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

凱若媽咪|孩子,請當個好室友!德國年輕人的WG共居模式

 

我一直認為,到了一定年紀,爸媽就要從「照顧者」的位子退位,「轉型」成為家中小大人們「生命的前輩」。

放下了「我是你爸媽,所以你要聽我的」這種想法,而用著「我走過了多一點路,或許我可以提供一點經驗」的態度,關係中的摩擦會減少許多,也會有更多一起成長的可能性。

這個世代與我成長那時的環境差別實在很大,我很難說服自己,女兒聽從我的「經驗談」或「指示」,就一定會有如我預期的結果。「生命的前輩」是個領路人,沒有比較強,也不一定比較優秀,但因為「多吃了一些鹽巴」,所以處事應當是更有智慧,也能給予許多過來人的支持。

女兒即將14歲,我已經很少給予她實際怎麼做的建議,然而她仍舊會與我吐心事,聊生活,為的不是知道「答案」,而是得到一種「我知道有妳關心我」的踏實感。從她進入中學之後(在德國約莫十一歲左右),我就時常在內心「告誡」自己:擺權威的時間要越來越少,共同分享的時光要越來越多。

 

凱若媽咪|媽媽們:休息發懶也是種身為母親的必要啊!


「每天都為孩子家庭忙得團團轉,怎麼可能休息?」凱若常收到媽媽們這樣的苦水呢!

其實,真的不要怕,也不要遲疑~將每天的一個時段留給自己。就算只有20分鐘也好。

這個家,或許會因此轉動得慢了一點點,但並不會停止,甚至可能會因此更愉快也很舒適。

累慘了之後喊著:「我都沒有自己的時間」,不如在還沒有「燃燒殆盡前」溫柔又堅定地說:「#媽媽現在需要休息」。

,

凱若媽咪|別心急~好好享受寶寶剛出生的前兩年吧!

上週是德國的復活節假期,我們一家四口坐火車回老公在德國南部的老家過節。前一天準備行李時,我很有感觸地跟老公說:「這次我們要帶的東西還真少啊!」。兩大一小,一個登機箱加一個後背包就搞定!

回想起過去這兩年兒子剛出生,前幾次出遊~行李裡頭一半以上都是他的「行頭」,搞得很像搬家一樣。終於隨著他「關關難過關關過」,我們的行囊也逐漸變得輕省。我已經在想像很快的將來,兒子就可以像13歲女兒一樣,自己完全搞定旅行的所有一切。

 

然而,這一切都需要時間,需要等待。

懷大女兒的時候我窮得很。為了讓女兒有更好的生活,又能夠同時親自照顧她,所以我選擇了一條很辛苦也很冒險的路:創業。當時我沒有錢,無法有個店面讓我招呼客人,也因為是「全職媽媽」,沒有時間「顧店」和在外頭拋頭露面,所以我只能夠架設一個網站,用網路論壇和MSN與我的顧客們對話互動。我沒有資金,電腦和桌椅都是舊的陽春版,電話、傳真機是跟我的媽媽借來的。當時就在我母親借我暫住的房子裡,在一個小房間中開始了我的「事業」!

看起來是個很「勵志」的故事。
但今天,我想從一個不一樣的角度來分享過來人的心情。

,

凱若媽咪|媽媽時間管理術。如何擠出時間完成夢想

 

曾有一位單身女孩用一種很羨慕的口吻對我說:「凱若,妳時間好多喔!看妳文章的產量和妳做的事情,妳一定有很多時間。」,當下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能羨慕她的純真,並且暗自在心裡說:「等妳當媽就知道了啊…」。

 

這14年總是多重身份的日子

我在懷大女兒的時候創了婚禮顧問公司,幾年之後又與朋友合作電子商務平台。到了德國,隔了十一年生下兒子,這兩年來又多了寫作的這個新領域。十四年來,我從來沒有任何「無事一身輕」的時刻。忙碌和疲累是絕對的日常狀態,兵荒馬亂、水深火熱,有時還不足以形容我的每日生活。但到了現在,我終於能說自己稍微懂得了在這麼多重角色之中穿梭的「生活藝術」。

