兒無誤,但絕對不是「乖」的那一個。

特別是在異鄉獨自養育一個十四歲的青少年成長,我沒有「前輩」或「前例」可參商或諮詢,每個挑戰、每次溝通,都要由我自己一個人思考斟酌,有時候的確是不小的壓力。她給我的挑戰從沒有少過,但我們也從來沒有失去過彼此。反倒因為面對種種「狀況題」,我們更加靠近,彼此也更懂彼此的心。

但這些挑戰故事,不會在我現在的文章中提及,得等到她成年後,由她來跟大家說了。或許,我們母女倆能在幾年後一起寫下這些故事,「安慰」一下每天覺得頭疼的青少年父母親。而且讓大家知道,這些「不太乖」的孩子仍舊能是媽媽每天的快樂來源

 

凱若媽咪|教孩子適切表達「我不要」!需要環境,也需要引導

兒子在德國的托兒所已經進入第二年。每半年,托兒所中最主要照顧他的老師,會與家長約一個「談話時間」,從兒童生理、心理和團體發展的不同面向,讓父母親了解孩子在園所中的發展與近況。

 

小小孩也得學習說「不要」!

特別在今年,兒子從「幼幼班」(三歲以下)破格「升級」到三歲以上的「幼稚園」,不只教室變大了,連大部分的老師與同學們都不同了。之前在幼幼班,他是最大的幾個孩子之一,師生比也比較低,老師給予他們很多的個人關注,但到了新組別,孩子整個橫跨「大寶寶」到「學齡前兒童」的階段,老師沒辦法像過去一樣隨時又主動地看到每個孩子的需要,所以我們也更希望了解兒子在新組別的適應狀況如何。

我家兒子是個比較敏感又溫和的孩子,遇到有比較具攻擊性的孩子,過去他的反應都是「僵住」然後等對方走開,除非很嚴重的狀況,否則他也不會吭一聲,這讓他幼幼班的老師與爸媽我們都有點擔心:這隻「羊」進了「叢林」之後,會不會被一大群獅子老虎們「欺負」了!

果真在前幾週,我家兒子就被幾個小男孩「攻擊」了!聽老師說,他的反應一樣是「定住不動」看著對方。老師告訴他,如果不喜歡,就要說「Nein!」或「Stop!」,而且加上手勢:把五指張開往胸前伸,讓對方知道「請與我保持距離」

,

母親,那條永遠刪不去的「斜槓」

每個職場媽咪的「斜槓人生」

「其實,每個有工作的母親,都活著她們的『斜槓人生』啊!」,有天在與朋友聊到「母職」時,我很有感觸地說了這句話。

在亞莉・霍希爾德 (Arlie Hochschild) 的著作「第二輪班」(The Second Shift)當中,她以自身的經驗,開啟了專業的社會學的研究,探討女性在家庭與事業之間是否真的能夠「魚與熊掌兼得」。1989年初版的這本書,時至將近二十年後的今日,仍舊很寫實地描繪了「想要工作的媽媽」在家庭角色上的捉襟見肘。白天工作時,現代婦女面對著與男性同樣的工作要求標準(但平均來說更少的薪水),但回到家裡,仍舊要操持比丈夫更多的家務與育兒的責任。

事實上,在我努力走出自己一條「平衡之路」的十四年中,看到了許多與我一樣期待著財務獨立或擁有職涯發展的女性,因為「母職」而放棄了自己的夢想。她們或許仍舊有一份工作,但卻總是配合著她們的母職與家務責任來選擇。直接放棄的,更多。

有時,我想自己是否只是「幸運」?或者我多了那麼一點任性。但這多年來我一直清楚地知道,如果我是個男人,我這條創業之路走得會簡單得多!

以「第二輪班」的概念來說,每一個有工作媽媽,的確都是正在過「斜槓人生」,然而並不是屬於能寫在履歷表上的那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