首先讓大家知道我現在生活的「真相」。

凱若媽咪|與德國人互動潛規則:關於外貌


前幾天,同樣嫁給德國人的朋友分享他們回台灣的「趣事」。
他們到了動物園,突然迎面來了位很開心的年輕女生,朋友以為她需要幫忙拍照,但她竟然說是要跟朋友的老公拍照…🙄

這種事情,當我們還住亞洲的時候也發生啊…😓

我們到北京天安門廣場上觀光,結果我老公變成「人形立牌」,一堆中國人輪番上陣跟他合照。我後來實在無聊,就在旁邊低頭滑手機…😪。
他拍到後來臉都僵了,我說:「我真該放個帽子在旁邊,貼補點旅費。」

凱若媽咪|從爸媽做起!在網路世界裡,當「暖陽」而非「北風」

現代人接受訊息的方式,幾乎都在網路上,我們家更是達到90%。因為搬到德國來,在德文還不夠能理解電視新聞與廣播的程度下,我們家的電視只拿來看球賽和影集,廣播也只有聽音樂的功能。

當幾乎所有資訊都從打開螢幕或滑滑手機就能得來的同時,我們也很容易直接鍵盤敲一敲,表情符號按一下,接著「送出!」,就發表了我們的意見。比起古早時代~罵人還得先跑到人家面前去,網路時代要「對特定人士表達意見」實在太過容易,然而~或許這也讓我們少了很多「面對面」時會有的同理心與溫暖。

曾經有一位網友,看了我某篇文章聊到女兒在德國學校中面對的國籍挑戰,認為我不認同台灣,寫了一大段言辭嚴厲甚至酸味十足的回應。我第一時間看到實在有點上火,因為該讀者顯然只看了大標小標,並沒有把文章完整看完,我覺得這樣的回應實在讓我很冤枉,特別是對方的立場與我完全相同,我有點被「自己人」捅了一刀的感覺,即便對方是陌生人,還是讓我難過和憤怒了一整天。

我天人交戰,到底要不要去解釋,還是冷處理?老公覺得網路世界原本就是這樣,路人甲輕易地就能到你的城堡裡拿塊麵包吃,甚至挑三揀四。而我也同時覺得,當我們將自己的文章或照片影片放上了網,接受網友公評是很自然的事,但我心中仍舊有個聲音,說:「如果你真的面對面和我聊這些不同的意見,應該不會態度這麼差吧?」…。而且,就算是真實世界的名人有「雅量」接受別人說三道四,但也不代表這樣的行為就是正確的。如果我的孩子們在網路上這樣對別人留言說話,我絕對會很強烈地告訴他們「這樣不對!」。

凱若媽咪|講同理不能忽略了道理!有些事不能用「我知道你很生氣」就結案


今天,兩歲兒子和爸爸玩的時候,用玩具的小榔頭敲了一下爸爸的頭。Daddy 馬上嚴厲制止他,並且告訴他~這是絕對不可以的動作。

沒有人可以故意讓別人痛,就算你覺得是在與對方玩,也是禁止的!

兒子知道自己不對,但就是不願意「呼呼」和道歉。老公請我過來,我們一起用兩種語言同時告訴他,這樣是不對的,並請他必須「正視對方的眼睛」。終於耗了五分鐘,兒子摸摸爸爸的頭說「對不起」「Entsudigung!」。

玩了一陣子,他又回到工具台。這次他指著榔頭說「不可以打人」。

 

,

凱若媽咪|寶貝,謝謝你帶著我們看世界!


最近聽到一對當爸媽的好朋友抱怨:「有了孩子之後,日子變得很無趣」,甚至婚姻都受到了影響,面對朋友邀約或機會~最常說的話就是「沒辦法」。我懂,但其實不一定需要是這樣的。

我們剛搬來漢堡的時候,只有「兩人世界」,看起來應該是“Party all the time”,但其實~我們認識的漢堡與德國非常侷限。

植物園?Hamburger Dom? No way!
散步湖畔?公園野餐?還不如窩在家睡覺。

直到我們「被迫」被一個很愛往外跑的兒子給「帶出門」。

,

凱若媽咪|【幼兒情緒管理】當寶貝失控抓狂?別跟著爆發,給孩子「再決定一次」的機會!

最近問了讀者們最想要問的教養問題,才赫然發現孩子與媽媽們的「情緒管理」是這麼樣地困擾人啊!

「兩歲兒常抓狂該怎麼辦?」
「如果孩子用哭鬧甚至打人的方式來要求怎麼辦?」
「爸媽跟著抓狂怎麼辦?」
「當孩子胡鬧的時候,你們處罰嗎?」
「該要怎麼教孩子情緒控制?」
「該怎麼控制自己的情緒?」…

看著這些問題,我可以想像著當時的緊張狀態,以及爸媽束手無策的無力感,甚至隨之而來的更多情緒和爭執。真的是不容易啊!

其實兩歲兒的鬼吼鬼叫,在我們家當然也是習以為常。只要聽到「No」就眼淚秒掉,也是我兒子很厲害的招。他從小就演技高超,這種戲碼對他來說太容易,倒是沒什麼「戲劇細胞」的我們,得花點時間去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這個八點檔小生這麼激動。對我家那位不動如山的德國爸爸來說,兩歲兒的瞬間哭叫更是很難忍受的事。有時如果沒及時處理好,爸媽的火也跟著起來了,那可是得花點時間才能恢復「我的家庭真可愛」的氣氛。這些,都是「兩歲兒家庭」的日常!

 

別太介意,再平靜的孩子都會有失控的時候!

所以首先要告訴大家的是:No big deal! 沒有這些鳥事的家庭~超級稀有!不需要覺得自己的孩子特別「難搞」,或擔心這樣會有什麼一輩子毀滅性的後果。個性再穩定的孩子,也都會有抓狂的時候;再溫和的爸媽,也都會有「吼叫」的時刻。

如果家人之間找到互動的模式,孩子能學習到自己冷靜下來的方法,氣氛很快能恢復正常,其實真的不需要太苦惱,一切都會過去的。

,

凱若媽咪|女人都有「超人魂」,然而我們不必都當女超人!

妳,有沒有過一些時刻,躲在被窩裡哭,只希望自己能不能從「超人媽」的角色「卸任」?
妳,有沒有過一刻心情,就算全世界都羨慕著妳,但妳仍然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多、不夠好?
妳,有沒有過一種狀態,忙碌著讓老公小孩家人老闆客戶全都滿意,卻連被問到「生日想要什麼禮物」都得要想上好幾天還沒有答案。其實心裡只期望,「就這一天」什麼角色都不必扮演…?

我 好 懂。

 

我那魚與熊掌總要兼得的人生

還記得小學的時候,合唱團和陶藝社的時間剛好衝突,我希望能選擇一個參加就好,但媽媽和合唱團老師都告訴我:「聰明的妳,一定能夠兼顧的!」。我才十歲不到,但這句話,成了我人生前三十多年的「中心德目」。每當我遇到「嘎不過來」的時刻,我總告訴自己:「妳可以的!厲害的人,都是可以『魚與熊掌』兼顧的人」。

所以,從小學、國中、高中,我總是同時唸書考高分外,還身兼兩個社團的重要幹部,甚至創社元老,一直到讀了台大還硬要在父親過世之後,最沒有動力的一年,修個雙主修來「激勵」一下自己。研究所時同時工作,懷孕時同時創業,創業上了軌道還創了第二份事業…,這似乎變成了一種我人生的常態,每回遇上要「選擇」的時候,我總是「強迫症」地讓自己再往上加一項角色,再加一個責任!到最後,我從兼得的人生,進化成了「八爪章魚」,接著又升級變成「千手觀音」。